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出勝|你已不在的美好世界(上)

{  修改後完整版全文釋出:你已不在的美好世界(完整版)  }

CP: 出勝

note: 爆豪遭敵人傳送到綠谷不是英雄的世界線。穿越有,平行世界有。



/上


  真是和平的街道。頭頂上是已經暗下來的天色,路邊一盞盞亮起的街燈,光暈打在地面,很多腳步一一踩過。路上行人若不是迎面走來就是順向從背後超前而去,一些剛下班的上班族或結伴逛街的學生,稍微側耳傾聽,那些嘴裡說的都是談論晚餐要吃什麼、白天公司發生的事等等瑣碎的事,對不相關的人來說是如此地無趣,都是別人的生活,和自己沒什麼關係──

  這樣和平的日子。

  穿著英雄戰鬥服、身上佈滿打鬥的傷痕和火藥引燃後的煙硝味,爆豪勝己站在路中央顯得特別突兀。他全身上下都是濕的,就像剛淋過一場大雨,多餘的水滴順著他的身形輪廓滴下,在腳邊積成一窪小小的水灘,薄薄的水面反射路燈的光暈,與乾燥的地面形成強烈的對比。

  與他擦肩而過的行人都下意識繞開腳步,他就像是河川中央的一顆石頭,分開來來去去的人流,形成一個難以靠近的孤立氛圍。經過的每個人都對他投以疑惑又驚異的目光,並且因為爆豪周身散發炸藥般一觸即發的不友善氣息而迅速轉開視線,就像不能跟小混混對上眼否則會惹上麻煩那樣地迴避著。


  在很短的時間內,爆豪立刻對身處環境做出判斷──從街景與人群位置判斷,敵人並沒有在這裡造成傷害和破壞,所以可以解釋為什麼沒有警察與封鎖線隔開現場,也能解釋路人對他站在這裡的困惑反應。因為敵人不在這裡,也沒有到過這裡。

  但是,這與爆豪的既有認知有所牴觸。方才自己戰鬥的確切地點就是這個街道,周遭的商家和街景都相同。只要稍微抬頭往路口處找去,街口路標指示的路名也跟記憶中的不謀而合——他五分鐘前才確認過的位置,不可能搞錯。

  然而,一樣的地點、一樣的街道,他所經歷的戰鬥全然不曾存在似地,敵人與戰友也都不見蹤影,就像有隻無形的手將他整個人從原來的地方拔起,然後抽換全然一樣又不一樣的背景,再將他放回原處。


  爆豪回想起他正面硬接下來的那一記攻擊──敵人不是單獨行動,雄英師長告知的情報是一組雙人搭檔,但當他遇上挾帶強大火力的其中一人時,心裡的疑惑卻只是一閃而過,想要挑戰贏過眼前強者的野心讓他有那麼一瞬分神,即使他在迎擊的當下很快地反應過來「雙人組裡的另一個傢伙在哪?」但就是那一眨眼與先機錯過的大意,讓所有判斷都變得太遲。

  往後踏了一步的腳跟像是踩入一灘泥巴,不是堅硬的地表而是濕軟的觸感,使他一下失了重心,一股強大的吸力將他往下扯去。爆豪勝己明白了,這是一次佯攻,為了是讓他掉入身後的陷阱。

  他本以為他會往後摔去,然而失重的感覺只有踩空的那一刻,忽然之間世界好像被人轉了半圈,地面重新回到他的腳下站穩。


  然後,他就站在這裡了。同樣的街道,只是是和平的那個版本。沒有變化的街景既熟悉又陌生。

  再怎麼思考不同的可能性,爆豪也只能得出自己被傳送到另一個空間的結論。眼下最緊急的問題是:要怎樣才能回到原來的世界?

  他還要戰鬥。爆豪勝己從來不逃避戰鬥,就算敵人強迫將他送離戰場,他也會想盡辦法回去。敵人必須要認清一個事實:一旦與自己為敵,除了戰敗之外,不會有第二個結局。


  「小、勝?」

  熟悉的呼喊在背後響起,爆豪第一個念頭是原來還有別人也被傳送到這裡了,但是當他轉身去尋呼喚的來源,卻發現不是那麼一回事。


  不是綠谷出久的傢伙就站在不遠處一盞路燈底下。雖然這句話裡有著詭異的矛盾,但這確實是爆豪見到喊他的人時,腦中冒出的唯一想法。


  那傢伙有著一頭微亂的綠色捲髮,微黃的燈光照亮臉頰帶著的淺淺雀斑,表情介於溫和與退卻一線之間,肩上背著銘黃色的大容量背包……所有的條件都指向與自己一齊長大的童年玩伴兼同班同學「綠谷出久」這個人。

