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出勝|你已不在的美好世界(中)

{  修改後完整版全文釋出:你已不在的美好世界(完整版)  }

CP: 出勝

note: 爆豪遭敵人傳送到綠谷不是英雄的世界線。穿越有,平行世界有。

虐,但保證HE。(其實我覺得不虐啊(



/中


  格局原來就不大的屋子裡一時充滿了咖哩的香氣,偏重辛口的濃郁辣香刺激食慾,光聞著嘴裡就分泌唾液。綠谷讓爆豪先去把自己弄乾淨,由他準備晚飯。當爆豪從浴室裡出來時,撞入的就是這陣誘人的咖哩香,與其說是美味,不如說是一種懷念的味道,像極了幼年時期每個家庭必備的咖哩塊品牌煮出的香味,是無可取代的兒時回憶。這個綠谷能還原此種口味並不意外,畢竟他們一起長大,擁有許多共同的記憶。

  能夠做出同樣的味道,這傢伙果然是廢久。爆豪在心裡如此判斷。


  小小的餐桌上放了一台平板,款式與功能已經超出爆豪原屬時間軸的想像,平板螢幕上是即時新聞節目,因為用餐而取下眼鏡掛在衣領上的綠谷只能瞇著眼睛看。在兩人都沒有說話的時候,新聞的播報聲成為空間裡的背景音。

  「哪、小勝,跟我說說你遇上怎樣的敵人吧?」綠谷吃得很慢,不適應辛辣的口味還是一樣,他暫放下餐具,抬手召來一杯冰水喝,在空檔間先開口發問。

  「嘖,」想起那場未竟的戰鬥爆豪就異常焦躁不爽。如果是以前,他大概會叫綠谷閉嘴少管閒事;但現在他多少也習慣與同學合作,而合作中免不了有溝通。如果說十句話裡九句罵人一句討論也能算是的話。「原本老師那邊的情報是敵人為兩人一組,一人是增強系的『個性』,但另一個傢伙則不明。當我們正面遇上的時候,增強系的那混帳挾持一個小學生模樣的女生……不得不承認,使用人質讓英雄分神確實是個好招。我們都被人質轉移了目標。結果那個人質根本就是第二個敵人,趁著增強系的混帳攻擊的時候出手……我沒來得及看到她做了什麼,然後我就在這裡了。」

  「唔,」綠谷拿著湯匙的手暫停在碗邊,像在思考什麼。「有兩種可能。一種是比較好的,也就是你說的敵人已經緝捕到案,那就有辦法讓具備時空轉移『個性』的那位送你回去。但如果是另一個可能……」

  綠谷不用說完,爆豪也知道另一種可能是什麼──這兩人組目前都還在逃中,無從得知他們究竟所在何方。除非找到有同樣『個性』的其他人,否則爆豪是回不去了。

  「有沒有更多的線索可以告訴我?我來查──」

  綠谷打了一個手勢,平板斜斜飛入手裡,他做了一些爆豪不熟悉的操作,讓新聞畫面不需要任何物質打底就能懸浮在半空中,然後在主螢幕叫出類似記事本的功能。綠谷本來想要做筆記記下爆豪說的話,但是騰空的新聞內容忽然介入他們的談話。


  ──閃開!你們這些臭記者!

  囂張狂妄的辱罵從平板揚聲器裡飆出,無比熟悉的語氣和用詞,爆豪從碗裡抬頭就移不開視線了。

  ──如果你們還要問些蠢問題,那現在就可以閉嘴了。

  ──本大爺很忙,跟任務有關的都給我去問事務所那群廢物吧!


  目不轉睛的還有操作平板到一半的綠谷,他盯著畫面裡發著脾氣飆了記者一頓、然後轉身揚長而去的年輕英雄,輕輕笑道:「是小勝呢,還是一樣嘴巴那麼壞。」一說完,很快意識到坐在自己對面的也是同一個人,忍不住露出「糟糕了」的表情。

  「你說誰啊?!臭書呆子!」

  「抱歉抱歉,」綠谷立刻陪笑,轉道:「看見自己三年後的樣子,有沒有一種破梗的感覺?」

  「哼,」

  雖然年輕又暴躁的英雄只出現短短幾秒就消失在鏡頭之中,但未來的高科技產品有著高畫質的清晰畫面,已經足以讓爆豪看清楚這個世界裡的「自己」模樣──戰鬥服裝換了一套,不再是高中時期依照自己喜好做出的設計,而是一看就知道經過更精密、專業的量身訂做制服,身上的裝備與配件也都做了改良和增減,光是雙手手臂套著籠手就改造成想像之外的高科技模樣,看上去更輕、更能集中火力。年輕英雄的身形高大,金髮理得成稍短的俐落長度,那雙總在燃燒的紅色雙眸更加毫不遮蔽,臉上的不耐和怒氣鮮明活躍、無所遁形。

  英雄像是帶回剛結束任務的鬥志和殺氣那樣地兇狠,隔了一個螢幕畫面彷彿能感受到從他身上散發陣陣灼熱煙硝氣息,這只是戰鬥遺留的尾韻,完全可以想像在戰鬥裡的英雄爆發的能量與火力有多麼猛烈與強大。

