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我的英雄學院|吃完早餐需要時間消化

CP: 出勝但畫風突變

note: 〈早起〉後續。英雄迷走番外,但這個前提不重要。無聊的打打鬧鬧,依舊是苦手的搞笑向。



  把見底的碗重新填滿米飯,白飯的熱氣向上蒸騰,綠谷出久端著盛滿的碗,往坐在對面的人遞去。

  「把早餐吃完就回去。」語氣裡有著明顯的埋怨,綠谷賭氣似地努著嘴角,不願意正眼看待接過那碗白飯的爆豪勝己。

  餐桌上擺滿碗盤與餐點已經超出一般常見家常早餐菜色,除了必備的味噌湯、白飯與烤魚之外,還多了一大盤炒麵、兩大盆的沙拉。至少兩種的生菜間塞滿蛋、培根與起司。炒得脆香的培根香氣與拌在一起半融的起司濃郁的奶甜味,稍微低頭就能聞到這陣十足勾人食慾的氣味。綠谷想,難怪剛才小勝吵著要吃早餐,媽媽準備的菜單果然是最棒的。他夾起面前盤子裡的魚尾,熟練地挑起魚骨,分開魚肉。

  爆豪張了張嘴,第一時間本想大聲反譏「誰稀罕待這」,在他出聲之前,腦中忽然靈光閃現,於是他改為哼出一聲冷笑,舉起筷子對綠谷指指點點,道:「你確定嗎?你媽媽出門了,小出久可是要一個人待在家裡,會不會寂寞又害怕而嚎啕大哭呢?」

  「那是以前。」

  「我可沒忘喔。有人打電話到我家,一邊哭一邊說『小勝、小勝可不可以來我家』、『媽媽不在,家裡好可怕』,那傢伙是誰呢?」

  「都是幼稚園的時候……」

  「『小勝,你在哪裡?』」爆豪持續用假音模擬孩童奶聲奶氣的說話方式,「『小勝,我好怕』、『小勝,快來救我』、『小勝』……」

  「所-以-說,」綠谷重重放下手中的碗,碗底喀在桌面發出頗大的敲擊聲。「那都是小時候的事了。現在的話,獨自待在家還比較自在一點……嘶,好痛。」

  說話稍微大聲一點就扯到嘴邊的傷,綠谷倒抽一口氣,伸手摸索著發疼的傷口。


  他們離開綠谷的房間時,兩個人臉上多了一些爭執過的傷口,淺淺的瘀青和焦灼的烏黑痕跡,稍微結痂的細細血痕。綠谷一邊的眉毛與同側上方的前髮被燒得乾焦捲起,嘴角一塊凝著深色血痂的瘀傷;而爆豪的臉上有擦破腫起的撞傷,嘴唇上有裂開破皮的傷口,在他喝湯的時候刺激到傷口而齜牙裂嘴。

  「哦,」一聲短促的哼笑,爆豪惡意地重複綠谷的話,「獨自待在家還比較自在……做一些見不得人的事?」

  綠谷擺出嫌棄的臉,無言但明確地傳遞出你好低級請不要跟我說話的訊息。

  爆豪的筷子停在半空中,綠谷沒有搭話,他於是筷尖一轉,急搶綠谷面前已經挑好魚刺的半條烤魚。

  「啊、小勝!」

  被夾走的一大塊魚肉轉眼間就進了爆豪嘴裡,對著爆豪那副「餐桌上就是戰爭誰叫你不顧好自己的碗」的得意模樣,綠谷皺著臉狂扒碗裡的白飯,頰內塞得鼓鼓的,但很不開心。

  一旦挑起了食物爭奪的可能性,對坐的兩人暗中開始較勁,一面當心著對方可能會趁機搶奪自己碗裡盤裡的東西,一面盡可能搜刮桌上還沒分完的食物,到最後幾乎變成比賽誰能往肚子裡塞更多的東西,整桌的菜包含一大鍋白飯和味噌湯,全都進了兩人的胃裡。


  這場較量的最終勝負很難判定,但可以肯定的是兩個人都吃得太急太多而飽到快吐。綠谷往餐椅椅背一靠,一手搭著脹起來的小腹,低聲咕噥:「慘了,把媽媽準備給午餐的份都吃完了……」

