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OtGW│Someone Promised a Rose Garden_01

CP: 自創角→Wirt(Wirt中心)

_ 篇名改編自Hannah Green "I never promised you a rose garden." 但與該作毫無關係,僅僅因其"Garden"一字而作聯想,改而用之。


01_


    那隻青蛙現在叫做Gregory。之前可能已經叫過這個名字,或是暱稱Greg,但無論如何,現在牠又是Gregory了。


    如果不是Gregory將他的鬧鐘吞吃下肚,Wirt就不會錯過早上定時炸響的鬧鈴,也不會因此睡過頭,驚醒時已經剩下不多的時間,不足以供他準時抵達上課教室。

    若非如此,Wirt也不會選擇抄捷徑橫跨植滿短草皮的足球場,他匆促前行的腳跟帶起一些草屑,在他身後淺淺揚起落下。


    足球場是校隊的地盤,大家都知道不該輕易靠近這裡,否則校隊的大塊頭們會基於某種捍衛領地的野性敵意,若是給他們逮到,肯定會像顆橄欖球一樣被狠狠地扔出,而且不會有人接應。


    要不是Gregory吞了鬧鐘、害他睡過頭、早上的課就要遲到了,Wirt絕對不會選擇抄這條危險的捷徑。然而早上的課對他而言實在太重要了,那是一門教授小說閱讀與書寫的選修課,而今天正是期中作業繳交的日子——正如它的課名,期中作業的要求是規定學生交出一部作品。

    此時Wirt手中抱著的牛皮紙袋裡,就是他即將繳交出去的作業。他一直都是喜愛詩歌更多,在無人的夜晚爬到屋頂上朗讀喜愛詩人的詩作,偶爾,也曾試著念誦自己的詩作。他是這麼地喜愛詩歌,以至於課堂指定的小說創作相較之下顯得陌生。這份作業花了他許多心思,他試著蒐集一些回憶,那些回憶宛如剛唸完床邊故事後接著夢到的瑰麗夢境,關於冒險的、善與惡的、欺瞞與原諒的,以及,友情與親情。他在不斷地回想中捕捉片段不連續的畫面,完成了一部中篇小說。對他而言,這是一次意義非凡的創作。


    足球場上空無一人,印象中校隊們清早在場上訓練,訓練結束後有段時間不會有人在球場上。現在差不多就是那段空檔,這樣很好,Wirt只要抓緊時間,穿越足球場、潛進場邊種植的矮灌木、貼著樹影移動到足球場旁的體育館。體育館的後方是一段小小的爬坡,越過這段矮坡之後便是灰色泥磚牆砌的文學院樓。本校最有歷史的一棟建築物。

    一切都很順利,當Wirt在離開足球場前的最後幾步加速奔馳,踉蹌地鑽入場邊的矮灌木時,他是這麼想的。然而他在矮灌木中還未能壓低身子適應枝椏交錯的狹窄空間,一股極大的力道扯住他的後頸,將他拔出矮灌木就像拔起一株雜草,亦如對待雜草一般隨手一扔。

    Wirt摔在地上,滾了兩滾,抱在手中的作業紙張四散紛飛。


    「看看我抓到了什麼。」

    頭頂上出現慵懶的語氣帶著嘲諷,地上投射一片巨大的人影,阻絕早晨的陽光,影子大得能將他整個人遮覆。

    Wirt抬頭,眼前的人身著校隊球衣,身上護具卸了一半,雙手抱胸由上而下臨視。背光的角度讓他看不清楚這人臉上表情,但無論如何不會是友善或者歡迎的。

    「有隻大膽的刺蝟穿越我們的球場呢。」


    刺蝟?Wirt不明白為什麼是刺蝟,然而他沒有功夫去搞清楚這層關係,作業散亂在地上,風輕輕一帶,紙張抖動好像快給吹跑。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闖進……我快遲到了,我會馬上離開……」Wirt四處撿拾他的作業,嘴裡近乎神經質地道著歉。「沒錯,我能立刻消失,以後絕對不會再看到我出現在這裡……」

    他以最快的速度撈回作業,半伏低身子迂迴地繞開校隊球員,對方並沒有攔阻或叫喊,他頭也不回地快速移動到體育館後方。Wirt能感受到有什麼緊追在後,但他完全不敢回頭,直到翻過小坡,眼前就是熟悉的文學院灰牆,不遠處有學生三三兩兩進出,他才緩下腳步,怯怯地往身後瞥了一眼。


    除了自己在矮坡沙地留下的淺淺腳印之外,什麼也沒有。


_tbc.

评论(2)

热度(17)

  1. lili子夜灯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