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出勝|你已不在的美好世界(中-3)

{ 修改後完整版全文釋出:你已不在的美好世界(完整版) }

CP: 出勝

note: 爆豪遭敵人傳送到綠谷不是英雄的世界線。穿越有,平行世界有。


/中-3


  早上的時間出乎意料地悠閒。

  對於眼下現況目前也沒有什麼可以做得更多的,爆豪慢悠悠地穿梭在綠谷家裡,洗漱完畢後,順從著肚裡的飢餓,拐進廚房。

  比起日新月異的科技電子產品,廚房裡的一切事物相對沒有隨著日子過去而進化成讓人疏離的模樣,大抵來說不是太新的屋子,綠谷的廚房跟自家的倒是挺類似。爆豪熟練地開了爐,加熱綠谷出門前叨叨提醒的早餐和一鍋味噌湯,等待食物的香氣與沸滾的熱氣一齊蒸騰,就是可以開動的時候。

  一個人的餐桌顯得太大,爆豪端了碗盤坐去對著電視的小茶几。那是一個稱不上客廳的角落,只能擺一張單人座沙發,電視螢幕掛在牆上,一些四散的雜物──小說或者雜誌。爆豪席地而坐,想要打開電視卻找不著遙控器,只好走到薄得不可思議的電視螢幕面前,尋找電視本體上有沒有設計手動開關。他摸了半天沒有找到任何像是開關的按鈕,倒是手指不經意地拂過電視角落某處時,電視輕輕嗶了一聲,螢幕就像照片顯影似地,緩緩亮了。

  電視頻道停留在新聞台,但是晨間新聞已經播報完畢了,爆豪無論如何也找不到換台的按鈕在哪,他只好妥協,對著無法選擇的頻道與節目吃他的早餐,就像普通極了的假日晨間,閒散、無所事事,彷彿連時間也放慢流逝的腳步。


  吃完早餐,爆豪端著碗筷回廚房,在流理台把用過的鍋碗餐具全洗乾淨,然後就沒什麼可做的了。就一個單身男子大學生的獨居公寓而言,保持乾淨整潔已經足夠,這點綠谷平時倒是維持得不錯。

  他走回客廳,把自己放倒在單人沙發上橫躺著,頭倚在一邊扶手,雙腳搭在另一邊扶手上,懸在半空中一晃一晃地輕擺。更加明亮的日光從窗外穿入,斜斜穿過沙發的位置,爆豪挪了挪他的姿勢,一個日光不會直接曬在他身上的角度,使他整個人縮在小小的沙發上。

  光線微微擦過他的髮間,留下曬後溫暖鬆軟的氣味。太過安穩平靜的環境讓他昏昏欲睡,事實上他也真的在恍然之間掉入睡眠裡。陽光隨著時間過去,一吋吋移動到爆豪臉上,直到他往哪兒躲也閃不掉,在陽光的炙烤下冒著薄汗醒來。

  他跳下沙發,從牆角與沙發之間的縫隙中抽出一本塞在裡頭的本子搧風,感到涼快一點才發覺手裡拿的是一本筆記本,封面題字「英雄筆記」。當然了,爆豪立刻拼湊出事實:英雄宅綠谷平時就坐在那裡,把從電視上或平板上看到的英雄資訊一一記下。他丟開筆記本,又感覺到有些飢餓,原來已經時近中午。


  他重複走回廚房,午餐大概只能是昨晚剩下的咖哩。電視仍然開著,在背後響起午間新聞主播一條條播送新聞的讀聲。他將裝著咖哩的鍋子擺到爐上,正要點著爐火,他猛然回頭。

  鍋都沒來得及蓋上,他衝到電視前,幾乎整個人貼到螢幕上,好像靠得極近就能捕捉到一切他想知道的線索。


  然後他跑回綠谷房間。綠谷留了手機給他,自己帶走平板,說有什麼事就用訊息聯絡。綠谷的手機也是那種只間隔三年就彷彿是下一個世紀產物的東西,明明有講過使用方法,但他那時候想必沒在認真聽綠谷的說明。還需要廢久教嗎,不可能,他自己可以的。

  但現在情急之下也沒時間摸索傳送訊息的方式了,爆豪粗暴地戳著螢幕上的通話鍵,回撥最近一則通話紀錄。

  陌生的男聲接起電話,『喂?』

  「廢久呢?叫他聽電話。」

  『什麼……你、』

  電話另一端出現些微騷動的噪音,對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爆豪隱約聽到綠谷的聲音在背景響起:『阿心抱歉!我接一下……』然後是陌生嗓音的抱怨:『這算什麼……』

  「廢久──」

  『小勝,我看到新聞了!』綠谷提高音量,急忙道:『是不是就是昨天說的敵人?你別輕舉妄動,先等我回去……』

  「我要怎麼做是我的事!」爆豪朝話筒低吼。「我不是打來徵求你同意的。就這樣。」

  他在綠谷出聲前掛掉電話。


  所有的個人物品只有前一晚睡前移到房間外頭的戰鬥服與裝備,全都修整成最佳狀態,連外觀都保養得煥然如新。爆豪一邊盯著電視,邊將全副戰鬥服裝換上,籠手穩穩地與前臂密合,厚重的手套在手指關節部位做了調整和保養,他試著握了握拳,轉動手臂時各個角度毫不窒礙鈍澀。