  ──多麼讓人要想急起直追,狠狠地超越、征服,踩在腳下。


  「那才不是我,」爆豪冷笑。「這傢伙也沒什麼了不起,看了就討厭,我會變得比他更強,不過如此罷了。」

  「說的也是呢。」綠谷點點頭,很是贊同的樣子。


  這個世界的時差與爆豪所屬的世界只多前進三年,但科技日新月異的速度卻好像飛躍了三十年。不論是外頭的街道還是綠谷的住處,大致上還是普通的樣子;但綠谷使用的3C產品和家裡擺放的家電已經大大超出他的認知範圍,若不是完全沒看過的東西,就是有著相似的外觀、功能與介面卻大大不同。

  綠谷似乎有很多電子產品,這樣就可以解釋他臉上那副眼鏡是怎麼回事,看來這個世界的科技再怎麼進步,也還沒有厲害到減少對眼睛造成負擔和傷害的程度。綠谷花了一些時間教爆豪怎麼使用他的平板,讓他可以自己查詢需要的資料,或是玩裡面的遊戲──綠谷本來不想告訴他遊戲怎麼玩,因為爆豪一定會把裡頭每一個成就紀錄全部刷新才甘願。這是當然的,學習能力極強的爆豪很快就掌握訣竅,高分蓋掉綠谷的名字,將他擠到排行第二。

  「哇,小勝好過分!」綠谷看著自己的名字掉了下來,苦著臉咕噥一句,然後又展開笑容,「但是好厲害啊。」

  「太簡單了,什麼破遊戲。三年後也沒有比較難。」爆豪一面說,一面往玩家名稱欄位輸入幾個字。綠谷湊過去看,位在第一的玩家是「小勝大人」。


  把爆豪交給平板電腦照顧的這段睡前時間,綠谷將爆豪換下的戰鬥服裝備全搬進房裡,從壁櫥深處拖出一個工具箱,那箱子不大,但是裡頭彷彿裝了一個異次元空間,綠谷不斷從裡頭取出各種他認得的、不認得的工具,只要手往裡頭摸索就能再拿出一樣新的,好像永無止盡。

  「唔……這個地方鬆了,小勝用起來不會覺得很卡嗎?」籠手的份量不輕,這個沒什麼肌肉量的綠谷無法將它整個舉起往內部檢查,只能把籠手半立起來,靠在盤腿的膝上,低頭往裡面的空間瞇眼看去。「如果不調得稍微緊一些,發射的後座力會造成手臂的負擔……」

  拆下籠手裡頭一個部件,上頭有無數個排列緊密的鎖扣,綠谷從工具裡挑了一支頭部細長的起子,從某個特殊的角度伸進鎖扣後方調整。每一個都要探進去檢查,有些不需要改動太多,有些甚至要灌一點保養油進去才轉得動。綠谷一個一個仔細地調整,眼鏡因為低垂著頭,慢慢從鼻樑下滑落,他便用拿著起子的手背托起,微亂的捲髮往前覆上前額,一片陰影籠住綠谷三分之二的面容,特別地安靜,富有耐心。


  埋首在維修工作的綠谷忽然抬起頭,四處張望在找什麼,找到的時候手掌在空中微微一擺,擱在不遠處的手機便直直飛入他的手裡。

  綠谷撥了一個電話,盤坐的腿上放滿正在拆解的裝備零件和工具,他不便移動,於是放小說話的音量,但同處一室的爆豪仍能聽得一清二楚。

  「喂,阿心嗎?我是綠谷。……那個、不好意思,本來跟你約好晚上一起做報告的,但我現在臨時有重要的事要處理……哇──對不起啦,你別生氣,真的很重要的事,走不開的……」

  電話那頭被爽約的那人好像正在生氣,即使對方不在眼前,綠谷還是放下手中的工具,兩手持著電話畢恭畢敬地賠罪,要不是不方便變動姿勢,他可能都要換成正坐接聽這通電話了。

  「不是啦,我真的沒有……不要啊,別對我使用『個性』……」綠谷求饒到一半,忽然把手機拿離耳旁,露出驚嚇又苦惱的神色,似乎被電話裡傳來很大的聲量嚇到,但爆豪什麼也沒聽見。

  綠谷隔了幾秒才又將手機靠回耳上,試探地道:「抱歉,這次是我不好,改天請阿心吃飯好嗎?……嗯,那你加油喔。明天見。」

  提出的條件交換好像成功平息電話另一端的怒氣,綠谷趕緊趁機會掛掉電話,然後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被罵了一頓呢。」綠谷放下手機,重新撿回起子,一派輕鬆地道:「本來跟同學約好今天晚上要一起做報告。結果他好生氣啊。」

  「關我屁事。」爆豪一副絲毫不感興趣的樣子,隨意滑動平板畫面,看也沒看綠谷一眼。

  「也是呢。」綠谷只是笑笑,不置可否地應了一句,然後又認真鎖起那些精細小巧的鎖扣們,他專注的模樣給人一種感覺,似乎這件事極為重要,以至於其他別的什麼都不想去管,只要把眼前這些裝備恢復成最佳狀態,就彷彿是他的一切。


_ tbc.

加班到早上五點半,看了日出……

我現在覺得好像上、中、下寫不完了,可能後面還需要兩個部分,哎哎怎麼這樣TT

用偽同居發一點小糖,不知道甜不甜,不甜就……我也……啊~~好想睡覺~~

评论(31)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