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OtGW|Someone Promised a Rose Garden_05

CP:自創角→Wirt(Wirt中心)

_ 因為看到網友按了文章的喜歡,卯起來不睡硬是更了一篇,真的很謝謝大家,每一個喜歡、推薦和留言我都很感激>_<


05_


    Wirt有點搞不懂現在是什麼狀況了。


    見Wirt一手按著腦袋,傻傻地眨眼望著,高大的校隊球員又問了一次:「你沒事吧?」同時比了比Wirt傷到的位置。

    Wirt連忙抬手摸了摸傷處,順勢用手背快速擦去眼角疼出的淚水。被精裝書砸到的地方微微腫起,一陣熱辣的鈍痛讓他忍不住嘶嘶倒抽了口氣。

    「腫起來的話,24小時內要冰敷。」校隊球員說。

    Wirt忙道:「就是有點痛,但沒事。真的。呃……還有,謝謝。」


    對Wirt匆促得像是辯解的語氣,校隊球員只是投以狐疑的目光,而後彎身撿拾掉落地上的另外兩本書,隨手塞到旁邊的書架上。


    「等、」此舉卻讓Wirt幾乎原地跳起,「等等!你不能這樣放……呃,我是說、我的意思是--」他打著阻止的手勢,擠到對方手臂旁邊,卻又馬上被自己的舉動嚇到跳開。


    Wirt舉著還在自己手上的那本書,秀出書脊靠近底部貼著的標籤,慌忙中他重新組織語言,說道:「這些書要依照索書號排放,所以這一套書應該要放在上面。」

    他指向最上層書架空出的位置,校隊球員順著他的指示看去,層架上也貼有標示索書號範圍的紙籤,對照書上的索書號,Wirt正要上架的三本書號碼正是落在此範圍內。


    「拿來。」校隊球員朝Wirt伸手,要來他手上那本書,Wirt有些遲疑地將書遞過去,連著放錯位置的那兩本,校隊球員仗其身高優勢,輕易地將三本精裝的文學鉅作放到Wirt最開始打算放的空位之中。

    他放好書,轉頭面向Wirt。「這樣就對了吧。」

    「呃……對。這樣是對的。」

    「還有別的嗎?」


    校隊球員雙手叉腰,直挺挺地站在那裡,視覺上彷彿跟天花板齊平那樣地高大。Wirt有點想婉拒,但面對有如一道牆般橫擋於此的這人,Wirt無端生出的膽怯讓他屈從,轉身在書車載著的書堆中翻找。

    他讓校隊球員幫忙上架幾本需要放到最上一層的書,在幾個遞交與接手的來回中,誰也沒有開口說話,圖書館一貫的靜謐填回兩排書架夾起的走道之間。


    長長的書架延伸過去的末端是一面面排列在牆上的長形的窗戶,午後偏斜的日光穿過窗戶玻璃,折射而入的光線是溫暖的,穿插在書架與書架彼此之間的空隙,在架間整理書籍的兩人腳下都拉出了淡淡的長影。


    在對方幫忙的過程中,Wirt也沒閒著,手腳俐落地將其他的書也紛紛放入對的位置,面前的架位很快就沒有可以上架的書,書車中剩下的書得要移往下一區才能繼續排放。

    Wirt站到書車旁,兩手搭著車架,他先打破沉默:「謝謝你的幫忙。」

    對方回以一個「毋須在意」的肢體語言。

    「呃……」Wirt支吾著,目光迴避著與眼前的人對視(要對上目光他還得高高地抬頭呢),左右飄忽的視線顯示出他的緊張。「前幾天早上我很抱歉,我不該……我曾經聽說你們校隊很重視球場,也花很多力氣養護場地,那天我趕著上課,差點就要遲到了……呃、總之,無論如何,擅自踩上你們的球場是我不好。我欠你一個道歉。」


    他慌慌忙忙地說了一大串,這期間對方一個字也沒吭,等Wirt一口氣都沒換、結巴著說完之後,盯著幾乎是躲在書車後方微微喘著的Wirt,校隊球員延遲了一會兒--這段時間在Wirt緊繃的感知裡簡直像等了一個小時--才開口:「好吧,我接受。」


    聽到這句話,Wirt總算是鬆了口氣,真正地。


    「事實上,我來這裡是要還你這個。」校隊球員從褲袋裡取出摺疊成小方塊的紙片,展開來後遞給Wirt。「那天早上你還漏了這幾張,」

    他頓了一下,略帶遲疑地稍稍揚起語音:「Wirt,是吧?」


    Wirt接過那些紙張,一眼就看出這是那天要交的小說作業之中的一小部分,紙張有些皺了,邊緣有幾個字墨跡模糊。當初為了迎合故事的氛圍,整份作業皆以手寫寫就,所以他必須在每張紙的下方正中央註明頁碼,同時也得在右上方寫下自己的姓名和系級。這是為什麼對方能喊出Wirt的名字,以及只要在系上稍作打聽,幾乎人人都知道Wirt在文院圖書館裡打工的事。


    「噢,對的。這是我的作業。天啊我得趕快補交到教授那裡,希望她還沒讀到這個部分,畢竟這幾頁已經是很後面的劇情了……」Wirt將紙張攤在書車上一本精裝書硬殼的封面上,手指試著撫平紙張的折痕。「這份作業真的太重要了,謝謝你把它們還我……呃、你叫?」

    他一面壓平紙張,一面抬頭看向眼前的校隊球員。對方高大的身形遮蔽大半後方的光線,整個人籠上背光的陰影。

    Wirt看不清他的表情,卻從嗓音裡聽出一絲笑意。


    「Gregory。」

    他說。

    「你可以叫我Greg。」


    Wirt手上的動作停了下來,他整個人都暫停了,以至於連目光都直直盯著前方不動,沒有收回。

    我的老天啊。Wirt心想。


_tbc.



_ 其實我一開始只是想寫Wirt中心的PWP有人相信嗎……但寫到一半發現整個故事的調性已經無法容下哪怕是一點點肉色了 T_____T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