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出勝|擊落 [段子]

CP: 出勝

note: 連載住宿設定捏造。突然想到的段子。

不甜

不甜。

不甜。

……不確定會不會有後續。



  就算入學雄英高中,進了英雄科,在過去一年裡經歷數次與敵人命懸一線的戰鬥,身為被視為未來備受期待的英雄預備軍A班其中一員,但在大多數的時候,峰田實並不覺得自己真正具備足以與危機一戰的強大『個性』。

  例如現在,眼前激烈可怕的炸響和拳頭揍入肉體的悶聲,甚至還不是敵人造成的,而是自己的同班同學。但是峰田除了縮在牆角、捉了一把椅子聊勝於無地擋在自己前面之外,他不覺得自己還能夠做些什麼。

  「綠谷、爆豪……你們冷靜一點啊!」

  峰田已經語帶哭音,但是離他不遠處、房間中央正揪著彼此的衣服,扭打一塊的兩人完全沒有聽見的樣子。他們就像兩頭爭奪地盤的野獸,瞪著彼此的眼神兇狠至極,如果有尖銳的牙一定就會撕開對方的咽喉那般殺氣騰騰。

  爆豪目露兇光是常有的事,但連綠谷都一副要揍死對方的樣子,峰田直覺判斷這情況已經不是自己能夠介入使上力調停的,不如說,同處一室的自己若能全身而退不被波及,都算是萬幸。

  「媽的你這混帳廢物……!」

  爆豪的臉被綠谷一手按住,口鼻跟視線都給遮去,他嘴裡含混地罵著,還空著的右手憑直覺揮出,帶著劈啪炸開的火花砸向綠谷的頭部。

  綠谷抽回手,抱住頭臉擋下這記拳頭。爆炸的火花燙紅他手臂肌膚,袖口燒出幾個黑黑的坑洞。但是綠谷好像感覺不到疼痛似地,嘴裡喊著什麼,又往爆豪的方向撲去。

  爆豪的臉上吃了綠谷一拳,整個人被揍飛出去,摔在峰田面前。

  峰田看見爆豪的嘴角立刻浮起皮下血管破裂的鮮紅瘀傷,他擦了擦嘴角,回頭瞬間眼裡劃出的狠戾血光讓峰田不禁發出一聲哀鳴。剛才綠谷大吼的句子不知道有沒有給爆豪聽見,但峰田倒是聽清楚了,並且希望爆豪最好是沒聽到。峰田扔開手裡的椅子,轉身破門往外逃了出去。

  綠谷喊的是:這一次絕不原諒你!


  「班長、……班長啊啊啊!」

  拖著顫抖的長音,峰田連環猛敲另一間寢室的門板,製造的動靜大得讓附近幾間寢室都紛紛開門探頭。

  「怎麼回事?峰田同學。」

  很快有人應門,幾個同學圍了過來,有些人好像察覺到峰田那寢不尋常的騷動。

  峰田哇地一聲,幾乎哭出來了:「誰可以、快去阻止綠谷和爆豪他們啊──」


  最後是靠著切島、飯田、轟、常闇四個人才終於分開爆豪和綠谷,拉住爆豪用上三個人,而切島一開始介入得太倉促,還多挨了爆豪兩下拳頭。

  轟捏了一手碎冰,直接蓋了爆豪一臉。「你冷靜點。」

  「嗚哇,轟你這樣完全沒有幫助啊!」牽制著爆豪的切島差點手裡沒抓緊,讓爆豪衝出去揍人。常闇的黑影倏地捲過去,濃重的黑暗壓來,直接形成隔開視線的障壁。

  「那些傷得冰敷才行。」轟說。這時其他人才注意到爆豪臉上有多處紅腫瘀傷,嘴唇上也有擦傷,滲著血絲。

  而綠谷的臉上也好不到哪裡去。

  「綠谷同學,」飯田扶著綠谷的背,把他帶出寢室,站到走廊上。

  一跟爆豪分開後,綠谷一下子安靜下來,低著頭一聲不吭。

  飯田本來想問他究竟發生什麼事,但是看到綠谷消沉的模樣,表情盡是說不出的悲傷,還有同樣慘烈的傷勢,本來要說出口的話又吞了回去。最後飯田只能訥訥地問:「傷,很痛嗎?」

  綠谷先是搖頭,然後又點了點頭。


  值班的歐爾麥特接獲通報後,趕到男生宿舍時見到的就是這副景象:A班一部分男生站在遠處或從自己寢室裡探頭觀望。綠谷抱著膝蓋坐在走廊牆邊,背脊貼著牆壁,整個人縮成一團,飯田站在他旁邊。寢室裡最先看到常闇與黑影,見到歐爾麥特的到來,黑影便回到常闇身後,這才見著被切島和轟架著的爆豪。

  「綠谷少年、爆豪少年,這是怎麼回事?」

  綠谷抬頭,臉上的表情在見到歐爾麥特後就像快速融化的冰似地動搖了,眼底一下湧起濕氣,他眨了兩下眼,又讓濕潤的水光散去。

  不論歐爾麥特怎麼問,爆豪或綠谷之中,沒有一個人願意先開口說明發生了什麼事。

  最後是飯田推了嚷著男宿好可怕、可不可以換去女生宿舍的峰田出來,說同寢室的峰田應該是當時的在場人士之一。

  「剛才綠谷在整理帶來的行李,他帶了一張海報,看起來破舊、有點年歲的那種感覺,本來想要貼在自己位置的牆上,爆豪看到就說『那種東西你還留著啊』,有點嘲笑人的意思吧。綠谷說『這是我的寶物,很重要的』。完全可以理解啊,因為很重要所以帶來宿舍了。然後爆豪就大聲了起來,『不准貼』。我是不知道為什麼不能貼啦,我之後也想貼美少女英雄的海報在位置上啊,況且宿舍也沒有這項規定吧……總之,綠谷沒有理他,還是把海報貼上去,結果,才一轉身,爆豪就突然出手把那張海報撕下來,揉成一團扔在地上……」

  眾人順著峰田往下的視線方向看去,在牆角邊果然發現一團紙球,就算攤平也一定皺得不成模樣。

  「那是什麼海報啊?」切島忍不住問。

  「呃、那是……」峰田往歐爾麥特看去,小聲道:「那是一張歐爾麥特的英雄海報。」

  綠谷是歐爾麥特的狂熱粉絲這件事全班同學都知道,當峰田說海報上的是歐爾麥特,似乎就能說明綠谷為什麼會為此發這麼大的脾氣,甚至跟他一直畏怯的爆豪大打出手。


  「那不是『只是』一張歐爾麥特的海報,」


  一直沒有半點聲響的綠谷突然開口,好像要把他接下來說的每個字代替海報紙死死釘入牆上般,用力地說道:


  「那是我四歲的時候,一樣崇拜著歐爾麥特的小勝,送給我的生日禮物。」


  絕不原諒你!峰田想起綠谷大喊這句話的時候,一邊揮出拳頭,一邊哭著。


───

评论(25)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