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出勝|你已不在的美好世界(下)end

{  修改後完整版全文釋出:你已不在的美好世界(完整版)  }

CP: 出勝

note: 爆豪遭敵人傳送到綠谷不是英雄的世界線。穿越有,平行世界有。



/下


「さよなら

あなた不在のかつての素晴らしき世界

GOODBYE!」

    ──椎名林檎,「ありきたりな女」。


  爆豪衝出他們藏身之處後,沒多久又是一陣爆破炸起,衝擊造成的風壓使砂石四處飛濺,地面也隨之震動。心操俯身保護終端不被激射的碎石擊中,一面道:「說真的,綠谷,『小勝』是……我想的那個人?」

  「是的。」綠谷抬手護著頭臉,換去心操右側。他矮身繞過心操的遮擋,左手伸去操作主控板,視線沒有離開過螢幕畫面。

  「遇到時空系『個性』的敵人嗎?不敢相信。」心操拍了拍身上的沙塵,道:「那副模樣還是高中生?照理說不應該讓他使用『個性』吧。」

  分割畫面上顯示地圖的區塊突然閃出紅色驚嘆號的警示,綠谷單手快速按了幾個鍵,對耳機道:「小勝,不要落地,小心右後方地面。」

  『哼。』耳機裡回傳從鼻子裡重重哼出的單音,作為回應表示收到。

  一個十字準星的標示移到紅色驚嘆號的位置重疊上去,跑完一條下載資料的進度條後,綠谷用鼠標拖著資料包扔到離心操較近的螢幕範圍。

  「我知道讓他戰鬥違反規定,不過小勝很強,再加上我們兩個的情報支援,我有信心。」綠谷朝心操笑了一下,那是一個接受挑戰而躍躍欲試的表情,「阿心,請你分析這些資料,最好能找出『個性』的發動條件與時間間隔。」

  主控板的長度能容下心操與綠谷兩人交互操作,螢幕畫面配置改變,分為左右兩邊,個別負責不同的工作。綠谷面前的畫面已經建出一個360度旋轉的人形模型,標註了不同的顏色和參數,他接著說:「我讓小勝去迎戰,除了掩護我們之外,還要靠他取得敵人的戰鬥資料……」

  模型上標示的資訊愈來愈多,不過綠谷沒有等到進度表跑到100%,便將這些資料發送至某個虛擬位置。「我把蒐集到的增強系敵人資料先傳給爆殺王,他會喜歡這個對手的。」

  心操瞥了旁邊的夥伴一眼,綠谷現在的表情他就好像下了一盤好棋,臉上不動聲色,但眼裡已經傳達「將軍」的訊息。他由衷感嘆:「不是你的敵人真是太好了,綠谷。」

  綠谷不解地回望心操,說:「那是我的台詞吧,阿心的『個性』才是強得可怕,不管是誰都不會想跟阿心作對的。」


  心操本來還想說些什麼,從耳機裡突然傳來幾乎震破耳膜的大吼打斷了他們的對話,即使系統內建自動音量調節功能,他還是被吼得一陣耳鳴,綠谷則反射性往後縮了縮身子。

  ──喂!眼鏡班長,大餅臉,這個敵人是我的!你們都給我退下!

