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一拳超人|段子 #2-2

CP: サイジェノサイ(埼傑埼)

note: 普遍級。各個段子順序未定,也可能發展成較長的篇幅。 


    埼玉放下漫畫,忽然喊道:「喂,傑諾斯。」

    寫字的動作一頓,傑諾斯抬頭與他平視。「是,老師?」

    「你上學的時候,該不會是成績很好的那種學生吧?也就是說,優等生?」

    「上學的時候……嗎?」傑諾斯的重複聽起來有些空白,「也許是吧。」

    「傑諾斯的制服是哪種款式呢?西式?立領?」

    「是立領的款式。」

    傑諾斯放下筆,闔上筆記本,他的動作平板、精密而且迅速,沒有多餘之處,也絕不會不小心折到筆記本的紙張。他起身,將筆記本收到抽屜櫃裡。

    埼玉的視線追著傑諾斯背影,自顧自地說道:「立領制服哪,真是懷念,我以前上學時也是穿立領制服喔。不過我那時候可不能在頭上搞些花樣呢,傑諾斯的髮色是天生的嗎?說是天生的未免太離奇了點、以前上學的時候沒有被找過麻煩嗎?」

    傑諾斯在室內走動,腳步聲比起正常人類更加沉重,那並不是肉體接觸地面的柔軟悶聲,而是紮實的、有重量的物質與地板相互敲擊,發出冷冷的、無機質的聲響。

    「這顆頭很引人注目吧?哪、有沒有女孩子在你的鞋櫃裡塞情書?班上的?低年級的?」

    一邊探問,一面回想起自己的學生時代,將其中的自己抽換成年少的傑諾斯,那樣的畫面竟意外地鮮明了起來,埼玉不自覺地勾起嘴角。

    「傑諾斯畢業的時候,想要你制服上第二顆扭扣的人,一定搶破頭了吧。」

    一邊探問,一面回想起自己的學生時代,將其中的自己抽換成年少的傑諾斯,那樣的畫面竟意外地鮮明了起來,埼玉不自覺地勾起嘴角。

    「以前的髮色不是這樣的。老師。」不知為何,傑諾斯的嗓音聽上去有些無奈。「無奈」這麼細膩的情感,難得出現在情緒無波無瀾的改造人話語中。

    「是嗎?」埼玉道:「那麼,耳釘也是……」

    「以前也沒戴。」

    「這樣啊。說的也是呢。畢竟還只是個中學生。」 


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