  新聞上緊急放送最新消息,敵人所在的位置他十分熟悉──就是昨天原本發生戰鬥的地點,距離綠谷家不遠的幾個街區外。

  爆豪走回廚房,把鍋子好好蓋上,然後頭也不回地大步離去。



  「喂、綠谷,這通電話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是你的號碼打來的?」

  電話被掛斷,綠谷焦躁地把手機塞還給心操人使,然後把課桌上的東西全都塞進背包裡。

  「抱歉,阿心,之後再跟你解釋。」

  「你要走了?去哪?等等、該不會是那個新聞……」

  綠谷頭也不回地往教室外疾走,心操跟在他後面,伸手把他拉住。綠谷停了下來,回頭用充滿戒備的目光打量心操,然後眨眨眼確認著什麼。

  「我什麼都沒做。」心操放開手,打著投降的手勢,轉道:「我跟你去。」

  「好吧,剛好也有事情要麻煩你。如果順利的話。」綠谷沒有猶豫太久便同意讓心操同行。「把我們的終端也帶上,會用到的。」


  正午兇狠的日照讓在路上曝曬的綠谷跟心操像鐵板上的烤肉一樣,被逼出大量的汗水。綠谷的腳步很急,幾乎就要跑了起來,心操在他後方跟得很辛苦,疑惑著究竟是什麼原因讓綠谷顯得如此匆忙凌亂。

  新聞播報的事發地點就在綠谷住處附近,他確定爆豪一定早他一步到現場,甚至可能跟敵人纏鬥起來。

  距離昨天與高中生爆豪相遇的地點一個街區之外,警方拉起了封鎖線,疏散人潮。遠遠望過去,昨天還是熟悉無比的街道彷彿有一塊隕石墜落,馬路中央凹陷一個深深的洞,周圍的柏油遭受力量擠壓,疊成奶油裝飾般的波浪;人行道上的磚塊一個個震出原位,像鐘乳石般或直立或斜倒。

  敵人是增強系的『個性』,綠谷想起前一晚爆豪告訴他的資訊。大肆破壞是擁有增強系『個性』的敵人慣常的行為模式,眼前面目全非的街景證實了這一點。


  「走這邊。」綠谷壓低聲音,給了心操一個跟上的手勢,一個閃身拐進一條巷子裡。

  「等等、」心操感到不妙,追著綠谷鑽入巷子裡,繞過幾個彎,一下就接近敵人造成破壞的地點。綠谷果然不只是來到現場而已,他還要更進一步深入險境,找到剛才與他有過短暫通話的人。

  思及至此,心操開始盤算著是否該使用自己的『個性』——即使事後綠谷會氣到跟自己絕交,他也不想要他們之中任何一個人出事。

  「綠谷,」心操對著友人伏低的背影,輕聲道:「你在找誰?」

  綠谷停住,回頭與心操靜靜對視。

  心操以為被識破了,背後冒起冰涼的冷汗。然而綠谷只是朝他打了一個暫停的手勢。


  ——碰!


  遠處傳來一聲爆響,他們反射蹲下、貼近牆面,躲藏在牆角背光的陰影下。

  綠谷從遮蔽後方往外窺視,街道的另一端湧起一片煙硝,有個人影率先穿出白色的煙霧,往外奔跑。

  這段柏油路沒有太大的損毀,但跑著的那人忽然像是踩空了一步,整個人重心不穩晃了一下。如果只是不小心絆到,優秀的運動神經能夠讓那人即時做出反應,但他腳下卻像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住往下拖,綠谷看見那人的腳尖幾乎就要消失在地面上一個閃著水光的窪。


  從心操的位置並不知道綠谷看見什麼,他只看到綠谷突然站起,像是要拉住什麼似地憑空伸出右手,用力往後一扯。

  綠谷發出一聲慘叫,但聲音只冒出一個頭,他很快逼自己咬緊牙根,將叫聲摁回嘴裡。

  心操相信自己確實聽見關節過度用力,做出超出負荷的轉動而產生的扭軋聲。

  隨著綠谷的右手臂往後甩出的弧線,一個人影像是受到牽引般,跟著摔來他們所在的位置。

  綠谷跌坐在地上,左手扶著右肩,整隻右手臂不自然垂下,無法使力地癱軟。

  「小勝⋯⋯沒事吧?」綠谷開口,話裡夾雜疼痛的喘息。


  爆豪勝己很快從地上跳起,他發現綠谷右手的異狀,看見綠谷強自壓抑痛楚的表情,身後靠著一個陌生的傢伙,對方為他著急的模樣像是他們彼此認識。

  爆豪立刻就明白自己為什麼獲救。「廢久,你……」

  「真沒用啊,我的『個性』。」綠谷給出一個勉強扯開的微笑。

  爆豪再怎麼想反過來罵「少多管閒事」、「我不需要你的幫助」,這一次無論如何是說不出口。三年的時間差讓敵人變得比昨天遇上時還要棘手,爆豪唯一的優勢只有前次交手的經驗,以及掌握了存在另一個同夥的事實。但顯然具備這兩項優勢並不能讓爆豪佔到上風,敵人的力量與戰鬥能力皆有提昇,而擁有時空系『個性』的傢伙不知躲藏何處。