  是爆殺王。他佔用公共頻道,登入系統的所有人都能聽見爆殺王壓倒性的聲量。

  ──又來了,爆豪同學。

  ──從以前就是這個樣子,總是自己單挑最強的。

  螢幕畫面上一個火金色的亮點,正高速接近他們所在的範圍,範圍裡還有代表敵人的圖示與另一個也是亮金色的小圓點。綠谷切進特定頻道,說:「小勝,職業英雄30秒後抵達。」

  『你叫我撤退?』耳機裡的嗓音夾著劇烈動作而生的喘息,聽起來十足不耐而且不滿。

  「小勝已經幫他們爭取到足夠的時間,也消耗敵人不少力量。」綠谷耐心地解釋:「讓職業英雄接手,然後,我們送你回原來的世界。」

  『……可惡!混帳書呆子!』

  雖然得到一連串咒罵回應,但綠谷聽得出來那是同意的意思。「那麼,倒數十秒──」


  綠谷的倒數一結束,在爆豪轉身跑開的瞬間,一個漆黑的人影夾帶著噴射火槍般焰芒從天而降,就像一道黑色的流星從遠方天際墜落,劃出一道長長的火焰尾巴。

  那人的雙手手肘以下是仿擬砲管的裝備,半透明的材質裡充滿火紅色的閃光,好像一團火焰在裡頭輪轉流竄。

  短而俐落的金髮掩不住一對顏色同樣炙熱的火紅雙眼,正因為戰鬥的興奮而灼灼燃燒。他輕蔑地挑起嘴角,問:「你就是那個增強系?」

  「職業……英雄?」敵人似乎不理解,如果眼前這位是職業英雄,那麼剛才戰鬥的對象又是什麼角色?但已來不及再確認了,在閃神的這一瞬間,兩手握著爆炎的英雄已經揮出第一拳。

  「敵人對火焰與高溫具有高度耐受力,請爆殺王當心。」綠谷透過主系統連接上現場職業英雄的頻道播送語音。

  『閉嘴!吵死了,搞情報分析的!』爆殺王絲毫不接受提醒,怒叱與接連不斷的爆破聲混雜,聽起來就像是同一回事。『為什麼有情報分析師在現場?是哪個單位的?』

  綠谷沒有回應英雄盛怒的提問,逕自給予說明:「請現場三位英雄注意,敵人是兩人一組,另一人擁有時空系的『個性』,目前位置不明。不過,我們已經掌握了『個性』發動的條件,請三位英雄遵照系統發送的警示,避開時空陷阱。」


  爆豪回到綠谷跟心操躲藏的地方,懸浮的虛擬螢幕已經是之前的數倍之大,顯示各種圖資和運算工具,大量的數據在螢幕上一閃而過,數字與文字飛逝的速度快得讓人看不清,爆豪還沒讀懂畫面顯示了什麼,心操和綠谷就已經把部分資料擷取下來,修改成不同的內容再次發送出去。

  『時空系?之前只在資料上看過,沒想到真的遇上了。』

  『位置不明嗎。真是棘手。』

  爆豪也在公共頻道上,鏗鏘的男聲與充滿活力的女聲都是熟悉的嗓音,當他們喊另一個英雄「爆豪同學」時,那聲調和語氣與記憶如出一轍,幾乎讓他把自己代入。

  綠谷趁隙切出頻道,朝爆豪輕聲道:「辛苦你了,小勝。」

  心操重複綠谷的話:「辛苦啦小勝。」

  「啊?!」

  才發出一個不悅的上揚單音,爆豪突然像是當機一樣,定在原地動彈不得,連聲音都發不出。

  綠谷轉頭朝心操瞪了過去,「別這樣。」

  「開個玩笑嘛。」


  心操漫不經心地笑著解除精神控制,重獲自由的爆豪一副準備痛揍心操一頓的架勢,三人眼前的寬幅虛擬螢幕忽然跳出警示訊息拉回心操和綠谷的注意力。

  敵人的圖示拉開與金色圓點的距離,往反方向快速移動,意外地金色圓點沒有緊追在後,頻道裡也沒有傳來密集的爆炸聲。

  敵人的圖示上方出現一則新增資訊:挾持人質。

  綠谷的左手橫過大半個主控板,操作快得讓人跟不上。他拉來本來佔一小塊分割畫面的即時影像直播,將它放大置中。畫面上的敵人頗為狼狽,雖然透過爆豪戰鬥蒐集來的資料顯示敵人體質耐火焰與高溫,顯然要正面迎擊爆殺王卻還是略嫌不足,落於下風。敵不過職業英雄的敵人最後選擇逃離,並以人質作為要脅。

