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出勝|溺斃煙火(上)

{  上    }

CP: 出勝

note: 20+,交往同居有。初戀捏造。PWP。R18。

發第三次了。剛剛30min內被刪還真是……大開眼界。持續挑戰censorship。


/上


  回家的路上,兩人並肩沿著河堤走著。

  今天不知道是什麼特別的日子,遠遠的河岸另一側正施放小型的煙火,規模雖然沒有節慶時舉辦的煙火大會那樣大而華麗,昏暗的夜色裡小小的煙花一個接著一個炸開,一瞬的火光照亮天邊又隨即暗去,留下五顏六色的殘影,在消失之前又接上另一朵新的煙花的盛開,也還是讓附近經過的人忍不住駐足停留,為那些忽明覆滅的七彩閃光發出讚嘆。

  綠谷出久也不自覺放慢腳步。他很喜歡煙火,不如說是本能地受到會炸開耀眼火光的事物吸引,而煙火是其中之一。他仰著頭沒在看路,視線追著煙火從小小的一點亮光到迅速升起炸成一團燦爛的花火,走在他前方的爆豪勝己發現他落在後頭一段距離,只好停下,等綠谷慢慢走過來。

  「這有什麼好看的。」

  「很漂亮啊。」

  綠谷跟上等他的爆豪,他們繼續往前走,兩人並列的影子在煙火底下不時閃現,又隨著一瞬的火光暗去而融回陰影。


  前方不遠的河堤坡邊,一群小孩手裡拿著仙女棒,綠谷繞下堤坡,跑去跟其中一個孩子說了些話,再回來時,手上已經多了一支仙女棒。

  「大英雄,你跟小孩子搶玩具?」

  「才沒有搶,我用糖果跟他們換的。」

  現役職業英雄隨身帶著哄小孩的糖,與他親和助人的形象相符。爆豪向來是不做這種討人喜歡的事,這種事讓擅長的人去做就好了。

  綠谷將仙女棒遞給爆豪,眼裡掩不住期待。

  「怎樣?」爆豪斜眼瞪他,「你該不會想叫我點著吧?」

  「拜託了,小勝。」

  「白痴!誰做的到啊,我又不是那個一半一半的傢伙。」


  綠谷只好又跑過去找那群孩子,跟其中一個手上的仙女棒還炸著豐沛火花的小孩接了一點火,仙女棒前端先是沾上一點微弱的亮點,亮點很快擴大,接著,第一顆金色的火星蹦了出來。

  綠谷將開仙女棒拿回來的時候,仙女棒已經燒掉一小截,細小的煙花拉出短短的尾光,從燃燒中心往四處放射。

  他揮動仙女棒,在空中用火光的殘影寫字。「廢久」(デク)筆畫太分散,還沒寫完一個字,前半部就消失了。於是他改寫「小勝」(かっちゃん),揮了半天也只能讓第一個「勝」(か)字完整停留。


  仙女棒燒了快一半,綠谷把它塞到爆豪手裡。

  「還記得嗎?小勝剛發展出『個性』的時候,只能使出很小的爆破,那時候我心裡就想:真漂亮啊,小勝的『個性』跟煙火一樣好看。」

  沒有像綠谷一樣揮著仙女棒玩,憑空畫出明亮的軌跡,爆豪只是安靜地將仙女棒拿在手裡,目光專注地看著每一顆金色的火星飛散、墜落。有一些火星掉在他手上,高溫輕微刺痛皮膚的感覺,他很熟悉。

  仙女棒燒到末端,火花漸漸變小、亮度減弱,爆豪沒有等它燒完,在還剩一點煙花時把仙女棒扔到地上,抬腳把最後一點火光用力踩熄。

  綠谷不知道本來好好的爆豪為什麼突然心情不好,他習慣地沉默不多問,深怕追問會讓爆豪更生氣。綠谷彎腰撿了地上燒得焦黑、只剩扭曲支架的仙女棒,在起身的瞬間,他們頭頂的夜空炸開一大團七彩燦爛的煙火。從綠谷的角度往上看去,怒放的煙火就像是專屬爆豪的美麗背景,爆豪與煙花同樣眩目得難以直視。閃光照亮綠谷往天空眺望的面容,讓那雙綠寶石般的眼珠裡盛裝的溫柔無所遁形。


  沒有人知道這個秘密,爆豪勝己也不打算跟任何人說。包括綠谷出久。甚至連他自己都想把這個秘密拋諸腦後,讓它像一顆沉重的大石投入記憶之湖,直直墜到湖底,永遠埋在意識的最底層。遺忘是沒有辦法的,但是只要不去想起,至少還可以假裝他的人生裡其實並沒有這一回事。

  然而,一支火星四濺的仙女棒,那些細小卻明亮的彩色光點,就像一條強而有力的釣線,將那個回憶的大石勾起,緩緩、緩緩地拉到意識的表層,不再沉重,反而像顆輕盈的氣泡,浮出水面時「啵」的一聲破了,重見光明。

  爆豪勝己回想起這件事。自己最初憧憬的對象,在歐爾麥特之前,其實另有他人。


  連結1(噗浪貼)

  連結2(imgur圖床)


_ tbc.


因為本人我非常非常非常、非常討厭言論審核,所以如果文章不幸消失,或是連結無法讀取,怎麼樣都看不到的人可以私訊我電子郵件,我就算用寄的都要讓想看的人看到文。謝謝。


评论(26)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