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OtGW|Someone Promised a Rose Garden_04

CP:自創→Wirt(Wirt中心)


04_


    一個星期裡有幾個上午或下午,沒有排課的時候,Wirt會在圖書館裡打工。雖然說是圖書館,更正確地說,其實是文學院內部,專司文學資料的典藏的分館。

    文學院分館是本校成立之初,最早的圖書館之一,這裡總有某種時空倒流的復古氣氛,他愛極了此處的空氣,和陳舊的書頁說不清是乾燥或微霉的氣味。在文學院分館工讀沒有什麼好挑剔之處,但Wirt總想著,在他畢業之前,希望能有那麼一個機會,能去到位於校園中央、建築風格莊嚴肅穆的圖書館總館工作一陣子。 那裡的藏書遠遠豐富於此(當然,最珍稀的文學善本做為鎮館之寶,由文院分館典藏著),而且還有頗具規模的博物展覽、常態展示的藝術作品,以及其他主題的特藏藏品。


    負載滿滿待上架書籍的書車,車輪沉沉地陷在館內地板鋪著的厚絨地毯上,微弱的軸轉聲不至於太過干擾,細小的雜音反而更襯著圖書館一貫安靜而顯得時間彷彿靜止的氛圍。

 

    以Wirt的身形,推動一台滿載的書車似乎略顯吃力,但他做這個做習慣了,熟悉每台書車各有習性,他知道該如何運用巧勁順暢地推車前進。況且,他也並沒有真的如典型文院學生高瘦的外表那般纖細,正常男孩的力氣他還是有的。

    正常男孩。Wirt推著書車轉了一個近直角的彎,離心力的拉扯讓他有些重心不穩,書車畢竟還是太沉。他想到前幾天出現在文學院裡,一個個站成一列就活像堵巨牆橫在那裡的足球校隊隊員們,不論是其中的任何一個,都能輕易將沉重的書車控制自如吧。


    那些校隊球員不至於跟來圖書館吧,Wirt心想,同時也鬆了口氣。在圖書館內總不會發生什麼麻煩的壞事,外頭有圖書館員坐著呢。


    他將書車停在書架旁,抱起一疊有著精裝封面的磚塊書,側身把自己塞入兩排書架間。文學院分館是棟有悠久歷史的建築,它沒有挑高的天花板,甚至是略微低矮,使得書架頂端幾乎要與天花板切齊。Wirt踮著腳尖,空出一隻手挪動最上層的書籍。這個高度有些尷尬,他可以踩著矮凳整架,但他有些懶得勾來遠在另一端的凳子,而是伸長手探到最頂層,艱難地在眾書中挪出空位。

    在他好不容易騰出一些空間,想要一次就把手中所有的書放上去時,他太貪心了。那是整整三大冊的精裝版"À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有人一次全部借出又全部返還,所以全三冊都在他手上等著上架。但這三冊堪稱是鉅作的世界名著彷彿不太願意回到原架位似的,在他將書抵著層架要推入那狹窄的空間時,其中一本滑了一下,接著另一本也跟著倒下,Wirt手忙腳亂地穩住那兩本就要掉下的書,第三本卻趁隙翻落出他手中,從高處直接砸向他仰起的臉。


    「噢!」

    一陣暈眩伴隨強烈的疼痛襲來,Wirt眼前發黑,沒能忍住在靜謐的館內發出一聲壓抑的慘呼。耳邊已經聽到砸在他臉上那本書的落地聲,他聽到書頁翻飛搧動,那聲音使他心裡一緊。


    他一隻手還撐著另外兩本搖搖欲墜的書,另一手則按著被砸痛的眉角,眼眶發疼逼出一些淚水。他現在呈現一個彆扭的姿勢,僵在原地,很快就打破平衡往後摔去。這一摔可不得了,他的背後是另一個書架,如果就這樣毫無收力地撞在書架上,他不確定是會撞下一些書、還是會弄倒書架並且引發骨牌效應。

    無論哪個都糟透了!在往後倒下的一瞬間Wirt腦裡閃過無數個可能的結局,不論哪個都讓他背脊發涼,在半空中徒勞地掙扎著。


    「嘿、」

    Wirt先是聽見一聲陌生的低呼,接著他整個人砸入一個緩衝之中,那感覺不是堅硬的書或書架,比起來更為柔軟些,還有炙熱的溫度。

    當Wirt的雙腋給一股力道撐起,把他好好地放回地面站著,他才發現,是一個人對他伸出援手。


    「你還好嗎?」對方問。


    此時眼前的景象終於又回到Wirt的眼中,他眨了眨眼想要看清來人,分離而破碎的人影漸漸聚合成一個完整的影像。他知道這是誰,那樣高大的身材很難錯認,何況對方身上穿著繡有校名縮寫與編號的球衣。


    是那天在足球場邊遇到的校隊隊員。


_tbc.

评论

热度(14)

  1. lili子夜灯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