  「綠谷,你能取得多少資料?」心操那半邊的螢幕刷起一行行通知,系統內不斷傳來請求現場相關資料的通知。現場唯一的情報分析處是心操帶來的終端,各個相關單位都連線過來要他們提供更多資訊。不只線上的英雄事務所情報組需要資料以分析現場狀況,還有親臨的職業英雄,他們特別倚賴詳細的側寫,才能做出損傷減至最低的行動判斷。

  「不多,」綠谷盯著螢幕,喃喃道:「但是,先等一下。」操作的手慢了下來,手指緩緩劃過面板,直播畫面隨之放大。

  敵人手裡掐著一名學生模樣的女孩子,身上還穿著制服。她的脖頸被緊緊勒住,一臉痛苦地做出微弱的掙扎。

  『情報師,為什麼還沒有傳來人質的資訊?』

  公用頻道上,天賦引擎和無重麗焦急地催促他們提供更多資訊。爆殺王不擅長救援行動,通常靠爆殺王的力量開路之後,其他擅於救援的英雄會接手解救受困民眾或者人質。而現在的緊急狀況便是另外兩位英雄的分內工作。

  「綠谷?」沒有足夠的資料播送,心操這邊的壓力一下大了起來,不解同伴為什麼忽然暫停工作。

  「再等等,有些奇怪……」

  他們沒有立刻回應系統上諸多要求,綠谷專注於畫面裡受制的人質和被狀似逼至絕境的敵人,然後,他轉向爆豪:「小勝,是她嗎?」

  爆豪凝視畫面的目光跟綠谷和心操一樣謹慎,他沒有妄下判斷,而是花了一些時間觀察。

  頻道上和系統裡瘋狂遞交的資訊請求已經塞爆畫面。

  終於,爆豪說:「就是她。」

  「請現場英雄注意,敵人挾持的並非人質,而是同夥。時空系的『個性』十分罕見,盡可能不要傷及敵人,以活捉為優先。」綠谷宣布,他的左手重新動了起來,一口氣回覆系統上的所有要求。


  接下來的戰鬥結束得比預想中還快。英雄們動了起來,敵人馬上發現人質並不能嚇阻英雄的行動,一次釋放多個時空陷阱,企圖阻擋英雄們的進攻。

  綠谷的雙眼一瞬不離面前廣幅的虛擬螢幕,畫面上不斷有複雜的資料灌入,數字與符號像流星雨一樣飛過,然後被綠谷透過某種不知名的運算擷取,重新生成曲線、圖示、模型……無數種帶著熒光的線條與色塊在畫面上跳躍,他瞇著眼睛,專注於戰況以至於連眼鏡都忘了戴。虛擬螢幕發散的色光打在綠谷臉上,在不斷變換閃爍有如霓虹跑馬燈的光影中,最明亮的是兩顆折射著寶石般光澤的碧綠色眼珠。

  雖然事故發生時以派出鄰近的英雄為優先考量,但英雄『天賦引擎』跟『無重麗』的『個性』顯然在應付時空陷阱上更具有優勢。配合綠谷和心操事先偵測陷阱的位置,具備超高移動速度與能夠飄浮空中的英雄們接連躲過好幾個陷阱。敵人在情急之下釋出多個時空陷阱,讓心操抓取到足夠的數據進行分析,很快建出時空陷阱發動的模式、條件和特性。將這些資料上傳至警方與英雄共用的系統後,這場戰鬥也就大勢底定了。

  『人質……確保!』

  從螢幕畫面裡,爆豪看見輕盈的女英雄在半空中一個漂亮的旋身,浮在半空中看似輕飄飄地,但墜下的身勢凌厲,巧妙地避開與增強系敵人正面硬碰硬的機會,用熟練的搏擊技巧錯開敵人的拳頭。趁敵人鬆手之際,一個疾如閃電的白色影子一閃而過,完美銜接上敵人的空檔,再下一個瞬間,敵人手裡的人質已經換成一副特殊手銬,人質已在遠處停下的高大英雄手裡。