  但同時卻又與自己認知中的綠谷不一樣。眼前的傢伙臉上多了一副黑框眼鏡,看上去成熟許多。身高抽長到爆豪需要抬眼才能對上鏡後的目光,然而身材略嫌單薄,不像是受過體能訓練的體格。背後的背包看上去很舊了,很多地方有磨損的痕跡,顏色也失去了銘黃色的明亮感,時間讓它無可避免地蒙上一層黯淡色澤。

  剛才這個人喊他的嗓音也不是少年清脆的呼聲,而是低了幾度音程、帶點沙啞的成熟聲調。

  難道這個世界的一切都是一個樣嗎?每個乍看之下相似或相同的人事物,仔細分辨卻又那麼不同。


  爆豪沉默地回望與渾身不友善的氣息讓這個不是綠谷的傢伙有些遲疑,好像不知道該不該繼續搭話,有一秒鐘似乎就要打退堂鼓了,但他只是縮了縮肩膀,伸手推了下鏡框──這個動作在爆豪眼裡極其陌生,他從沒見過綠谷有這個習慣動作,好像把班長的某部分拆下來裝到眼前的人身上似地──然後像是調整臉部表情重新來過一樣,他擺出新的微笑,再次開口:「好久不見,小勝。沒想到在這裡遇上你。」

  那種有點畏縮的笑容又分明是綠谷出久,爆豪一時混淆了,脫口道:「廢久……?」

  僅僅只是回了一個稱呼,眼前的人卻好像得到某種鼓勵,整個人精神雀躍起來。「哇,見到小勝好意外又好開心……啊、抱歉,擅自叫了小時候的暱稱,是不是稱呼你爆豪比較好……?」高昂的情緒一下子降了下來,遲疑與忐忑再次爬上這個傢伙的臉。

  「你是怎樣?這種說話方式。」

  「因為喊你『小勝』你會生氣的,說很丟臉啊、不要一直提起小時候的事之類的。」一解釋完就很想換話題的樣子,他轉而道:「不過你身上怎麼全濕了?是不是正在出任務……啊、我會不會干擾到你的工作?可是不對啊……你為什麼穿著高中時期的戰鬥制服……?咦?」

  一開口碎碎唸就停不下來的癖性也像是綠谷出久,一口氣說了好多話的這個綠谷──姑且先這麼認定吧。爆豪心想──終於發現眼前的「爆豪勝己」哪裡不對勁。

  「你怎麼比我還矮?而且看起來……好年輕?」鏡片後方的眼珠比印象中的綠色還要更深一些,那對眼睛認真凝視的時候看上去又更深邃了。這個綠谷瞇了瞇眼,一手扶著下巴,像是解開一道謎語卻又不是很肯定答案的樣子。跟接下來說出口的內容相比,他帶著試探的語調異常冷靜:「這個模樣是、高中生?!是被特殊系的『個性』變小了嗎?」

  「才不是變小!」對任何弱化自己的詞彙反射性地否認。「我在戰鬥途中被敵人傳送,這裡不是我的時空。」

  這個綠谷的反應像是意外、卻又不是那麼意外,接著很快變得嚴肅起來。「敵人在附近嗎?你身上有一些傷……」

  他環視一圈,街道與人潮都沒有什麼異樣,但不排除蟄伏暗處的可能。「爆豪要不要先來我家?我住附近而已。」

  理智上爆豪知道即使眼前這傢伙像極了廢久,他還是必須提防是敵人同夥的可能;然而情緒上的焦躁和不安讓他本能地在這個陌生的環境裡尋求熟悉的依靠,面對這個幾乎就是綠谷出久的傢伙,爆豪某種程度上放低了戒備,但他不會承認那是依靠,特別是對象還是廢久,還未必是真的本人。

  「不要刻意那樣叫,很噁心。」

  轉身準備帶路的綠谷愣了一下,隨即露出釋然的微笑。「好的,小勝。」


  爆豪沒有太多猶豫便跟著這個綠谷走了。這一帶不是他跟綠谷家所在的區域,但這個綠谷卻說住在附近,帶著他走過幾個街區,最後停在一棟公寓,光看外表就能猜測屋內的環境已有年份,也不會太寬敞。

