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出勝|六個段子

CP: 出勝

note:

以下段子可能有:同居、小甜小糖、虐、不好笑的搞笑、黑。

給我一個句子,我會用它當做開頭第一句,寫一個出勝的段子或短文」活動


1. 去死吧!  @南之红 

「去死吧!」

跟平常觸怒後忍無可忍的大吼完全不同的嗓音,低沉、略微沙啞,而且性感,往綠谷的耳邊與其說是怒罵,更像是吹了一口調情的氣。

爆豪勝己雙手搭在綠谷肩上,往前伸直,在綠谷眼前微微晃動。

金色的頭顱塞在綠谷的肩窩處,幾乎與他臉貼著臉,當爆豪低聲呢喃著什麼的時候,唇瓣擦過綠谷的耳殼,他差點手一鬆就要把背上馱著的人摔到地上。

「去死,」爆豪嘴裡反反覆覆也只有這句。「快一點……」

「好的,小勝。」綠谷隨口敷衍,「但不是現在。」

就算憋氣也阻擋不了的陣陣酒氣,從後方竄到綠谷的鼻前。到底是誰讓小勝喝成這樣?綠谷心裡偷偷責備爆豪的同事們,如果爆豪酒醒之後知道是同事用他手機打電話把自己叫來帶喝醉的他回家,在他衝去夷平事務所之前,先被殲滅的就是自己。

即使如此,明明知道自己絕沒好處,也不能放著小勝不管。綠谷在這艱難的困境中,同時又感到奇異的滿足感。

「唔……廢久,」爆豪忽然抬手亂揮,一把抓住了眼前滿頭的綠色捲髮。

「、痛!」

爆豪捉著綠谷的頭顱往後扳,扭到極限也無法轉到正後方的綠谷,只能用眼角瞥見因為醉意而閃爍迷離的紅色目光。

「去、死、吧。」爆豪說,一個字一個字地,然後最後的尾音全部塞到綠谷的嘴裡。

真的很抱歉啊,小勝的同事,剛剛不該埋怨的,你們是天底下最棒的同事了!被咬含著親吻的唇忍不住揚起,綠谷心想。



2. 我還給你了,全部都還給你。  @FFF_Sclo 

我還給你了,全部都還給你。綠谷心想。他的手指捏住一張紙頁,往後一扯,拉出長長一道紙張撕裂的聲音,在無人的教室裡,一聲又一聲,格外地清晰。

放學後的教室,同學都離開了,綠谷出久獨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桌面上攤著好幾本筆記本,內頁有揉過的折痕,頁與頁之間卡著撕除後遺留的殘頁,文字明顯不連貫。

綠谷把筆記本中特定幾張紙一頁一頁撕下,撕完一本,再換下一本。但這還不是全部,還有很多本放在家裡,收在抽屜裡、書櫃裡。那些也都要拿出來,然後,全部撕掉。

他把所有撕下來的紙張,全部塞到爆豪勝己的座位抽屜裡。



3. 如果你当时愿意正眼看我,也许我们不会落到这样的地步。  @墨砚ぁ 

『如果你當時願意正眼看我,也許我們不會落到這樣的地步。』

「……」

「嗯,總覺得……」

「哎-爆豪同學完全不行嘛!」

「吵死了!是這個台詞太爛好不好,是哪個白痴寫的劇本?!」

「真是不美麗啊,爆豪同學,我這麼美的劇情你有什麼意見?」

「果然男主角還是要找轟比較適合呢?真可惜轟拒絕了。」

「你們──」

「哎,好啦好啦,不然爆豪你再多揣摩一下?我覺得這句台詞的情緒應該是……苦苦追求心上人的注視,一直以來都是單方面付出,卻得不到回應,最後好不容易撒手,不再執著了,對方卻突然回頭、這種擦肩而過的感覺?……爆、爆豪?」

「……」

「怎麼這個表情啊?完全超出人生經驗了嗎?」

「果然還是要轟──」

「說到底這個劇本本來就有問題,為什麼主角要放棄啊?這麼輕易就放棄的感情算什麼鬼啊?事後才說一些假設性的台詞有什麼意義?這句可以刪掉了。」


教室前方的話劇排練吵吵鬧鬧地,絲毫不影響另一端角落裡默默製作佈景的道具組。綠谷撕開膠帶,發現膠帶捲用到底了。

「不好意思,八百萬同學,可以再給我一點膠帶嗎?」

「好的。」

「謝謝妳。」

「真是的,瀨呂同學明明就是道具組的,怎麼跑去演員那邊玩起來了。」

綠谷無所謂地笑了笑,低頭撕開一捲新的膠帶。前頭傳來熟悉的嗓音大聲地宣示:

「──如果是真的非得到手的對象的話,就給我再更執著一點啊!」


好的,小勝。



4. 新任No.1hero木偶公开恋情,对象竟然是……  @僵尸吃掉了你的脑子! 

