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我的英雄學院|透明姬(完)

CP: A班女生全員。一點點點點點尾白x葉隱。

note: 一些些對角色的私設。


  最近一直有奇怪的視線纏著耳郎響香,但是當她四處找尋,卻找不到熱切注視的來源。

  一次實戰訓練課程結束後,在女子更衣室裡,耳郎又感覺到有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她本以為又是峰田同學在哪裡偷偷摸摸地幹著下流的偷窺,然而她發動『個性』到處聽了一下,卻一無所獲。不是峰田那個變態。


  回到A班教室,耳郎坐回自己的位置,從書包裡取出一面小鏡子,她把鏡子拿得極近,幾乎要貼到臉上。

  她忽然放下手中的鏡子,一套飄浮在半空中的雄英女子制服懸在她面前,前頭障子同學座位上的椅子好像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拖動,拉到她的桌前,飄浮的制服好像被人面對椅背放在椅子上。

  「原來是妳啊,小透。」耳郎鬆了口氣,「嚇死我了,還以為是什麼變態。」

  「怎麼突然說人家是變態,響香真過分!」雖然看不見表情,但從嗓音裡可以聽出葉隱透鼓著臉頰、氣嘟嘟抱怨的模樣。

  「這幾天妳是不是一直盯著我看?」耳郎低頭瞄了一眼飄浮制服掀起的裙襬,說:「小透,妳的坐姿很危險哪。」

  「妳怎麼知道?」葉隱顯得很驚訝。

  「雖然看不見妳,但是視線很有存在感的喔。小透仗著自己是隱形人,所以肆無忌憚地盯著別人呢。」耳郎伸出食指點了點葉隱的方向。「說吧,怎麼了嗎?」


  女子制服的肩膀處聳了起來,袖口舉起,看起來葉隱做了一個雙臂搭在椅背上,略微往前傾身的姿勢。


  「那個啊、」葉隱的聲音貼近了一些。「妳可以……教我化妝嗎?」

  「咦?!」詢問的內容太過意外,而且超乎想像,耳郎忍不住驚呼了一聲。

  「每次實戰訓練結束,看到大家重新上妝的樣子,好像很有趣呢……」


  原來這就是葉隱盯著自己看的原因嗎。實戰訓練課程後,身上的汗水都會弄花、溶解臉上原本的妝,她得卸掉再重新化一個新的,其他女生也會這樣,只是沒想到葉隱會注意這件事,畢竟平常連看都看不見她。

  葉隱有些猶豫:「像我這樣的隱形人,也可以化妝嗎?」

  耳郎瞇了瞇眼。這是個好問題,雖然誰都看不見葉隱透,但她實際是存在的、具有實體。耳郎突然伸手,在半空中往眼前制服的領口慢慢地摸去,最後她的手指觸到一塊溫熱柔軟的肌膚,跟其他人的皮膚觸感沒什麼不同,差別只在看不看得到而已。

  葉隱發出一聲輕笑,女子制服往一旁縮了一下:「好癢喔。」

  耳郎縮回手,大動作地轉身,往整個教室掃視一圈,喊道:「八百萬,麗日,可以過來一下嗎?啊、還有小梅雨跟蘆戶也是。」

  她把A班所有女生都叫了過來。斜後方的峰田被吸引注意力,在後頭探頭探腦觀察女孩子們想要幹嘛。

  離得最近的八百萬走了過來,問道:「什麼事?」

  耳郎比了比她們那位隱形的同學。

  「如果我們幫小透化妝,是不是有可能看見小透真實的長相?」

  聚集到耳郎座位旁邊的女生們全都露出驚訝的表情。

  耳郎又將手伸向她認為是葉隱臉蛋的位置,摸到臉頰般柔軟的地方便知道自己猜對了,而這畫面看起來就像是她把手掌停在半空中似的。「妳們看,我們只是看不到小透而已,但是她的臉是存在的,如果把顏色弄上去,是不是可以……?」


