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自創|豆花 01

BL向。


01.


    排晚班的日子,偶爾下班時已經過了凌晨十二點,店內剩餘沒賣完的披薩可以讓晚班的工讀生打包成一頓宵夜,或是隔日的午餐——對窮學生來說,真是一項好福利。

    今天帶了三片披薩回去。峻奇在心裡默算。待在家裡的傢伙估計晚餐沒吃,就等他帶回去的這一頓,餓壞的那傢伙有時候可以吃到兩片,這是吃得最多的情況,這樣他自己還可以留下一片,當作明天的早餐。如果那個人一如往常地睡到中午才醒的話。

    將披薩裝袋掛到機車掛勾,催動油門,他沒有馬上騎走,而是停在原地熱一會兒車,同時戴好頭上的安全帽。

    坐在機車上有涼風迎面拂來,季節還是炎熱的,但晚間的風已帶有些微涼意。

    帶回家的披薩是早些時候出爐的,在店內放置一段時間,現在只留一點餘溫。騎回家的這段路上,夜風涼如冷水,到家後披薩大概要涼透了。峻奇想著瑣碎的事,手上油門一轉,在半夜的此時此刻已歇息的夜市街景中,機車鳴著悶噪的引擎聲,穩健地揚長而去。


    在他轉著家門門鎖、還未推開門板前,便已經聽見門後一陣紛沓的腳步迎來,由遠而近,最後停在自己的面前,只隔一片門扉的距離。

    峻奇開門的動作慢而小心,如果沒有注意到家門另一端的動靜,只怕開門時門板就要砸到門後的人臉上。

    「我回來了。」

    「奇奇,有宵夜嗎?」

    峻奇將手中的塑膠袋遞過去,對方幾乎是用搶奪的氣勢取走,轉身就往廚房方向衝。他在背後出聲提醒:「去熱一下,都冷了。留一片給我。」

    雖然只匆匆瞥過待在家裡的這人一瞬,但從他身上僅穿著一件深色的坦克背心和薄薄的沙灘褲──這兩樣都洗得又皺又鬆的,穿在身上顯得陳舊而且邋遢──可以推測這人大概整天都沒有踏出家門一步,或是即使出了門,也不會走到離巷口的手搖飲料店更遠的地方。如果家裡某處出現喝完的飲料杯的話。

    只不過一個脫鞋進門的片刻,其中一片披薩已經給人吃了一半,從這速度看來,他並沒有聽從峻奇的建議,先把披薩拿去加熱。

    那人屈膝蹲在客廳矮几前,手裡端著半片披薩,几上的盤子裡放著另外兩片。他讓對方先挑選喜歡的口味,剩下的無論是哪種口味的披薩,他都沒有關係,可以接受。

    那人一副餓極了狼吞虎嚥的模樣,前一口還留在嘴裡沒吞下、後一口緊接而至,嘴裡塞得滿滿的,鼓脹的雙頰微微嚼動。峻奇轉身進入廚房前,忍不住又提醒:「小城哥,你吃完後記得把剩下的裝到保鮮盒裡,冰到冰箱。」

    他一面說著,一面拉開冰箱的門。晚上打工的時候他吃得比較晚,現在不餓,沒有吃宵夜的興致,不過倒是滿想嚐點甜的。他記得冰箱裡還有一碗──

    沒有。

    峻奇不可置信地將冷藏櫃裡每個層架和抽屜都檢視了兩遍,沒有他期待享用的那項甜品。

    「小城哥!」他朝外頭大喊,甩上冰箱門,力道大得讓冰箱震震作響。

    客廳的那人吃驚地望著他,臉上的神情卻不像毫不知情,反而多了一絲被揭發的畏縮。

    看見那副模樣,峻奇心裡也有個底,但他仍壓抑著嗓音再一次確認:「冰箱裡的豆花是你吃掉的嗎?」

    「我……那個、你今天比較晚下班,我實在是……太餓了。」

    「不准吃。」

    那人愕然。「什麼?」

    「你不准吃披薩。放下。」

    「奇奇……」

    「林蔚城,你給我放下我的披薩。」

    全名給喊了出來,蔚城知道峻奇的怒氣是來真的了,他趕在峻奇發飆之前把剩下半片披薩狂塞入口中,只剩下餅皮的邊緣,丟回盤子裡。

    峻奇惡狠狠地瞪著他,抽走他眼前的盤子。

    廚房裡傳來一陣情緒惡劣的搗弄聲,冰箱開了又關,蔚城仍坐在原地不敢動,只敢默默咬著嘴裡搶下的最後一大口食物。

    峻奇從廚房出來後,看也不看他一眼,逕自回了房間。房門碰地一聲闔上,雖然不至於摔門,但那力道仍沉重得讓他心裡一顫。


_tbc.


這是一個無聊又做作的故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