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我的英雄學院|失速(上)

上 

CP: 飯田天哉中心

note:

0. 有52回之後的劇情雷。

1. 名詞依循台版翻譯,唯英雄代號的部份視劇情需要使用其他表現方式。

2. 有自我推測劇情與私設,可能吃書。

3. 後面我想寫英雄殺手→飯田,不能接受者請避雷。



  飯田天晴從加護病房轉到普通病房的那天,飯田天哉忘了自己身上還帶著緣由無法明說的傷勢,幾乎就要衝動地發動個性『引擎』跑去探望住在同一棟病院的兄長。

  ──我去看我哥哥!他丟下這麼一句話,同住一間病房的綠谷和轟甚至來不及反應,飯田天哉已經衝出病房,把兩位同學著急喊他名字的叫聲拋在背後。

  「哥哥!」

  單人病房裡,飯田天晴已經能夠靠坐在病床升起的一端,雖然手、腿、身上還有許多包紮,但面容看上去精神許多,正努力用小叉子叉著面前盤裡母親削好的兔子蘋果。

  「天哉。」弟弟的出現讓他臉上現出一瞬欣喜,卻又很快地黯淡下來,寵溺的表情背後是極力隱藏的憂慮。

  兄長的神色變化僅僅只在轉眼之間,但飯田天哉還是敏銳地察覺到兄長態度的微妙之處,還沒來得及分辨那是什麼,一旁的飯田家母親倒是先插了話:「天哉,有個好消息,醫生說哥哥的雙腿透過持續的復健,有機會可以恢復知覺。」

  「真的嗎?」喜訊讓飯田天哉立刻喜出望外,不禁轉向兄長再次確認:「哥哥?」

  飯田天晴點了點頭,看著弟弟感動至極的神色,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天哉的頭。此舉讓已經是高中生的飯田天哉有些彆扭,但他並不抗拒,就像小時候那樣,將那怯怯地、又帶點高興的目光藏在眼鏡鏡片後面。

  手掌沒有在弟弟的髮上停留太久,手溫甚至沒有真正傳到肌膚上,飯田天晴很快就收回手,轉而對一旁的母親道:「媽媽,我有話想跟天哉說,私底下,可以嗎?」

  長男忽然謹慎的語氣讓飯田家母親一愣,雖然不明就裡,但她還是點點頭,放下一盤子的蘋果,將單人病房空間留給兄弟倆。

  只剩下飯田家兄弟的病房裡,氣氛忽然為之一變,兄長一時沉默的態度有點兒像以前闖禍被揭發的前一刻,似乎被抓個正著、卻又還未及戳破的緊繃邊緣,兄長心知肚明的視線盯著床邊的弟弟,飯田天哉的心裡油然升起一股忐忑不安的情緒。

  「坐吧,天哉。」看見飯田天哉微微僵在床邊,飯田天晴輕嘆口氣,很快打破沉默。他沒有想要對弟弟太過嚴厲──面對對自己抱著無比憧憬的弟弟,他也實在很難嚴厲起來。

  拉來方才母親坐過的椅子,飯田天哉在病床旁小心翼翼地落座,背脊端正地挺著。

  「醫生的診斷很樂觀,只要復健得好,要恢復到能正常行走的程度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喔。」飯田天晴語調輕快,安慰似地,但飯田天哉聽得出來話中的「樂觀」實際上還是保守得很。他沒有接話,面露仔細傾聽的神情,不想錯過兄長說的任何一個字。

  「只不過,大概還是無法繼續職業英雄的工作。雖然很可惜,但是終於可以多些時間陪伴爸爸媽媽跟晶子了。」

  晶子是兄長的女友。飯田天晴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尖,笑道:「如果我能再次靠自己的雙腳站起,就跟晶子求婚吧。」

  「咦?」突然聽見預備求婚宣告,飯田天哉震驚得坐直了身子。「真的嗎,哥哥!」

  「我也要給自己一個努力的目標嘛。」飯田天哉做了一個鬼臉,刻意壓低聲音續道:「在那之前,天哉要幫忙保守秘密喔。」

  「我我我絕對不會說的!」附帶一個宣誓的手勢,飯田天哉用力地喊出擔保。

  「喂喂,太大聲啦。」

  吐槽著自家弟弟過於較真的反應,年長十多歲的哥哥在幾句話之間緩和了氣氛,飯田天晴終於看見弟弟再次露出笑顏,他將手中的水果盤子遞了過去,母親剛剛削好的兔子蘋果,現在表面已經出現些許氧化的褐色。