  女生們全都盯著除了制服之外什麼都看不見的同學,每個人都露出研究的神色。


  「有道理。」

  「好像很有趣的樣子呢。」

  「小透自己想化妝嗎?」蛙吹梅雨歪著頭,體貼地詢問本人的意願。

  似乎被耳郎找來全班女生討論這事的陣仗有點嚇到,不過葉隱還是用力地點頭(從領口晃動的幅度判斷),答覆:「……嗯!想試試看。」

  「好,」副班長兼推薦入學資優生八百萬百立刻成為主導的角色。「大家先說一下自己手上有什麼化妝品?」

  就在自己座位上的耳郎從書包裡拿出化妝包,數道:「我帶了粉底、眼影、睫毛膏……眼線的話我有很多種,眼線筆、眼線膠都有。」

  蛙吹倒是有些失落:「我只有上防水的防曬,因為皮膚膚質的關係,不太能上妝呢。」

  在麗日御茶子回自己座位取來化妝包的同時,蘆戶三奈說:「我也沒有粉底,因為天生的膚色關係,不好挑選適合的顏色,不過眼影的話有超多塊喔!」

  「的確,三奈很適合顏色鮮豔、帶金屬光澤的眼影。」八百萬點點頭,說:「我倒是有不少唇膏,算是個人的興趣所在……」

  蘆戶用力點頭附和,給予女性同胞購物狂自我解釋的支持。

  「我也有帶粉底液、睫毛膏跟──腮紅!」麗日拿來自己的化妝包,一打開來裡面放了好幾塊不同顏色、型態的腮紅。

  「小茶子是腮紅控呢。」

  「完全可以理解,麗日的腮紅每天都很完整呢。」


  在女孩子紛紛點頭表示贊同彼此對於不同彩妝品的偏好與絕非理智的蒐集行為時,耳郎斜後方的綠谷出久由於坐得很靠近,從一開始就沒錯過任何一段對話,他一臉震驚,喃喃自語道:「麗、麗日同學臉上的紅暈原來是化妝的效果嗎?我都沒發現……」


  清點完大家手上有的東西,八百萬伸手撈來葉隱的臉蛋。「不好意思,我稍微……」她用手指描繪臉部的輪廓,以及葉隱看不見的五官,然後陷入思考。

  「既然葉隱同學沒有肌膚原色的問題,我想底妝的部份我們可以大膽地使用最淺的色號,然後用較深色號的產品做陰影。」八百萬如此下結論。其他人都表示同意。

  彼此比較了一下,底妝色號最淺的是麗日的粉底液,擁有『創造』個性的八百萬製造出乾淨的化妝海綿,倒出一些粉底液後,沾了一些在手指頭上。

  「那麼,我開始化了喔?」

  「好的,請多指教!」葉隱答令似地回答。

  「別緊張啊,小透。」

  八百萬輕輕碰了一下理論上應該是葉隱臉頰的位置,指尖上的粉底液沾了上去,就像是飄浮在空中一樣。


  真的能夠塗上去!女生們為此忍不住發出驚嘆聲。


  八百萬很快速地在葉隱臉上好幾處點了粉底液,如此就大概定位出她的臉部範圍。再用化妝海綿將粉底推勻後,一張女孩子的臉便浮現在半空中,白白地看起來有些詭異。

  「脖子也要上一些,這樣才能把臉跟衣服連起來。」蛙吹提醒道。

  當海綿塗經葉隱的額頭部位,八百萬發現手下的感覺不太對,她用空著的手摸了一下,說:「啊,是透明的瀏海擋到了。」

  耳郎反應快速,立刻轉頭道:「瀨呂,來一段最不黏的膠帶。」

  「咦?」雖然摸不著頭緒,但瀨呂範太還是很配合地發動『個性』給出一截膠帶。「拿去吧。」

  「謝啦。」耳郎試了一下黏性,頗為滿意,然後把它貼到葉隱的額角,憑著觸覺將前髮全部黏到一旁。

  隱形女孩透明的肌膚沒有膚色打底,粉底塗勻後就像暈染開來的水彩似地,呈現出一種低飽和的透明感。加上較深粉底的陰影修飾,葉隱透的臉部輪廓已經可以透過肉眼看見了。


  「眼線的部份讓我來吧。」耳郎接手下一個步驟。幫隱形人畫眼線簡直是高難度挑戰,即使已經帶了一些粉底在葉隱的眼皮上,耳郎還是要一邊用指尖描著葉隱的睫毛根部,眼線筆緊跟在指尖旁邊,一點一點地將深色眼線補到眼皮與睫毛接壤的地方。

