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OtGW│Someone Promised a Rose Garden_02

CP: 自創角→Wirt(Wirt中心)


02_


    這是今天的第幾次了。


    Wirt走在文學院的走廊上,他時常邊走邊想著別的事情,不太注意眼前的路,一直到低垂的視線看見腳下有一大片影子,提醒他眼前有東西阻絕他的去路。

    走廊上稀罕地群聚著數個有著標準美式足球員身材的校隊球員——從他們手上拋擲把玩的橄欖球顯而易見這些人的身分。一般來說,校隊球員們在文學院是很少見的,這不是某種偏見,只是經驗上來說,雖然做為最靠近球場與體育館的建築,但確實不會在文學院裡見到校隊球員的身影。更別說是這麼一大群校隊球員。

    但是又如同一般的刻板印象,聚在一起的校隊球員們散發著絕非友善的氣息,使得經過的路人皆下意識地往四處閃避,只有像Wirt這種不專心走路的學生,非得走到眼前的距離,才發現有那麼一群球員站在走廊上。

    雖然他們並非直接擋在走廊中央,但是這麼多體格矯健的球員光是站在那裡,便幾乎佔據整條走道,只剩一處極窄的空間勉強可供穿越。


    但這個狀況不是第一次,是今天的第幾次了?


    Wirt在這些球員之中,認出其中一個就是今早在球場邊將他逮個正著的人。當時他沒看清楚對方的面孔,不過身上的球衣與背號倒是掃過一眼就隱約記住。

    「呃,不好意思?」Wirt指指走道,表示想要借過。

    然而校隊隊員們彷彿沒有聽見似的,卻又彼此交換訕笑的眼神,沒有人挪動腳步讓出位置。

    於是Wirt於是貼著牆壁,艱難地擠過這群路障,好在他的身材沒有讓他擦撞到其中任何一位,通過之後他匆匆往他處走避,從背後聽見與早上相同的嗓音悠悠地道:猜猜看,我今天在球場上捉到什麼?……


    -


    Greg帶著他的青蛙,對著Wirt把青蛙上下搖了搖。

    「嘿,你聽,Gregory的肚子讀著秒呢。」

    「那是因為你的青蛙吞了我的鬧鐘。都是你,害我早上的課遲到了。」Wirt沒好氣地抱怨。

    「不是我,是Gregory,我們的青蛙。」Greg糾正他。

    「對啦,是Gregory。」Wirt敷衍著,小聲補上一句:「還不是都一樣。」

    Greg舉著青蛙與牠對看,然後壓低嗓音道:「幸運的青蛙吞了你的鬧鐘,這是一個好的啟示。」

    「不,它不是,因為我上課遲到了,還差點交不了作業。」

    「是的,它是。」Greg將青蛙挾在腋下,說:「只是你還不知道而已。」


    不,它不是。Wirt在心中又否定了弟弟一次。不只是上課遲到而已,他恐怕還惹上了美式足球校隊,這該如何詮釋成一個「好的啟示」?他知道弟弟對於事件的發生總是具有某種發人深省的洞悉,但是,不,不是這一次。


_tbc.

评论(2)

热度(11)

  1. lili子夜灯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