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我的英雄學院|英雄迷走 段子11

{  01-10  11  12  13  }

CP: 吃我出勝安利!!!

note: 未來捏造,吃書機率高。失能設定有,不能接受請迴避。

我本來想標此回強虐,不過每每我覺得虐但大家反應好像都還好,所以……沒事兒大家慢看^q^


段子11


  綠谷住院的期間,班上同學幾乎都去醫院探望過,幾個平日往來要好的同學還多去了幾次。傷勢相對輕的爆豪很快就回到學校,但無論其他人怎麼勸他,他一次也沒去醫院看過綠谷。


  小時候有一件事他記得特別清楚,就算想要忘記也忘不了。


  一直用欣羨的目光注視著自己雙手中小型煙火般霹啪作響的火星,期待著哪天也會擁有自己的『個性』的綠谷出久,遲遲等不到有任何不一樣的什麼從身上冒出來,被帶去醫院做『個性』診斷之後,確診為——『無個性』。

  『個性』的有無,在小孩子的人際關係中,是分別你我之間差異的要件,就像最流行的玩具一樣,擁有的人自成一國,沒有的傢伙則被排擠邊緣。

  綠谷出久偷偷地拉他到角落,像是要說出一個關於世界毀滅的天大秘密,哭音混著氣音、肉肉的臉頰都在顫抖著告訴他:「小勝⋯⋯我、我沒有『個性』。」

  對幼稚園的綠谷出久而言,這就是世界末日。

  那時的綠谷眼裡就像兩座洶湧的深潭,翠綠色的眼珠標本一樣泡在裡頭,也像標本一樣絕望、毫無生氣。

  現在回想起來,小時候的自己看見同樣年紀的綠谷露出彷彿失去一切的表情,恐怕是有些嚇到而且不知所措吧。

  所以,作為綠谷僅剩最後一絲希望的探問「沒有『個性』的我……也能成為英雄嗎?」的回答,爆豪勝己選擇了否定。

  ──「怎麼可能,你還是死心吧,廢久。」


  雖然爆豪沒有去醫院探望過,但在他住院的那幾天裡倒是見過一次綠谷。

  傷勢遠比綠谷輕,但也足以讓爆豪躺在醫院數日,爆豪家媽媽來看顧自己的兒子,同時也知曉了鄰近綠谷家孩子悲慘的遭遇。於是爆豪媽媽扯著已經可以下床行動的爆豪勝己去了綠谷的病房,在那裡見到像斷線人偶般被放在床上的綠谷出久,以及陪在旁邊、臉上盡是反覆抹去淚痕,容貌憔悴的綠谷媽媽。

  爆豪媽媽本於關心與作為母親的共感,她上前跟綠谷媽媽說了會兒話,綠谷媽媽說沒兩句又要掉眼淚,爆豪媽媽於是留下一句「勝己,你顧一下出久。」便帶著綠谷媽媽到病房外頭繞繞。


  爆豪無可選擇地被留在病房,獨自面對劫後餘生的童年玩伴。他拉著點滴架坐到剛才綠谷媽媽的位置,椅子面對綠谷的病床,他稍微挪動方向,採取一個不是直視、但仍能看見病床的角度。

  病床上的綠谷閉著眼睛,整個人顏色刷淡一層,蒼白得接近透明,一頭綠髮凌亂糾結著,變成失去光澤的濃綠色,沉沉地,毫無生機,像是郊外石階縫隙的苔蘚被無數腳步踩踏過。

  裸露在衣服或被褥外的身體部位纏著繃帶,沒有包紮的地方也佈滿新舊不等的傷疤。記憶中曾經牽過小時候玩伴柔軟滑膩的小小手臂已不復存在,那雙手不知何時開始爬上深深淺淺的痕跡,有些比較嚴重的傷看上去就像是剝奪了肢體功能似地,盤據在右手手背上,讓那隻手扭曲變形得不成樣子。

  腰部以下蓋著薄薄的棉被,棉被底下的雙腳微微隆起,其中一邊只有一半的長度,本應該是小腿的位置突兀地消失了,被子不對稱地塌陷下去。


  爆豪希望在兩位媽媽回來之前,綠谷都不要醒來。


  他不想要再一次面對綠谷那種彷彿被剝奪全世界的、此生再無希望的神情。就像小時候綠谷拉著自己,用盡全身力氣只為了告訴他「我沒有『個性』」,那樣地絕望、脆弱不堪一擊。

  獨自在病床邊坐了一會兒,兩位媽媽還沒有回來,綠谷媽媽哭泣的方式跟綠谷出久簡直完美證成了他們的親子關係。爆豪從小就很厭煩嚎啕大哭的綠谷,摔疼了就哭、委屈了就哭,稍微對他大聲一點就彷彿震動了超過滿水線的水庫,眼淚洩洪似地湧出。這個愛哭的症頭到長大了也不見收斂,爆豪似乎能想像,帶著這樣的傷,在未來的日子裡,惹綠谷哭泣的事情恐怕每分每秒都會發生。

  不知道是不是感覺到病房裡多了一對盯著自己的視線,躺在病床上的綠谷似乎睡得很不安穩,全身上下的包紮與手臂上的點滴針限制他能動作的幅度,使他只能最小限度地扭動身體,變換姿勢,看上去更像是發著抖。

  「……媽媽。」

  連掀開眼皮都很吃力的樣子,綠谷半睜開眼,微微側過臉往印象中母親坐的方向找尋。

  爆豪抓住點滴架,差點就要從椅子上跳開,躲避綠谷尋來的目光。

  但他發現綠谷沒辦法完全轉向他這邊,枕頭的陷落同時也造成頭部活動的阻礙,現在的綠谷連完全轉頭的力氣也沒有。

  暗綠色的眼珠游移著,好像捕捉到床邊有人,卻始終無法形成焦點,渙散著不知道看去哪裡。

  爆豪幾乎屏住呼吸,彷彿這樣就能隱藏自己的存在。

  「歐、歐爾……麥特?」綠谷的聲音聽起來就像久旱一般乾澀,嗓音裡過多的氣聲彷若乾燥的熱風。「歐爾麥特……」

  綠谷不斷朝爆豪的方向一遍又一遍地喊著歐爾麥特的名字,他的意識混亂,不像完全清醒的樣子。

  「歐爾麥特,我是不是……太貪心了?」綠谷的聲音愈來愈細,若不仔細聽就會錯過他的話語。「好不容易得到『個性』,好不容易能夠成為英雄……是不是這樣就好?」

  爆豪盯著那雙遲遲找不到焦距的眼裡,看見裡頭從乾涸到泛起濕意,眼淚就像遲遲不下雨的陰天,那麼溼,卻始終不落下一滴雨水。

  「小勝……想要追上小勝,贏過小勝……的我、是不是太貪心了?」

_ tbc.

最近很忙,更新速度降下來了。加上之前有些地方想要修改重寫,遲疑之下便有點不知後面該從何下筆。

然後這幾天lag到天邊的我跑去看弱虫ペダル,看到有點停不下來XD

评论(10)

热度(62)

  1. 坂田宅基子夜灯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