  先動手收拾餐桌的是爆豪勝己,他把碗盤一一疊起,拿去放到流理台。綠谷坐了一會兒,聽見背後傳來水龍頭流出的水聲,他連忙回頭喊道:「小勝,放著就好,碗我來洗──」

  爆豪回頭,剛好對上綠谷雙手搭在椅背上、從餐椅後方探頭看他的臉,他回予一個挑釁的笑。「你走過來阻止我啊,廢久。」

  「都說了吃飽就讓你回家的。」綠谷沒有移動,仍然整個人掛在椅背上,看著童年玩伴站在自家廚房裡洗著剛才一起用過的碗的背影,好像那是多好看的真人實境秀,讓人移不開視線。

  「吵死了,好像我求你讓我留下來一樣。白痴廢久的家有什麼好玩的。」爆豪熟練地洗淨、擦乾餐具,打量了一下廚房的配置,伸手拉開牆上的櫥櫃。「阿姨放盤子的地方還是這邊嗎?」

  「我今天打算在家裡看電影,租了片子,還是藍光的。」綠谷答非所問。但是爆豪也不需要答案,他確實找對了綠谷媽媽放置餐具的地方。

  爆豪聽見關鍵字又露出想要開黃腔的譏嘲表情,綠谷在他開口前先朝他伸出三根手指,搶道:「我要一次看完《●國隊長》一到三集。」

  捕捉到爆豪臉上一閃而過的怔愣,綠谷趁機又問:「小勝想看嗎?」

  「誰想看!」爆豪用力否認,突然話鋒一轉:「你一整天都拿來看電影?復健計畫呢?」

  綠谷的視線開始左右飄忽,「啊,那個、『復原女孩』要我不要過度練習,對腳不好……」

  「你敢騙我,廢久。」爆豪走回餐桌旁邊,一把搶走擱在桌邊的拐杖,直接剝奪綠谷的行動能力。「斷了一條腿卻學會說謊偷懶,還真是有得有失啊?混帳書呆子。」

  「小勝你不能這樣,我的拐杖……」搶走殘疾人士的賴以行走的輔助工具是件很冒犯的事,綠谷咬牙,撐著餐桌桌緣試圖用單腳站起,挪動自己接近爆豪。

  「做完復健之前不准看《●國隊長》。」綠谷每走近一步,爆豪就後退一步,始終保持綠谷伸長手也撈不到拐杖的距離。兩人的一進一退的互動看起來就像爆豪在引導小孩學步一樣。「喔?出久寶寶想學走路呢……快去把你的蠢假腳裝起來,不要偷懶。」

  竟然說他的輔肢是「蠢假腳」,實在太過分。最多只能移動到桌角轉彎處就不能再往前了,綠谷停在原地,忍無可忍地回嘴:「那你總得把拐杖還我我才能自己行動吧!白痴小勝!」

  「你的輔肢放在哪?」並沒有因此還回拐杖,爆豪忽然問道。

  「我自己來就可以了,小勝你回家啦!」

  「這可不行。要是阿姨回家看到你沒做復健,躺在那裡看電視,還吃那麼胖,我家老媽肯定會把我修理一頓。」爆豪流暢地給出一串理由,但話中的邏輯跳躍,為什麼沒做復健反而是小勝被罵?而且只是休假日看個電影馬拉松而已,哪會變胖?他有變胖嗎?明明現在只是剛吃飽還沒消化而已……綠谷唯一聽懂而且可以確定的是這傢伙根本就不打算回家去。

  「說,你的輔肢放在哪?」

  「……」

  「不說也沒關係,我去翻你房間。」威脅的手法簡直就是反派,爆豪往旁邊繞開,意圖留無法自由移動的綠谷一個人在餐廳裡,而他準備往綠谷的房間方向走去。


  「等等、小勝!」

  自己的房間哪能給爆豪亂翻,綠谷以僅剩的腳為支點,用力回過身,下意識發動『個性』激發腳下強大的跳躍能力,往爆豪走遠的背影撲去。

  「嗚啊!你這傢伙……混帳廢久給我下來!」

  被綠谷從背後突襲的爆豪差點給衝撞跌飛,千鈞一髮之際他穩住腳下,不然就是這個早晨第二次摔個狗吃屎了。撲過來的綠谷就這麼掛在自己背上,那顆毛茸茸的綠色大頭塞在肩窩處,臉頰貼著他的耳邊說話。