「新任No.1 Hero『木偶』公開戀情,對象竟然是……」

『碰!』

同事把手機上看到的新聞標題讀了出來,但還沒唸完就一聲拍桌巨響打斷,桌面上的碗盤跟著跳了一跳。

「什、麼?」爆豪拍桌的手撐著桌面,眼神凶惡地瞇了起來,上半身往前傾,吐出兩個有如惡犬低吠的字。

爆豪伸手想要搶走對方的手機,被早一步察覺,直覺告訴他給手機到了爆豪手裡大概凶多吉少,立刻把手機抱到懷裡保護。

「你要看的話我把網址傳給……」說到一半又覺得把新聞直接傳過去,不保的大概是整間餐廳,說到一半又閉嘴。

「哪家臭報社敢這樣亂寫!」

「冷靜點啊!這是八卦新聞嘛,八卦、八卦!」

「廢久那傢伙憑什麼是No. 1?誰封的頭銜?照什麼標準?」

「咦?」

竟然是在意這個地方啊。



5. 在英雄爆杀卿的贴身衣服里发现了大量墨绿色毛发。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在英雄爆殺卿的貼身衣服裡發現了大量墨綠色毛髮。』

──如果他是一個八卦記者,手上掌握著這麼勁爆的材料,肯定會這麼下標題吧。

今天輪到負責家事的綠谷出久從洗衣籃裡撈出一件不是他自己的貼身衣物,抖了抖,紛紛落下一堆墨綠色、捲曲、怎麼看都是屬於自己的根根髮絲。

綠谷心裡感到無限後悔。

首先,要是給小勝知道他偷穿的話──其實不是偷,他真是沒注意到隨手就拿來套上了。追根究柢也是小勝收衣服的時候不小心混到自己的衣服裡面。等一下,還是之前他收的時候搞混了?他不很確定──一定會先炸了自己再燒了衣服。再來,不小心穿錯了是一回事,穿完了結果上面黏了一堆自己的毛髮,如果沒有好好清理乾淨,哪怕是留下一根被小勝發現了,一定會先炸了自己再燒了衣服。

不論哪條路都是同一條死路啊。

綠谷默默拎起那件衣服,放到一邊。這得要不著痕跡地偷偷手洗了,確保任何一點看起來像綠色線頭的東西都要徹底消失才行。

綠谷嘆了一口氣。怎麼就這麼倒楣呢?穿錯衣服的那天還去剪了頭髮,才會掉了一堆碎髮到衣領裡,給自己找麻煩。



同場加映特別號:

6. 清醒過來時爆豪已經將自己的雙手覆上了綠谷的脖頸。  @Ame_ 

清醒過來時爆豪已經將自己的雙手覆上了綠谷的脖頸。

手裡觸到的肌膚光滑、柔嫩,略長的髮貼在後頸,他的手環上去時,指尖摸到些許微捲的髮絲。

細微但是有力的搏動一下又一下撞擊他的虎口,很小的跳動,但他卻覺得連帶著自己的心跳也以同樣的頻率在胸腔裡掙扎著。

綠谷好像感覺到什麼,不安地扭動,好像想要翻身變換姿勢。

他忽然用力收緊雙手。原本沉靜的睡臉一下子碎了。

綠谷倏地睜開眼,因為缺氧而滿臉通紅。

他像擠毛巾似地扭絞手裡的頸,細嫩的皮膚給絞得皺了起來。擠出的水份從綠谷眼裡冒出,在眼眶裡積成一灘水窪,目光折射而出,像是在確認什麼似地小幅度顫動著。

綠谷的身體抖了抖,抬起的手握拳想要揮過來,但不知為什麼中途放棄了,還沒碰到自己,手臂就脫力摔下。是因為失去力氣了嗎……

泡在淚水裡的眼珠變成深沉的濃綠色,視線在一片迷濛之中渙散。

他俯下身,想要看清楚那漸漸黯淡的眼球裡面,究竟還映著什麼──

不想要回應他的審視似地,那對眼球往上掀去,翻出後方的眼白。

爆豪勝己鬆開手,整個人跳了起來,像是突然吸不到氧氣似地,用力捉著胸口喘氣,手指掐入胸前的肌膚,就像剛剛掐著綠谷出久的脖子一樣。

激烈的喘息逼得喉間發出不由自主的哮喘聲,彷彿快要滅頂似地悲鳴。

躺倒的綠谷動了動。他沒發現。綠谷用力咳了好幾下,終於能夠控制呼吸。

綠谷緩緩爬起,往逃離的方向掙扎著移動。然而他最後還是沒有不顧一切地離開,又拖著身子朝爆豪回頭。

他看不見自己的脖頸上盤據著怎樣可怕的瘀痕,他只看見小勝幾乎撕裂胸膛般抓破自己的皮膚,指尖上都是血汙。

「沒事了,小勝。」綠谷用彷彿燒灼過的聲音低低說道。「沒事了。」

他抬起手輕輕觸碰爆豪,發現自己的手抖得厲害,爆豪也是。他伸出雙臂環抱爆豪,他們兩個一起顫抖。


───


終於寫完了!寫了三天的我好廢啊XDDDDDDD

完全沒有想到會寫這麼久,我以為一個晚上就會寫好了呢(天真)

第一個看到就馬上有想法,而且立刻寫完的是4。然後六個段子裡最喜歡的其實是2。想像綠谷獨自在無人的教室裡做著像是霸凌別人卻又受盡委屈的樣子,就覺得............好棒喔^q^

至於1的話,我其實全部刪掉重寫了一次,等於寫了兩次XD

3、5是絞盡腦汁才完成的,非常地不容易哈哈哈~

6是開放給親友的特別題,也是最好寫的。親友不愧是親友,給了我一個我可以火力全開的開頭(誰都別想惹他媽的小河馬.jpg)

等到下週忙完之後,如果有空會考慮再玩一次。

在那之前我要搞定綠谷的生日賀文..............嗯。

评论(18)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