  綠谷切進特定頻道,快速地說:「麗日同學,飯田同學,請等一下,先不要通知警方。」

  『咦?剛剛沒注意到,但這個聲音是……』

  『啊啊,是普通科的綠谷同學吧。』

  「我們現在過去!」


  任務結束,心操關去虛擬螢幕,收起終端,綠谷的手傷讓他無法背上自己的背包,心操幫忙背了,「綠谷,你的手……你要不要先去醫院?」

  「重要的事情得先完成。」言下之意,顯然還有別的事比自己整條右手臂負傷還要來得重要。

  「你真是有夠固執啊,綠谷。」心操露出責備的神色,不排除發動『個性』逼綠谷自行就醫。

  然而綠谷沒有接他的話,而是轉向爆豪,用聽不出情緒的聲量輕輕地說:「要走了,小勝。」


  摘下面罩的麗日御茶子看清綠谷旁邊跟著什麼人時,張大了嘴發出驚叫。

  「你是──」她只喊出兩個字,就給爆豪兇狠不下敵人的怒瞪給掐斷。但她仍然一臉興奮,好像看見稀有可愛動物一樣跳上跳下,睜大了眼把爆豪來回掃視個不停。「好懷念啊,但又覺得有點可怕呢。是不是啊?飯田同學。」

  「沒想到現場的情報組是你們二位,承蒙你們協助。」飯田天哉帶來敵人,訝異的目光只在爆豪身上停留一下,很快轉而詢問綠谷。「不過……這是怎麼回事?綠谷同學。」

  「啊,綠谷同學的手怎麼了?敵人的攻擊?嚴重嗎?」麗日發現綠谷的傷,立刻皺起眉,現出關心的神色。

  雖然外表上都有成熟的變化,但綠谷、麗日和飯田湊在一起的樣子,乍看之下就像是爆豪所熟悉的A班日常。然而麗日、飯田二人與綠谷互動間微妙的距離感和生疏的稱呼,又再次提醒他這裡不是屬於他自己的真實,綠谷就像是存在於另一張透明的圖紙上,只要輕輕一掀,輕易地將他從英雄科A班的畫面裡剝離。

  「還好,謝謝麗日同學的關心。」綠谷看了爆豪一眼,說:「小、不,爆豪同學在三年前被同一個敵人用時空陷阱傳送過來的,趁現在警方還沒過來送他回去。」

  「三年前……?」飯田思考著什麼,又問:「但是,敵人會配合嗎?」

  「這個就交給心操同學了。」


  麗日忽然又發出一聲驚叫,像是急著確認什麼似地用力回頭,又很快扭了回來,一臉大事不妙。「啊!爆豪……」

  所有人都朝她轉頭的方向看去。

  「喂喂喂,」第三位英雄朝他們緩緩走來,帶著混著嗤笑和不耐的嗓音漸近,金色的短髮沾染汗水,在正午的陽光下閃耀得簡直難以直視。「這小鬼是怎樣,看著有夠礙眼啊。」

  爆殺王逕直走到爆豪勝己面前,高佻的身量遮去大半視線範圍,他仗著身高優勢俯視睥睨,有著同樣面貌的兩人對立就像照著時光順逆的鏡面,正反都是自己。

  爆豪發出有如獸類警戒時的低狺,尋釁道:「礙眼的是你。明明靠我就能贏了。」

  在鏡頭前輕易對記者提問發火的年輕英雄此時卻意外地沒被激怒,只是瞇起紅色的眼,把爆豪從頭到腳打量一遍。

  「臭小子,如果要做夢的話給我滾回家做。」爆殺王冷笑。

  綠谷從旁小聲勸著:「小勝,別這樣……」他將左手輕輕搭在爆豪的籠手上,指尖觸到裝備發燙的表面,洩漏了裝備主人的意圖。

  爆豪輕輕甩開綠谷的阻攔,展示性地舉起一只籠手,說道:「今天的手感很好,我有絕對的勝算。因為這傢伙……廢久他把我的裝備調整到最佳狀態。你知道吧,這傢伙一旦認真起來,就會以那種惹人厭的態度做到最好。說真的,煩死了啊。根本就不需要你。」