  「好、好可怕……」眼睛周圍被外物觸碰的感覺很陌生,葉隱忍不住一直眨眼。

  「忍一下,小透,不會弄痛妳的。」就像執行一個極精密的外科手術,耳郎的臉幾乎要貼到葉隱鼻前,呼出的氣息吹拂到彼此臉上,癢得葉隱又想要躲開。


  這個互動與對話讓峰田有些激動,「難道是……百合!」

  耳郎一字不差地聽見了,耳機線孔狀的耳垂像鞭子一樣往後甩去,不偏不倚地抽在峰田頭上。「閉嘴啦,白痴。」


  畫好眼線後,眉型、眼影、腮紅與唇膏就相對容易得多。她們選用最安全不出錯的大地色系暈染眼眶與眉色,憑著感覺夾翹看不見得睫毛後,以睫毛膏沾附讓睫毛現形;再由麗日選了白皙膚色才能撐得起來的冷調粉紅,給葉隱打上現在流行的眼下腮紅;而八百萬則基於配色考量,以唇膏和唇蜜疊擦出豐滿又水嫩的雙唇。

  然後她們每個人都退開一步,打量著具現化的葉隱。一直以來都無法以肉眼看見的葉隱透同學,如今有了完整的臉部輪廓以及以顏色輔助建構出的五官,雖然顏色好像淡了一些而顯得不那麼真實,但是已經能夠呈現出這個女孩子的樣貌與氣質。


  「嗯……」然而女生們都陷入沉思,「好像哪裡怪怪的?」

  「是不是少了什麼啊?」

  大家的反應讓葉隱著急了起來,眉毛扭成俏皮的微八字。「怎麼了?我變成怎樣?很醜嗎?」

  「也不是啦……」


  「那個、」一旁的綠谷想要插話,不知為何好像在回答課堂提問似地舉起了手,「是不是因為眼球跟頭髮還是透明的關係啊?」

  「討厭,綠谷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在看?」耳郎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女孩子化妝的時候不要盯著看,國中的時候都沒社會化嗎?」

  一直都是英雄宅的綠谷以前哪會知道這種潛規則,「嗚啊,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抱歉!」他慌張地把臉轉回前方,擺出眼觀鼻鼻觀心的姿態。

  「不過,小久同學說得沒錯呢,眼球跟髮型對造型的影響很大。」麗日支持綠谷的意見,「葉隱同學的眼睛是透明的,但是也不能把化妝品塗到她的眼裡啊……」

  「我有辦法,」八百萬很快地從身上變出一樣東西,「麗日,妳能讓它浮在半空中嗎?」

  「彩色隱眼!八百萬同學好聰明啊。」

  「我怕葉隱同學不會戴,看能不能用妳的『無重力』把隱眼送到葉隱眼裡。」

  透過麗日『個性』的幫忙,葉隱一面發出抗拒的尖叫,一面被蘆戶和耳郎架著,由八百萬主導,讓彩色隱眼輕飄飄地貼近葉隱的雙眼,然後吸附到眼球上。

  「嗚噫,感覺好奇怪……卡卡的……」

  她們看見葉隱閉著眼睛,眼角滲出生理性的淚水,弄花了眼妝,女生們連忙拿了面紙幫葉隱把眼淚按掉,又花了一些力氣補化。

  漸漸習慣眼裡的隱形眼鏡後,葉隱試著睜開雙眼。原本有著眼影輪廓、但空無一物的眼眶裡,終於出現兩顆水汪汪的眼珠子,眼珠有些無措地左右移動,終於能夠接觸到葉隱真正的目光去向,也能和她四目相接了。