  「喂,廢久,你為什麼住在這裡?」

  「因為這裡離學校比較近,」綠谷往外套口袋裡掏著鑰匙。「啊,高中生小勝還不知道呢,我在雄英大學讀書喔,已經大二了。」

  「你這個臭書呆子竟然升學了?」

  「嗯?我們普通科跟輔助科的學生畢業後,基本上都會考入大學繼續讀書啊。」鑰匙轉動,帶出清脆的彈鎖聲。綠谷一面解釋,一面推門讓爆豪先進屋去。「跟英雄科學生畢業就能進事務所實習不太一樣呢,小勝在英雄科可能不太熟悉吧。」

  「廢久你說什麼……?普通科?」

  爆豪站在狹小的玄關裡,渾身滴著污水的他身後已經拖了一條水漬痕跡,他還算是禮貌地不輕易踏入室內。綠谷卸下肩上的背包,與爆豪面對面站著,然後托起他其中一邊的籠手。

  「我先幫你拆下戰鬥裝備,像這個籠手的卡榫已經有點鬆了,我來做一點維修跟保養。」綠谷找出裝備連結部件的動作十分熟練,挑開幾個連接釦,便輕易地將籠手卸除。「我修過輔助科的課,剛好派上用……」

  「等一下!廢久。你自己在那邊嘰嘰歪歪什麼?!」爆豪突然暴怒朝綠谷大吼,他用力甩開綠谷幫忙的手,沉重的籠手差點從綠谷手裡摔到地上。「普通科是怎麼回事?你什麼時候轉科的?」


  綠谷被爆豪吼得一愣,他將拆下的籠手輕放在牆角,扯開一個無能為力的苦笑,好像在說:這也是沒辦法的啊。


  「小勝說什麼呢。國中畢業後,英雄科入學考沒有考上,我就轉考普通科了。」

  「你沒考上?可是你那個『個性』……」

  「『個性』嗎……?我的『個性』終於顯露的時候,我還在想是不是上天終於回應我渴望著『個性』的心情,所以才在雄英入學考之前讓我得到一直想要的『個性』。」綠谷抬起手,指向走廊底端的一扇半掩門,他擺出一個手勢,就像施展魔法似地。門後輕輕飄出一塊摺疊整齊的浴巾,往他們的方向緩緩飛來。「跟老媽一樣可以吸引小東西喔,太大就不行了。」

  爆豪瞪著那塊浮在半空中的浴巾,表情就像看見鬼一樣不可置信。浴巾飛來的軌跡不是很穩定,偶爾急墜幾公分,好像撐不住了要掉下來似地。飛過不長不短的走廊距離,浴巾最終還是成功地落到綠谷的手裡,他將浴巾遞給爆豪,乾淨的柔軟毛面散發著淡淡洗衣精香氣,不過一下就沾到爆豪髮尖滴落的髒水。

  「我有時候會想,老天爺是在開我玩笑嗎?既然都要給我『個性』了,如果老爸老媽之中要選一個的話,像老爸一樣會噴火都比吸引物品強多了吧?會噴火多好啊,跟小勝的『爆破』感覺很像呢。」彷彿是發生在別人身上的微小不幸而非自己的事,綠谷語氣裡帶點自我解嘲,輕快地說完後還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這個『個性』實在太沒用了,最後入學考落榜啦。小勝先擦乾身體吧。來,另一隻手……」

  爆豪沒有伸手,他把整個臉埋到浴巾裡,看起來像是聽從綠谷的話擦臉。實際上他一點也不想要面對這個年紀稍長的綠谷,用跟廢久一模一樣的臉擺出那副自嘲自虐的表情,輕描淡寫地說著一個放棄夢想的過去。

  綠谷彎腰主動拉來爆豪的另一手,爆豪沒有反抗,他便順利將籠手拆除,並排在牆角。


  現在爆豪勝己總算搞清楚了,敵人不是把他送到未來,而是把他傳送到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線。在這個世界裡,童年玩伴沒有忽然獲得強大足以與自己匹敵的『個性』,也沒有考入雄英高校英雄科成為自己的同班同學;而是可憐兮兮地走上一條相對平凡、卻又恰如其分的人生,就算擁有『個性』也只是毫無力量可言的隔空取物。在這個世界裡,似乎把凡才「綠谷出久」與天才「爆豪勝己」徹底拉開,將兩人推往截然不同的未來。


_ tbc.

我食言了,因為爆字數寫不完所以先發^q^(如此不甘寂寞)

預計是上中下完結。

BGM是 椎名林檎 - ありきたりな女 ,歌詞是本篇篇名的出處。

评论(21)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