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出勝|無題短文 3

CP: 出勝

note: 成年後同居系列  之三。

共享同個世界軸的前兩篇文:無題短文1 、無題短文2



頂著兜頭澆下的熱水,伸手按下手邊洗髮精的壓頭時,綠谷出久才又想起,洗髮精沒了,得買一瓶新的。

意識到洗髮精即將用罄並且暗自提醒自己該去補充,這樣的念頭已經連續發生七天,洗髮精的剩餘容量也從少量漸漸變成擠到一滴不剩。綠谷旋開瓶蓋,才想要補點水進去兌開容器裡頭殘餘的洗髮精,後知後覺地發覺這件事昨天已經做過了。


這陣子班表凌亂,休假拆得破碎,有時朝九晚五、有時日夜顛倒的執勤型態交錯銜接,持續了一整個月,他的日常生活像是側身擠入兩堵緊靠的高牆夾出的窄巷,艱難地匍匐而過,很多事情不是忽略就是遺忘,像是一直想著該換新的洗髮精,怎麼樣就是記不住。


洗澡洗到一半,也懶得暫時弄乾身體出門採買。綠谷出久在飛騰的水花底下嘆了口氣,目光瞟向不遠處另一組擺成一列的瓶瓶罐罐上。


雖然總是被嚴厲警告不准亂用,但是……就這麼一次,應該沒關係吧。綠谷伸長手,挑出瓶身也標著 Shampoo 的罐子,順利壓出足夠的使用量。等下得跟小勝好好道歉才是。


在濕髮間搓出豐盈的泡泡,熟悉的香氣蒸出,綠谷又想,如果今天還遇得到小勝的話。

連小勝今天值什麼班,他竟也搞不清楚了。



才坐到客廳的沙發上,幾次眨眼間不小心就睡著了。迷糊間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玄關響起門鎖彈開的聲音,職業使然的警覺讓綠谷出久醒了過來,很快辨識出漸漸靠近的是熟悉的腳步聲。於是他不急著睜開眼睛,反而在沙發上拉長了手腳伸展筋骨,舒適地翻了個身,正好迎上停在身畔的腳步。


「歡迎回家,小勝。」綠谷半睜開眼,朝幼時玩伴兼同居人低頭看他的方向露出懶懶的笑。

「要睡滾回房間去,別躺在──」


隨意叨唸對方散漫行儀的句子陡然中止,爆豪勝己猛地俯下身,一把捉住綠谷的衣襟,將人提了起來。

綠谷看見爆豪的鼻子抽了兩下,心想,糟了。


「你偷用我的洗髮精?」

「那個、小勝,對不起,你聽我解釋……」

「你又沒把頭髮擦乾就躺在這裡?」

「因為剛剛實在太睏、嗚哇!」


揪著綠谷的手用力把他甩開,綠谷摔滾在地上,姿勢狼狽,一點職業英雄的樣子也無。在爆豪勝己手裡,綠谷從來就沒有什麼反抗的機會,就算動起手來勉強拼個勢均力敵,但最開始單方面挨揍的還是他自己。


「你先別生氣,我不是故意偷用,是我自己的剛好沒了,澡又洗到一半……真的很抱歉,請原諒我!」

「噁心死了。」

「咦?好過分……你要去哪裡?」


綠谷出久跪坐在地上,雙掌合十高舉過頭擺出請求諒解的姿態,他一面快速地解釋,一面低著臉從眼角偷看準備大發雷霆的爆豪勝己。不料看見爆豪迅速調轉腳步,走出客廳。綠谷跳起來追了過去,只來得及追上大門掩掉一半的背影。