  以前都不會被這麼清楚地找到自己的位置,一下子獲得眾人確切的注視讓葉隱不太習慣,她慌張地眨著眼,然後低下了頭。

  「最後剩下髮型,」耳郎輕輕撕下固定前髮的膠帶,她感覺到葉隱的頭髮落回臉前,但是什麼也看不到。「八百萬可以變出一頂假髮嗎?」

  「可以是可以,」八百萬有些遲疑。「但是我不會戴假髮,妳們會嗎?」

  她掃視一圈,但是女生們都露出茫然的神色,朝她搖搖頭。


  「女士們,」


  華麗的法語詞彙加入她們,青山優雅不知何時站在一旁,眨著紫水晶一般閃亮亮的雙眼,一面撥髮一面道:「讓我來幫助妳們吧,I am good at 戴假髮喔。」

  雖然說了法文和英文,但只有國中程度而已,青山也絲毫不以為意,像是隨時有鏡頭拍攝自己一般擺著無死角的表情姿勢,等待女生們答覆。

  八百萬點點頭,說:「好吧。」

  仍然關注著這裡動向的綠谷不平衡了,「咦?為什麼青山同學就可以……」

  「因為青山同學看起來很懂流行啊。」

  「青山同學是花美男呢。」

  「Merci,My 同學們。」

  「如果戴不好就揍你。」

  「……」


  果然一如青山自我陳述的,他確實會戴假髮,而且十分熟練。「因為母上大人有很多頂假髮。」他這麼解釋。什麼樣的「母上大人」會有「很多頂假髮」?其他人都無法想像,倒是八百萬露出了不太意外的理解神色。

  搭配白皙又帶著透明感的妝容,果然最適合的還是黑長直與稍微能撥到一邊的妹妹頭瀏海。青山調整好假髮的位置,順手幫葉隱整理了髮尾與前髮的髮流,他用手指將其中一邊的頭髮勾到葉隱耳後,然後就像完成一副藝術品一樣比了一個展示的手勢。

  「非常美麗,Bravo,葉隱小姐。」


  ──在眾人眼前的已經不是只有飄浮在半空中的制服,其餘什麼也看不到的同班同學葉隱透,而是一個有著黑色中長髮、皮膚白皙得近乎透明,眼裡波光流轉、臉上紅暈又不失活潑氣色的女子高中生,模樣雖然極為陌生(畢竟誰都是第一次得知葉隱的長相),但是要說她是可愛的女孩子想來也是不會有人反對的。

  葉隱慌張地四處張望,每個同學的臉上都是難以分辨好壞的震懾。

  「喂喂,大家……怎麼都不說話。」

  耳郎首先回神,笑道:「小透要注意說話方式喔,妳太可愛了我們都看呆了。」

  「真的嗎……」

  葉隱看向離她最近的男生,綠谷已經忘記自己不能往女生這邊看,對她退縮的探詢以猛力的點頭作為答覆。

  「來拍照吧,照相、照相!」

  蘆戶拿出手機,正想找經過而且是站著的同學幫忙拍照,一轉身便看見不遠處站著的尾白猿夫,與其說是站著,不如說是僵在原地、雙眼發直地望著這邊。

  「啊、尾白同學,可以麻煩你……」

  「呀──」葉隱跟著蘆戶的方向看去,撞上尾白投來的視線,立刻發出一聲驚叫,站起來的動作過大以至於差點弄翻障子的椅子。

  「討、討厭,不要看我……」葉隱好像想用雙手遮住自己的臉,然而隱形人的肢體無法提供任何遮蔽,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臉上的紅暈好像比剛才更深了。「別、別看啊!」

  葉隱退開兩步,轉身就往教室外衝去。

  「等等、葉隱同學!」八百萬著急地喊:「那是要卸妝的啊!」

  「欸,不好了!尾白同學炸毛了啊!」

  「快看尾白同學的尾巴,好像貓咪生氣一樣。」

  「……這是興奮的意思嗎?」

  「公然猥褻?」

  「……」


_ end.

寫A班超級開心!而且有帶到一直很想看他更多戲份的青山,還偷渡了綠谷(本來想偷渡出勝,但難度太高了,爆豪應該在睡覺吧)

全文充斥我對化妝的認知和購物欲(?),寫起來很順暢很過癮XD

對於A班女生的妝容風格我也有一些想像:耳郎是全框眼線+下睫毛強調的偏韓系甜美龐克風;八百萬是千金大小姐,唇色是重點;麗日是標準軟呼呼日系風,腮紅強調跟閃亮亮又濕潤的眼影;蛙吹的話因為青蛙的關係,只能擦防水潤色防曬;蘆戶則是因為膚色不好挑粉底,但很適合歐美金屬或啞光質感的眼影。

至於葉隱的長相我倒是沒有太多想像XD(怕未來吃書)(誤)

然後哭一下尾白同學的尾巴不是大白尾巴,只有尖端有一搓毛而已,另一篇文要修改了嗚嗚TT

评论(9)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