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我的英雄學院|英雄迷走 段子10

{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

CP: 是不偏不倚的出勝!

note: 未來捏造,吃書機率高。失能設定有,不能接受請迴避。

段子10


  保健室裡有幾位成人,他們都像在等綠谷出久的來到。『復原女孩』,保健室的管理者與負責人;相澤老師,綠谷的班級導師;歐爾麥特,某種程度上是需要對綠谷負責的人。以及一個不太熟悉的男人,也是雄英的老師,綠谷記得他的英雄代號是:『靈質』。

  綠谷走進保健室,朝那位陌生的師長點頭示意,歐爾麥特讓他過去坐到病床邊,爆豪倚在保健室門邊,相澤老師看見了,大人們彼此互看幾眼,但沒有人開口反對。

  『復原女孩』先開口說道:「綠谷同學,今天我們會評估你的復原狀況,看看現在是否具備安裝輔肢的條件。」

  「我們請了英雄『靈質』做為顧問,綠谷少年你可能不知道,靈質老師曾經在戰鬥中被敵人奪去一條腿,一直以來都是靠輔肢繼續英雄活動的。」

  歐爾麥特介紹站在一旁的靈質,跟綠谷的印象不太一樣,非戰鬥狀態的靈質老師戴著眼鏡,打扮斯文氣質,雖然長相駭人,但卻意外地讓人感到樸實的溫和。

  雖然知道這樣不禮貌,但綠谷還是控制不了視線往靈質老師的雙腿瞄去,很快又低下頭,盯著自己左腿空蕩蕩的褲管。短短的一瞥裡,並沒有看出靈質老師的雙腿有何異樣。

  像是為了印證綠谷腦海裡的疑惑,靈質老師隨意走動兩步,停在綠谷面前不遠處,步伐之間平衡如常,甚至分不出是哪一隻腿殘疾裝有輔肢。

  綠谷的眼底一下亮了起來,裡頭閃著期待、嚮往與止不住的羨慕。

  「裝上輔肢之後就能跟老師一樣嗎?」

  「當然還是要配合復健。」

  「如果我努力復健的話,也可以恢復到⋯⋯能戰鬥的程度嗎?」

  靈質與歐爾麥特交換一個眼神,歐爾麥特接話道:「綠谷少年⋯⋯」

  「開什麼玩笑啊混帳廢久!」遠遠站在門口的爆豪忽然爆出怒吼,跨著大步往綠谷的方向走去,他來勢洶洶的模樣讓歐爾麥特橫出一步,抬手擋下他的去路。「都變成這樣了你還想逞什麼英雄?!」

  聽見爆豪破口大罵,綠谷反射性地縮了縮肩膀,眼角餘光偷覷爆豪。然而他沒有像以前一樣被吼了就不敢出聲,雖然心怯,但他還是出聲辯解:「我不是失去『個性』,失去『個性』才是無可彌補的。」

  他說到『個性』的時候,瞄了歐爾麥特一眼。「如果使用輔肢可以恢復以前的行動程度,我還是想做我能做到的事,果然還是⋯⋯想要成為英雄。」

  輕放在完好右腿上的右手捏緊拳頭,使得那手上扭曲詭譎的傷疤更為明顯、糾結。

  佈滿傷跡而凹凸不平的手、延伸到膝上即驟然中斷的腿,不完整的、無法修復的、再也不是完好如初的部分,看在眼裡是無比刺眼。

  「也許無法成為跟歐爾麥特一樣強大的英雄了,」綠谷的目光再次往歐爾麥特的方向飄去。而他的視線走向爆豪完全看在眼裡。「但至少還有機會跟大家一起成為英雄吧。對曾經是『無個性』的我,已經是美夢成真了⋯⋯」

  「只會受傷的傢伙能夠成為哪種英雄?你的個性是叫做『自我傷害』嗎?」像是怒極了反而察覺到事實裡可笑的地方,爆豪的話裡帶著尖銳的譏嘲:「還是說你非得要搞成雙手雙腳全都換成輔肢才甘願?你就這麼想成為名符其實的『人偶(Deku)』?」

