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我的英雄學院|早起的鳥兒有蟲吃

CP: 出勝

note: 英雄迷走番外。低級搞笑梗。刪節號灌篇幅。



  房門被一腳踹開,門板上寫著房間主人名字的掛牌晃了兩下,掉了。

  從門外看進去,即使不開燈也充盈著早晨明亮日光而光線充足的房間裡,頂著一頭綠色亂髮的少年上半身側撐在床鋪上,臉上驚疑不定,望著巨大聲響的來源。

  「起床,廢久。」

  爆豪勝己站在自己的房門口,一如往常地面色不善。

  「這個時候應該說『早安』吧,」綠谷出久動作僵硬地坐起,雙手緊捉身上蓋著的薄被,顯得很是窘迫。「小勝你怎麼在我家?」

  「阿姨今天有事要外出一整天,昨天打電話來我家,我媽叫我來的。」嘴上說著像是不甘願的抱怨,但爆豪的臉上卻沒有比些微的不耐還要更不悅的情緒——這已經是表示他心情不錯了。

  「老媽⋯⋯!」綠谷挫敗地大聲嘆氣,媽媽沒有跟他提起這件事,不然他也不會直到人家破門了還在床上大睡。「總之,小勝請你先關門。」

  爆豪大步跨進房內,門板在背後甩上。

  「不、不是啦,我是說,小勝你先出去⋯⋯」

  「你說什麼?!」愈是要他往東,他就偏要往西的爆豪勝己,在綠谷的催趕之下,乾脆往地上一坐,一副除了我自己願意誰也沒辦法讓我走的姿態:「區區白痴廢久的房間,你以為我愛待在這?阿姨準備好早餐了,快點起來,我很餓。」

  「想吃你自己去吃。出去!小勝!」綠谷發出了像是被逼急的大喊趕人,會這樣正面激烈地反抗爆豪是很稀奇的事,反而讓爆豪起了疑心。

  「你是怎樣?」爆豪站起身來,往綠谷走近兩步,低頭睥睨著已經縮到床角的綠谷,眼裡閃著銳利的紅光,雷射似地把綠谷上下掃瞄一圈。

  然後視線停落在綠谷的腹部,薄薄的棉被堆疊在大腿上方,腰間拱起一個不自然的彎度。

  爆豪勝己惡劣地吹了一聲口哨。「原來你那裡還能用啊,廢久。」說著,伸手要扯綠谷身上的被子。

  綠谷也抬手擋下爆豪的騷擾。「住手,小勝……」

  一隻手被阻撓就使用另一隻手,爭執之中一旦產生一絲絲輸贏意識,爆豪絕無退縮的可能,非得扯掉綠谷那條被子不可。

  「你說什麼?本大爺沒聽清楚──」

  「小、小勝!」

  兩人扭在一起,爆豪本來沒有居於劣勢的可能,綠谷愈抵抗他就愈認真較勁,到最後他們倆都用上全力在拉扯攻防上,誰也不讓誰。綠谷窘得發起怒來,本來只是比誰手上力氣大,他忽然打破這個默契,抬腳踹了爆豪一腳。

  爆豪一瞬間失去平衡,胡亂抓了一把穩住身勢。「廢久,你竟然……」

  「……」

  「……」


  綠谷被抓到一處讓他全身泛起強烈戰慄、僵直著身子動也不敢動一下的部位。


  僵住的不是只有綠谷。手裡塞入微妙的觸感,爆豪眼神發直,整個人都空白了。

  幾聲細碎的火花霹啪作響。在誰都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BOOOOOOM!爆豪覆蓋的手掌底下發生爆炸。

  「噫──」綠谷發出一聲立刻被扼斷的的尖叫,整個人蜷成煮熟蝦子的姿勢,一時之間縮在床上動也不能動一下。

  爆豪跌坐在地上,好一會兒才回神,破口大罵:「混帳你都讓我摸了什麼!白痴廢久──」

  「明明就是小勝的錯!」綠谷轉過臉,眼裡因疼痛掛滿淚花,但不掩他眼裡真正動怒的兇光。「你竟然真的炸我那裡……過分,太過分了……」

  現在的綠谷出久已經不是被欺負之後只會在原地大哭的傢伙,他有體能、有歷練、有『個性』,綠谷握緊拳頭,手臂筋肉因為蓄積力量鼓脹起來。

  這個廢久要揍人。這個意圖明顯到不行。從來都只有爆豪揍別人,幾乎沒人敢正面擺出教訓他的模樣,爆豪沒有任何迴避的想法,要幹架的話他隨時都準備好了。

  爆豪站穩腳步的同時,綠谷揮拳撲了過去。手裡握著蓄勢待發的硝酸甘油,爆豪正打算以爆破正面接下這一記,綠谷撲來的身勢一低,好像腳下一拐似地,摔落的速度快得瞬間從爆豪眼前消失。

  「哇啊、痛……」

  然後爆豪感到下半身一陣涼颼颼。

  低頭一看,綠谷手裡抓著自己的褲頭,整件褲子脫落,堆在腳邊,他往下的視線正好對上綠谷抬頭的一臉茫然。

  「……」

  「……」

  「呃、那個,小勝……」綠谷用力別開臉,以摔倒的姿勢而言能夠做到最快挪動的速度,歪著頭迅速掙扎遠離爆豪。「我我我我什麼都沒看到!」

  「廢、」爆豪渾身發起抖來,連聲線都抖得瀕臨破音邊緣。「、久……」

  「扯平了,小勝,我們算扯平了,你別生氣,你看我連內褲都被你炸破了,這樣很公平啊啊啊……」

  「去死吧──」

  「啊啊啊等一下小……噗嗚。」

  氣極了的爆豪才要往綠谷的方向衝去,一抬腳就被自己的褲子絆了一下,整個人往前摔了個狗吃屎,撲斷了綠谷的慘叫。

  「……」

  「……」

  房間的一角,從小認識的兩個人疊在彼此身上,下半身赤裸,窗外早晨的陽光明媚得難以直視,穿過拉開的窗簾,室內充滿一片暖色的明亮。

  「哪,小勝,」綠谷躺在地上,仰頭盯著牆上一張歐爾麥特的海報,海報因為反光什麼也看不清楚。他用一種好像什麼也沒發生過的語氣平靜地說道:「去吃早餐吧。」



_ end?

嗯,前兩天被漫畫跟動畫進度又虐又糖搞得精神恍惚所以寫出這種故事發洩壓力。從篇名開始就一路莫名其妙到最後_(:3」ㄥ)_

說是英雄迷走的番外,也只是為了解釋綠谷媽媽找爆豪過來幫忙的動機。獨立著看也無妨。

哎、不知道最後一句話是不是綠谷的遺言啊(炸

评论(17)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