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我的英雄學院|英雄迷走 段子07

{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

CP: 出勝

note: 未來捏造,吃書機率高。失能設定有,不能接受請迴避。


段子07


  對天賦異秉的爆豪勝己而言,成為最強英雄之路並不特別窒礙難行,相反地,在他眼前的是一條寬廣無際的道路,只要持續前進就好,最後總是能到達盼望的終點。

  只是這條路的景色一成不變,單調乏味,好像一不小心就會迷失自己的位置。

  最開始的時候,在同一條路上前行的並不是只有自己,只是他跑得太快了,將其他人遠遠拋在後頭,遠遠地,回頭也看不見。

  有時候會遇到其他半途出現的傢伙,尤其在就讀雄英之後,跑在自己旁邊的人忽然變多了,雖然自己仍能保持領先的位置,但總有種危機感,彷彿只要一個閃神,後頭的什麼人轉眼間就能超越到自己前方。

  那種感覺有點像是一場漫長的馬拉松長跑,跑在最前頭的自己光是維持均速而不被他人追趕、超越,就已經耗盡他全身力量與全副心智,無暇顧及其他,能夠記住那些緊咬在後的傢伙長什麼樣子就不錯了,名字什麼的他並不在乎。


  除了綠谷出久之外。


  本來爆豪都快要忘記綠谷出久的存在了。很久很久以前,他們還在這場競賽起跑線端玩在一起,直到比賽開始,爆豪毫不猶豫地甩開綠谷往前衝刺,而沒有資格進入比賽的綠谷被他拋在起點。要他比喻的話,綠谷就像是沒有雙腳的參賽者,任憑他再怎麼想加入,實際上卻是連跨出一步都沒有辦法。

  這就是『無個性』的綠谷出久的結局,早在起跑的時候,綠谷的比賽就結束了。

  當他一個人獨自跑了一段漫長的時間,背後忽然出現一連串陌生的腳步聲,轉眼間忽然挾帶一股氣勢後來居上,彼此的距離逐漸縮短,追在他的後頭緊咬不放。

  爆豪意外地回頭,發現追過來的竟然是最開始被他丟下的綠谷,一股毀天滅地的威脅感嘶咬著他的背脊,好像追上他的是一頭瘋狂不可理喻的猛獸,隨時伺機將他撕裂──尤其在綠谷一度接近到幾乎與他齊平的那個瞬間,爆豪真的感覺到自己的心裡有什麼被狠狠扯壞了。

  怎麼可能。不可置信。那個明明就是『無個性』的廢(人)久(偶)……

  多年以前他給綠谷起的綽號就像一個帶有魔力的咒語,兩個音節黏著在口中的舌面與軟顎處,一旦喊出口就無法擺脫。

  他的優勢受到挑戰,好勝心使他更加專注在變得更強、更所向披靡。一場比賽最精采的地方莫過如此,有拉鋸、反敗、再逆轉,無數交織難分的淚水與汗水,對競爭的執著不懈,以及在堅持裡偶爾的動搖與瀕臨擊潰邊緣時再次找回的初心和信念。

  後來,他再次穩住了領先的位置,同時也知道這條總會有終點、但不知何時才是個盡頭的賽道上,有那麼多人也在不遠的後方傾盡全力往相同的目標奔跑著。爆豪勝己終於意識到這才是這場競賽的現實。


  然後,那個跑在他後方的綠谷出久不見了。

  爆豪勝己回頭,綠谷站在好遠好遠的後方,左膝以下空蕩蕩地,一步也不能跨。

  ──小勝,

  他聽見綠谷的聲音從遙遠的後方傳來,幾乎就要聽不見。

  ──我是不是太貪心了?


  『無個性』的傢伙就在旁邊替其他人加油打氣就好,爆豪最開始是這樣看待綠谷的。但在他好不容易接受了即使是綠谷出久,也能夠成為在同一條路上並進的成員,那個廢久竟然就這樣停下腳步,站在原地目送前面的人愈來愈遠。

  他才要勉為其難地承認綠谷確實擁有強大的『個性』,即使他不知道那是什麼,但那的確很強。

  結果綠谷就這樣不見了。

  爆豪一回頭,發現身後的風景缺了一塊,留下一個人形輪廓的黑色的洞。


_ tbc.

昨天被漫畫虐完之後寫的所以有點灰灰的_(:3」ㄥ)_

今天吃到官方糖再po這篇有點不好意思,不過先預告下回我也會發個小糖^Q^

還有一篇短小打鬧的番外,晚點看寫不寫得完再發過來~

评论(9)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