  「爆豪少年……!」

  一旁的歐爾麥特聽不下去,出聲介入。被攔下的爆豪還想要往前走去,但只能撞在歐爾麥特的臂上,他往上轉動眼珠瞪著身為NO.1英雄與雄英師長的歐爾麥特,毫不掩飾眼裡的憤怒與不滿,絲毫沒有因為對方的身分而有半點退讓與收斂。

  爆豪盯著歐爾麥特,冷冷反問:「歐爾麥特,你為什麼不阻止?」

  阻止什麼?阻止綠谷,阻止讓綠谷失去一隻腳的事件,還是阻止每一次綠谷使用個性時對自己造成的傷害?被那雙彷彿兩簇凍結的火焰般的冷紅色眼睛帶著質問的瞪視,歐爾麥特一時之間無話可說。那對眼裡閃著足以洞悉一切的、刀般銳利的鋒芒,好像所有不為人知的秘密都被爆豪勝己發現了。

  「小勝!」

  綠谷突然大喊,猛然揚起低垂的頭,綠色的眼底已經泛起一層水氣,他也張大眼睛瞪著爆豪,彷彿爆豪剛才說了什麼狠狠地冒犯了他,逼他跳出來反擊。綠谷的目光裡憤怒顯而易見地搖曳,不知道是因為眼眶裡的液體折射的緣故,還是因為他極力克制也壓不下的全身顫抖。

  「我知道、那個時候是小勝救了我,但不代表從今以後我只能聽小勝的。」連說話的聲音都壓抑得幾乎不成調,綠谷像是被人掐著似地說著:「裝不裝輔肢的決定權在我,對我的人生負責的……也是我自己。」

  「廢久,你、」

  「夠了,小勝。」綠谷忽然像是累極似地嗓音一沉,透露出不想再溝通的訊息。「你出去。」

  相澤老師此時也站了出來,從歐爾麥特手下接過爆豪,在相澤老師的管束之下,爆豪沒有任何反抗的籌碼,保健室裡的大人個個都像是站在綠谷那邊,散發著不歡迎他留在此處的氣息,彷彿他多待一秒綠谷就會多受到一點傷害。

  爆豪只能任憑相澤老師帶領他離開保健室。

  「哎呀呀,真是個麻煩的孩子。」『復原女孩』過去將保健室的門再次關上,回頭道:「不過呢,綠谷同學,爆豪同學並沒有說錯喔。如果你還是無法避免戰鬥傷害,甚至主動造成自己受傷,替你安裝輔肢並沒有意義。」

  贊同似地,靈質老師也點頭附和。

  「是……」綠谷虛弱地應答,隨即像是突然失去全身力氣似的,躺倒在身後的病床上。

  「綠谷少年!」歐爾麥特察覺到狀況不對,搶到病床旁邊查看。

  綠谷臉上淌著汗水,橫流過眼角,跟眼裡亮晶晶的淚光混融到一塊,一路下流到領口後消失。他的表情痛苦,扯著身子,雙手擺出推拒左邊腿根的姿勢,好像想要把自己跟受傷的左腿分開。他喃喃道:「痛,好痛……」

  「這還真是糟糕了呢。」『復原女孩』揮手排開擋著她的其他人,包括床邊的歐爾麥特,然後「刷」地拉上了床邊的遮簾。


_ tbc.

不知道為什麼一直有種快寫完的感覺。

然而我腦中已經有新坑的點子了,依然是林檎女王給的靈感,依然是帶虐的HE,好想找人討論嗚嗚嗚TAT

順利的話寫完英雄迷走就可以接著開新坑嘿嘿。

動畫08心得:圍觀的女孩只們你們是在討論CP嗎?是嗎!?!然後看了動畫才發現,這裡的爆豪其實是對綠谷說了真心話耶,這是何等的信任基礎!!

评论(1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