  考慮到他們距離極近,綠谷刻意放低音量,連帶嗓音也壓得低沉,明明是普通地說著話卻變得好像親暱地耳鬢廝磨。

  「小勝不還我拐杖就背我去房間。」

  「不要在我耳邊說話!」

  就算自己看不見,爆豪也知道綠谷貼上的那只耳朵瞬間像煮熟一樣發紅了。他分不清楚是頭髮還是呼息輕搔他的脖頸,引起一陣分不清是噁心還是酥麻的戰慄,他幾乎崩潰。

  「也不准呼吸!滾開啊啊混帳廢久!」

  「怎麼可能啊……」


  綠谷像無尾熊一樣趴在爆豪背上,兩隻手臂從後方緊緊環抱他的肩膀。已經是具備並能嫻熟使用自身經過鍛鍊肌肉的綠谷摟上他的力氣很大,如果沒有前面那些事,這個畫面活像是綠谷正用力擁抱他、不讓他走去任何地方。

  爆豪思考著要怎麼做才能炸開肩膀上卡著的那顆大頭但是又不會波及到自己,綠谷貼他貼得太緊,反而限制了自己可以攻擊的範圍,成為極安全的距離。在那之前他試著掙了掙,綠谷將他抱得死緊,連要抬起手臂都有困難。


  「不然小勝當我的拐杖吧。」

  綠谷唯一的腳以現在的掛姿還能勉強踩到地板,他單腳蹬地,一頂一聳地想要推動爆豪往前。

  這個姿勢跟背後傳來的騷擾讓爆豪腦中一時斷線,拒絕從第三人的角度認知他們現在看起來活像在幹些什麼──


  「廢、久!你這傢伙──!」


  腦袋接上線後爆豪發出怒吼,他丟開手裡搶來的拐杖,伸手反抓綠谷從後方勒過來的手臂,把放低重心、屈膝彎腰,把緊貼的他的綠谷出久整個人以背部為支點扛起。

  「嗚啊、等等等一下啊小勝!唔噁噁噁──」

  瞬間往前壓低身子製造失重落體的效果,爆豪在快要前滾翻之前陡然煞車,背後的綠谷順著慣性從他背上甩了出去,身軀在半空中劃出一個漂亮的弧線。

  「去-死-吧!」在綠谷滯空的那一秒鐘,爆豪手裡施壓加速把他摔出去,使他墜落得更快更用力。


  磅!

  綠谷應聲重重摔在走廊地板上。


  綠谷正面躺倒,全身用力抽搐了下,然後他雙手摀住嘴,瞪大的眼裡立刻拉上一層厚厚的水氣,只要眨上一下就會有成串眼淚掉落。

  爆豪喘了幾口氣,走過去用腳背踢了踢地上的綠谷。

  「少裝死,給我起來。」

  綠谷仍然按著自己的嘴,濕答答的眼睛要哭不哭地盯著爆豪,好像他被摔了這麼一記是被單方面欺負了那麼無辜。

  這個表情讓爆豪差點就要一腳踩在綠谷臉上,但綠谷一直摀嘴的模樣有點不對勁,爆豪掃了一眼被砸在地上的傢伙其中一條只剩半截的腿,嘴裡嘖了一聲,蹲了下來去拉綠谷的手。

  「你是怎樣?說話。」

  綠谷表情委屈地抖著嗓音:「早餐……吐出來了。」

  「現在?!」

  「又吞下去了……」

  「……」

  「小勝……給我水……」

  爆豪勝己重新站起來,居高臨下地看著從醒來之後就不知道在幹嘛、鬧個沒停的幼時玩伴,惡毒地道:「你就像條狗一樣自己爬去廚房喝水吧。」


_ end?

發糖我實在不行,發瘋倒還可以。爆豪的嘴有夠壞www

照這個節奏,還有一整個下午可以讓他們兩個在家裡打架胡鬧或做一些色色的事,總之某國隊長大概是看不成了哈哈。

中間一度有抓到綠谷攻的手感,結果手一歪又整個跑掉哈哈哈。然後我的爆豪意外地喜歡開黃腔呢,年輕真好,嗯嗯。

评论(14)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