  「還要靠別人,果然只是個小鬼。」爆殺王轉動眼珠,往爆豪身後掃了一眼,紅色的視線輕輕劃過綠谷,但僅僅只是越了過去,接著彷彿什麼也沒看見似地收回。「靠的還是廢物綠谷,簡直沒救。」

  「啊?!你說什麼!」

  「爆豪同學,這話太過分了,如果不是情報科的支援,我們也──」

  飯田沒說完就被打斷。「我說,有本事就靠自己贏得勝利。」爆殺王像是失去耐心似地丟下一句話就要轉身離開。「跟綠谷混在一起就傻了嗎,小鬼就是蠢。」


  「注意你的口氣,爆豪勝己。」


  有人在爆殺王的背後用教訓的口氣直呼其姓名,年輕的英雄迅速回身,雙眼像要噴出火焰似地。「你什麼傢伙……!」

  突然間英雄就像被按了暫停鍵一樣,定格而且毫無動靜。

  心操人使站了出來,「還是那麼學不乖啊,爆豪同學。」他一手搭上爆豪的肩,微彎腰低下頭,在爆豪耳邊輕笑:「我還要帶綠谷去醫院,麻煩你速戰速決喔,小勝。」

  「吵死了。催眠的傢伙,還用你說嗎。」爆豪握了握拳,發現自己還能動。他揮開心操搭在身上的手,往前走近兩步。

  爆殺王雖然動彈不得,但他滿眼盛怒的火光彷彿可以燒燼面前的一切。爆豪勝己抬起手,想起昨天新聞裡看到的年輕英雄,強大、兇狠、驕傲得不可一世,如今卻是自己的砲口對準的靜止鏢靶,只要他一個小小的動作扯掉籠手的插銷── 

 「小勝,」綠谷的手從後方探來,再一次按住爆豪的籠手。「會出人命的。」

  爆豪瞪了過去,說:「只要不命中就不會死啦。」

  「不如這樣吧,我就再告訴小勝一個秘密。」心操的聲音涼涼地響起,「爆殺王右手的炮管內建一個系統,裡面儲存了英雄歷來戰鬥數據,如果系統遭到破壞,修復後得從中央電腦重新灌入資料。不過呢,由於爆殺王太常弄壞裝備了,又瞧不起情報分析師、也得罪了不少人。如果這次又弄壞裝備,不只要寫報告上呈事務所,也沒有情報分析師願意幫他重灌系統囉。」

  爆豪的砲口下移,改為瞄準英雄右手裝備的那截砲管。

  始終保持冷淡陳述的心操,此時的語調簡直稱得上興奮期待。「到時候恐怕得回頭求助情報科的老同學,真想看看那一幕啊。」

  「哼,話還真多。」

  爆豪動了動手指,一聲銳利的金屬摩擦聲,插銷抽離,落在地上的聲響跟銅板墜地一樣清脆。


  時空系的『個性』單純發動與戰鬥時製造的陷阱不同,在爆豪眼前張開的是有如海市蜃樓般微微扭曲的視界,在接近地面之處泛起像是下過雨積水的濕潤光澤。乍看像是空氣受熱翻騰而使得不遠處的街景如水波般搖曳,只要再跨出一步就能觸及那片震盪的畫面。