  他剛才差點又中了敵人同一招陷阱,如果不是一股無形的力量把他從陷阱的吸引扯離,他將再次被傳送到不同的時空,那就像掉進夢中夢一樣,要回到原本的世界只會愈來愈難。

  不管是這個世界還是哪個世界的綠谷出久,都該死的一個樣,擁有了一點力量就過度使用,只為了逞那麼一瞬的英雄。爆豪心想。明明只是微不足道的『個性』……


  「綠谷,你可以站嗎?我們快走。」心操托著綠谷站起,綠谷搖了搖頭,靠回牆上。

  「來不及了。敵人有兩個,一個只是暫時被壓制,不然小勝不會在攻擊後選擇拉開距離;另一個……」即使是帶傷強忍疼痛的狀態,綠谷僅靠少許觀察得到的線索就能做出與爆豪經歷一致的精準分析。無論哪個時空的綠谷都具有讓人生畏的執著與洞察力,而且在三年後顯然變得更嫻熟於算計。

  「小勝,你有找到另一個敵人嗎?」

  「沒有,那傢伙不知道躲在哪。他們一個在明一個在暗,不好對付。」

  「那我們的位置很快就會暴露,」綠谷轉頭跟心操道:「阿心,快登入主系統,我們剩一個機會,職業英雄應該快到了。」

  這時爆豪才注意到,跟著綠谷的另一個傢伙並不是全然陌生,他對那張帶著深深眼圈的臉隱約有模糊印象,就是高中普通科的心操人使,綠谷房間的照片裡常出現的傢伙,現在留長了一頭往四方發散的頭髮,在腦後紮成一小束馬尾。

  「這次真的會被你害死,綠谷。」心操小聲碎唸,打開隨身的包包取出一個金屬質感、四方型的東西,像是展開摺紙一樣從兩側翻開。他終於驚覺綠谷答應讓他跟來時要他帶上終端的用意為何,打從一開始這傢伙就想要涉入這場戰鬥,也許面臨險境的現況不在綠谷一開始的打算裡,但如果必要的話,綠谷不排除涉險。就像現在一樣。

  「不會死的。」綠谷低聲道,他轉向爆豪,問:「小勝,如果敵人再攻來,你有多少勝算?」

  「只有那個增強系的傢伙的話,我不會輸。」爆豪的回答出乎意料地保守,「但是加上躲起來的,二對一,大概五成。」

  綠谷點點頭。心操在很短的時間內熟練地將終端架設好,那台儀器在爆豪看來只是一個輕巧的折疊式擴充主控板,外接虛擬螢幕,熒光打在主控板上方,清晰的螢幕畫面懸浮於半空中。心操拿出一個小型耳道式無線耳機,幫一手負傷的綠谷放進耳內,綠谷跟心操多要來一個耳機,遞給爆豪。

  「把這個戴上。我們會從系統監控,如果偵測到時空系的『個性』發動,你會收到我們的通知和發送過去的位置資訊。你不用分心去找另一個敵人的動向,專心對付這個就好。」比平時說話的嗓音略為低沉,綠谷以一種謹慎而且穩定的語調說話:「我們不是戰鬥人員,只有小勝有最適合戰鬥的強大『個性』,請你掩護我們,至少等到職業英雄抵達。可以嗎?小勝。」

  明明沒有像是心操人使那種操控人心的『個性』,綠谷的話語卻帶著強烈的說服力,讓人心生信賴,相信他所做的一切判斷。爆豪意識到這件事,他沒有直接答應綠谷的請託,接過耳機,扣到耳上。


  懸浮螢幕上閃著連線登入畫面,心操輸入代號和密碼,對著畫面唸道:「雄英大情報科心操人使、綠谷出久,請求登入權限。」螢幕畫面很快通過認證,轉換成呈現各種不同視覺化工具的分割視窗。

  「資料顯示已經有三名英雄趕來了。」心操讀出畫面上訊息:「英雄『無重麗』、『天賦引擎』……還有,最先抵達的會是『爆殺王』。」

  「很好。現在我們勝算更高了。」綠谷點點頭,笑容變得堅定。「拜託了,小勝。」


_ tbc.

接下來是綠谷大開外掛^q^

我寫不完我好絕望……本來以為這次一定能貼上結局的,結果寫了半天還是沒把戰鬥寫完,超級卡稿,中間還一度狂刪2000字,硬是把爆豪的戰鬥改成綠谷跟心操。

希望明天能寫完。然後我要暫時跟大家告別,閉關寫論文去了TT

评论(21)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