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OtGW|Someone Promised a Rose Garden_06

CP:自創角→Wirt(Wirt中心)


06_


    Wirt一時之間不知該做何反應,只得乾巴巴地說:「呃⋯⋯嗨,我是Wirt,很高興認識你。」

    他不自然的模樣讓Gregory挑起半邊眉毛。Wirt覺得自己一定看起來傻透了,對方勾起薄薄唇角的表情帶點嘲弄,好像準備取笑些什麼。

    然而預料中的嘲笑沒有發生,對方指著攤開的作業紙,說:「我已經知道了。」


    Wirt感到自己的臉一陣發燙。


    「好吧,總之謝謝你,」Wirt遲疑一瞬,還是喊了:「Gregory。」

    高大的校隊球員Gregory略點點頭,看著Wirt扳著書車車緣,將書車拉離他們所在的走道。書車還是很沉,Wirt的動作就像慢動作播放一樣,緩緩地拖動書車,但Gregory只是站在原地看著,沒有出手幫忙。

    書車拉出走道後,Wirt使勁將車頭調轉方向,往下一區架位走去。


    「嘿,Wirt。」Gregory喊他。

    Wirt扭頭回望。

    「在你的故事裡,主角後來真的親手剪去了青鳥的翅膀嗎?」


    他們隔了一些距離,Gregory的音量大了一點,低頻而成熟的嗓音在書架之間反射,隱隱有回聲震盪,在安靜的圖書館內,聽得格外清晰。

    書架擋住了Wirt一半的身子,斜斜的陽光打在他的肩上,有灰塵在光線中向上飛旋。眼前的景象有些奇異,Wirt沒有說話,光線在他眼底閃爍、跳動,Gregory無法將視線從他那雙漆黑的雙眼中移開。


    良久,Wirt說:「是的,他得這麼做。」


    --故事裡是這麼說的,有一把魔法的剪刀,用它剪去受詛咒青鳥的雙翅,她將擺脫詛咒,還回人形。


    這應該是一個好的結局,但在Wirt簡短的回答中,彷彿還藏有別的隱晦而不忍述說的什麼,並不真的那麼美好。


    Gregory忽然有個猜想,也許後面的故事並沒有寫明翅膀的事,而他也不應該問。故事真正的面貌,有時候不要知道是比較好的。

    「好吧,那麼,」Gregory聳聳肩,說:「我走了。」

    在邁開腳步前,他又想起一件事,說:「對了,我知道另一條小路,通往文學院只比穿越球場慢一點。如果你下次又差點遲到的話。」

    Wirt使力將書車塞入另一條書架與書架夾出的走道間。「我想我會需要知道這條路。」他說。 


_tbc.


我想寫H.......^q^

應該再兩、三章可以完結吧,應該啦。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