  爆豪回頭,綠谷站在原地,身上有些塵土,是他們剛剛經歷過一場戰鬥的證據。綠谷朝他揮揮手,他總覺得像這種分別的時刻,綠谷出久應該要哭得亂七八糟,連話都說不清楚地把人送走。但這個綠谷只是微笑,好像他不是離開,只是回家而已,隨時都能再見。

  他想要說點什麼,但是喉頭梗著發不出聲音。

  心操倒是開口:「不要變成那樣的大人啊。」說著,比了比旁邊那位還沒解除精神控制、仍動彈不得的英雄。

  爆豪沒有理他,扭過頭用力踏出一步。腳邊傳來鞋底踏破水面濺出的水花聲,地面突然消失,像是一腳踩空般地往下墜落。




   一滴雨水落在臉上,爆豪才想起,原來是個下雨的天氣。久違得彷彿是好久之前的事,而非昨天。

  「小勝啊啊啊!」

  他的手被緊緊握著,一股拉力扯著他,就像把他從深水裡拉往陸地那樣破水而出,他被這股力道扯著,往前拖了幾步,整個人進入雨中。

  大雨打溼他全身上下,爆豪抬起頭,眼前是滿臉縱橫著泥水和雨水、眼眶紅了一圈的綠谷。當他們四目相接,爆豪沒有錯過綠谷從絕望瞬間轉變成如釋重負的表情。

  「你差點就掉進敵人的陷阱裡了。」綠谷出久抹了抹臉,塵土混著水在他臉上留下幾塊髒汙。「我們還不知道另一個敵人的『個性』是什麼……如果小勝真的掉進去的話……」

  「差點落入……嗎?」

  爆豪甩掉綠谷的手,一回頭,熟悉的敵人就在不遠處,增強系、對火焰與高溫有高耐受度,不久前才聽到的情資彷彿還在耳裡響起。

  「另一個敵人的『個性』,是時空系。」

  「咦?小勝怎麼知道?」

  「掉進去的話,可沒有人會救你啊,廢久。」

  他從耳裡取下一只無線耳道式耳機,那不是這個時間點的科技產物,不會有任何聲音了。

  「所以,」爆豪把無線耳機收了起來,目光始終不離前方敵人雨中模糊的輪廓。「廢久,別跑太遠。」

  他們的戰鬥還沒結束。



_ end.

寫完了。結局是最開始就想好了,沒有半途改過。這個故事收到比我想像還要多很多的回饋,其實我很怕這個結局可能不是大家想看的,但我也只能盡力把我心目中的故事好好地說完。

雖然我說過保證HE,但我也不太確定這樣是否符合大家心中想像的HE。不符合的話我再寫個番外。

最後想要特別感謝  @Ame_ ,寫到最後卡稿、刪掉三大頁2000字、寫得很慢半夜崩潰、抓不到角色感覺等等的瓶頸,都是大大陪我發廚渡過的 (;;) 

結尾的大小爆豪吵架跟心操的台詞都是大大幫我想的嗚嗚嗚,解救我的神TT

寫兩個爆豪真的滿難的,每一句至少都磨個五分鐘,演練至少20次才定稿。即使如此我也無法保證它完美不OOC,就……真的很難寫orz

「你已不在的美好世界」借用了林檎女王的歌詞稍作修改。對我來說這是一個爆豪缺席、但綠谷仍然過得很好的故事;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也可以說是爆豪回去之後,在平行世界遇到的綠谷不在了,可是原來世界才是美好的。我想這個標題每個人都會有不同的解讀。

雖然平行世界的出勝兩人關係很差,不過不代表之後會一直差下去喔,哈哈哈。


這篇寫完了,我也要去寫論文拼畢業了。但是我想我過一陣子一定又會寫文發上來啦,如此不甘寂寞的我^q^

最後還是謝謝看到這裡的你。我真的很喜歡這個故事,要是大家也喜歡,那就好了。

评论(52)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