「買新的。不要跟過來。」

即將闔上的門板邊緣,爆豪回望的視線是明顯的警告。

「怎麼這樣……」綠谷停在玄關,試圖挽留:「明天,明天我一定會買新的回來,小勝不用現在去買──」

「閉嘴。」門板碰地大力關上,掐斷彼此間毫無交集的對話。爆豪勝己臨走前最後一句話的餘音落在玄關,「誰想要聞起來跟臭書呆子同一個味道!」這句話惡狠狠地甩在綠谷面前。


爆豪勝己剛離開,這間屋子變得比他獨自一人時還要更加安靜了些。綠谷出久在玄關呆站了一會兒,他不滿地噘起嘴,不敢相信童年玩伴兼同居人的爆豪勝己竟真的二話不說就出門買新的洗髮精,只因為他未經同意就用了對方一點點的洗髮精──這種說法好像如果先問過就會得到許可似地。事實上,就算有機會先詢問爆豪,大概也只會遭到斷然的拒絕。

綠谷悶悶不樂地走回屋內,總是想不明白,明明住在一起也過了不短的一段時日,該或不該的事情都發生了,應當表白的心情也早已赤裸裸地交付對方(並且使得不該做的事變得堂而皇之),但爆豪勝己還是堅持著許許多多分別他我的界線,不准綠谷出久哪怕是一根頭髮越界。

擁有自己一套洗浴用品就是爆豪勝己緊緊抓著的其中一條疆界。綠谷出久不被允許跨到爆豪這一邊,不被允許穿上一樣的氣味。在這條線的兩側,他人與自我有著清楚的分界。

但綠谷總是不太明白為什麼。




再一次返家的時候,爆豪勝己一進門就看到才惹他生氣的同居人又躺回沙發上同一處位置,以極不端正的歪斜姿勢玩著手機。見他回來,視線不情願地越過手機上緣,輕輕瞥了他一眼,咕噥了聲:「你回來了。」

這傢伙在鬧脾氣。爆豪勝己在心裡冷笑,他才懶得應付綠谷的情緒,隨手將手提的袋子擱在餐桌上。

整袋東西落在桌面的聲響沉沉地,聽起來不只一兩樣物品。綠谷忍不住多看了兩眼,只見爆豪取出一罐新的洗髮精之後,桌上的塑膠袋仍有著裡頭裝的事物撐出的輪廓。


「喂,廢久。」爆豪朝餐桌上的那袋東西揚了揚下巴。「過來把這些東西收好。」

「為什麼是我收?我才不要。」綠谷發出抱怨,卻還是放下手機,走了過去。

「不要跟我說你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

「什麼嘛……」


拉開塑膠袋,除了洗髮精之外,裡面還裝了幾支牙刷、替換的刮鬍刀片等消耗性日用品,綠谷很快就噤聲,不敢多說一句廢話,這些都是自己一忘再忘而遲遲無法換新的用品,全給他的同居人一次補齊了。


「小勝,」綠谷再次開口,已經從不甘不願的拖沓換回討好似的口氣。「謝謝你。」

「哼。」爆豪從鼻端發出高高在上的冷哼,只用一個單音便輕蔑地踩上綠谷軟綿綿的聲調。


綠谷將袋子裡裝的東西一件件取出,最後在袋底發現兩盒保險套,像是刻意藏在最底下不給人發現似地。

「咦?」綠谷愣了一瞬,「小勝,我們的保險套沒了嗎?」


正要往浴室走去的爆豪暫停腳步,緩緩回頭的眼角,目光鮮紅且凌厲。


「你要是膽敢等到上床才發現套子用光了,信不信我絕對會把你那根蠢老二扭下來炸成灰。」


綠谷用力搖頭,他其實真的不記得了,他也相信爆豪這話是認真的。他絕不敢挑戰。




那日稍晚,爆豪勝己裹著新的香氣躺入同一個被窩裡,綠谷先是嗅聞,然後淺嚐。並且在最後提醒自己,醒來之後找本筆記本記錄保險套的餘量,記得減一。




_ fin.


雖然不是R級但有些敏感詞彙,不知道會不會被刪。

评论(6)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