  兩兄弟間有著很大的年齡差距,不知道是不是憧憬著年長的哥哥的緣故,一直以來這個弟弟的表現都讓天晴覺得過於早熟了。然而早熟不代表不需要操心,即使信任天哉能夠打理好自己的日常生活,但畢竟還是個剛上高中的少年,受到遭週環境或重大事件的影響,未臻成熟的身心條件無法承擔超出負荷的壓力,仍可能一時衝動做出追悔莫及的事。大部分的時間,飯田天晴確實不擔心這個弟弟,但現在這個情況不一樣,他憂心得很。

  他靠回疊在背後的枕堆,調整一個舒適的姿勢,輕聲道:「媽媽跟我說了,你去了保須市的英雄事務所實習的事。」

  叉著蘋果的動作一滯,飯田天哉連呼吸都捏住了,甚至不敢移動視線去看自己的哥哥,耳邊聽見天晴的嗓音繼續說道:「『標準英雄操作手冊事務所』雖然規模不大,但在業界的風評不錯,我們合作過幾次,他們都是很好的人。」

  說著,飯田天晴伸出手,想要拍拍弟弟的肩頭,但傷勢讓他最多只能做出輕拂程度的動作,只好將手掌搭在那副體格已毫不單薄的肩膀上。「實習期間有好好表現嗎?沒有給人家添麻煩吧?哈哈哈,表情不要這麼嚴肅嘛,哥哥相信天哉這麼優秀,一定表現得很好的。」

  「……」

  「你可是我飯田天晴的弟弟,將來繼承我的英雄代號的準英雄喔。」

  叉子的前端埋入蘋果果肉裡,手上力氣一個使岔,兔子蘋果從中間斷成兩瓣。飯田天哉垂眼盯著盤子,默默放下手裡的小叉子。

  因為一時的自私憤慨,讓自己深陷危機、甚至連累同班同學必須替自己挺身而出,與『英雄殺手』正面對峙,哪怕是有任何一點差池他們三人都可能丟掉小命,這一切彷彿像是昨天才發生那般近在眼前。不論是給師長、同學還是職場體驗的前輩都添盡了麻煩,完全不是哥哥說的那樣,對此飯田天哉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放在自己肩上的那只手此時有如千斤般沉重。

  察覺到弟弟異樣的沉默,飯田天晴的手順著他的肩臂滑下,想要伸手拉他,飯田天哉卻下意識地側過身藏住受傷的手,即使傷處遮在衣物底下。這點小動作沒有逃過飯田天晴的眼睛。

  「你的手怎麼了?受傷了嗎?」

  「不、嗯……不是很嚴重的傷。」

  「是實習的時候……?」

  以飯田天哉的個性,他無法對兄長說謊,而隱瞞與避重就輕也有個極限,他只能點點頭,但無話可說。

  從鼻間裡傳出一聲極輕的嘆息,飯田天晴想了想,說道:「『英雄殺手』被安德瓦擊潰的事,我已經聽說了。你在保須市實習,我也放心不少。」

  兄長忽然一改談笑閒聊的語氣,嗓音低沉,帶著勸誘與商量的意味,方才那種有什麼壞事即將被揭發的緊繃感又再次降臨,飯田天哉心裡一慌,想要偷覷天晴的臉色,抬眼卻被兄長直視的目光逮個正著,無法移開視線。

  「我知道……我無法繼續當職業英雄的事情給你很大的打擊,我也不否認自己內心有許多憤恨與不甘的情緒。但是,天哉,那傢伙、『英雄殺手』是一個很可怕的存在,我希望你永遠都不要跟那傢伙正面碰上。未來,你成為英雄之後,可能會遇到其他喪心病狂的敵人,有一些也許比『英雄殺手』更恐怖、更難纏。如果他們作惡,身為一個職業英雄,我們的要務便是保護市民、阻止敵人傷及無辜,除此之外都是刑警的責任範圍。」

  同樣的話語也從實習單位的前輩口中聽過,甚至為此被保須市警察局長狠狠訓誡一番。自己那番完全悖離此理的所作所為伴隨著羞愧與不安,動搖著飯田天哉的心志,光是面對兄長好像洞悉一切的目光,就已經耗盡他所有的勇氣。

  彷彿沒發現弟弟坐立難安的表現,飯田天晴自顧自地說著:「『英雄殺手』也許就此伏法,但他的意志與追隨者可能仍蟄伏在社會的角落,如果哪一天你不得不面對跟那傢伙相似或更甚的敵人……」

  他頓了一下,然後直直看進弟弟眼鏡鏡片後的雙眼,一字一句緩慢而鏗鏘地道:「天哉,我不需要你替我復仇。」 


tbc.


有個地方我很在意,就是天晴哥哥住的醫院跟綠谷三人住的醫院都是保須綜合病院耶Σ( ° △ °)

评论(1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