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我的英雄學院|英雄迷走 段子05

{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

CP: 出勝(相信我……)

note: 未來捏造,吃書機率高。失能設定有,不能接受請迴避。

段子05


  兩個輪子平穩地轉動,綠谷坐在輪椅上,能夠感覺到一股穩當的力量緊握著握把,使輪椅平均受力而保持穩定速度往前推送。

  一路上飯田沒有說話,只能從身後的腳步聲與斜躺在地上高大的影子得知飯田的存在。綠谷不是沒有發現,自從自己受傷之後,他跟飯田之間的互動減少很多,以至於上鳴要飯田推自己回教室時,飯田表現的反應卻是猶豫。

  可是,方才自己摔出去的瞬間,綠谷明明聽見了飯田著急喊他的聲音啊。

  「飯田同學,」

  原本穩定前行的輪椅一頓,綠谷回頭往上望去,推著自己的飯田微微低頭,鏡片上反光一閃而過,深邃的藍色目光正好與他四目相接。

  那雙眼裡有著動搖和無措,好像想要閃避綠谷的視線,又強自忍住不要那麼做。

  於是綠谷轉回前方,說:「我……是不是,會讓飯田同學有不好的聯想?」

  「不……」飯田急著否認,但延遲消失的語尾讓音調聽著像是言不由衷地往下墜去。

  搭在左腿剩餘的末端的手握起拳頭,綠谷小聲地道:「看著這樣的我,飯田同學的心裡很不好受吧。」

  「你是想說我哥哥的事嗎。」飯田說。輪椅暫停下來,飯田仍然維持在後方捉著握把的位置說話,沒有繞去綠谷面前。如果綠谷不回頭,他們誰也看不見對方臉上的表情。

  「嗯。」

  「我平時也是這樣幫哥哥推著輪椅。」飯田忽然說了一件不相關的事,「經過一段時間的復健,哥哥他現在也能像你一樣,使用拐杖走路。」

  「啊、太好了。」

  「雖然很辛苦,而且也靠拐杖也無法走得太久。」

  「我能理解。」

  「不過,再過幾個月,哥哥的小孩就要出生了。」感覺身後再次傳來推動的力量,他們又開始往前,教室就在不遠處。「哥哥跟我說,或許,他能和小孩子一起學習怎麼走路也不一定。」

  他們進入教室前,飯田熟練地踩住後輪後方的防傾桿,稍微翹起前輪,越過教室門口的滑檻,將輪椅上的綠谷受到的震動減至最小。

  飯田把綠谷停在教室後方一角,彎腰鎖緊煞車,然後取來綠谷的拐杖。他站到綠谷面前,低頭說道:「所以,我只是……我可能只是在生自己的氣,做為A班的班長,如果我能再更強大一點,『那個時候』是不是有可能……」

  綠谷知道他要說什麼,因為飯田低垂的眼裡,全是讓人熟悉的憤怒、悔恨和不甘心,染深了那雙眼裡原本一片明亮的藍色。

  綠谷用力搖頭,「不是的……」

  「抱歉,綠谷同學。」飯田用力眨了眨眼,那些深沉的諸多情緒很快隱退,他抿緊唇角,給了一個幾不可察的笑容。「是我不好。無論如何,受傷都不是你的錯。」

  「可是,」綠谷望著飯田的臉,輕聲說道:「也不是飯田同學的錯啊。」

  上課鐘聲響起,又有一些同學陸續回到教室,從兩人身旁經過,中斷了綠谷和飯田的談話。轉眼間飯田就像是剛才那番對話沒發生過似地,忙著喝止還在吵鬧嬉笑的同班同學,維持班上秩序。

  綠谷拄著拐杖慢慢走回自己的座位,如果當時有任何人比當下的自己更強一些,「那個時候」是不是還有更好的可能?自己有沒有可能有更好的結局?

  不。光是回想那一幕就讓綠谷背後泛起本能的戰慄,「那個時候」在場的三個人,包含他自己,只有另外兩人有能力因為他們的選擇和行動,影響最後的結局。

  而那兩人都傾盡全力做到最好的選項。

  綠谷出久扶著桌面入坐,面前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幼時玩伴,他盯著爆豪勝己的背影,再一次地在心裡告訴自己,小勝盡力了。自己也是。

  彷彿感應到什麼似地,爆豪忽然沒來由地轉過頭,與綠谷的視線撞在一起。

  「小勝,」綠谷小聲地喊他。「抱歉啊,如果我能更……」

  後半句話硬生生地消失在爆豪燃燒般發紅的眼裡,那是他發怒的徵兆,綠谷反射性地安靜不說話。

  爆豪一手搭在椅背上,回過半個身子往綠谷的面前逼近,灼紅的眼神幾乎要把眼前的人給燒穿。他沒有破口大罵,反而像是極度壓抑似地,啞著聲音吐出兩個字:「閉嘴。」

_ tbc.

快把手上有的漫畫翻爛了才確定A班門口確實有個門檻^q^

评论(10)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