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出勝|英雄迷走 尾聲

{  01-10  11  12  13  14  }  ※  文末有修改後完整版連結。  ※


CP: 出勝

note: 未來捏造。失能設定有,不能接受請迴避。



/尾聲


  模擬事故現場的造景在一段極傾斜的坡坎底端,受到外力衝擊與翻覆顛簸而扭曲得不成樣子的大型遊覽車橫倒在地,遠遠地看下去,不祥的灰白色煙氣緩緩飄升,模糊中依稀可辨車體內錯落著動靜不明的人影,不只在車內,也有幾具四散在更遠的地面,像是事發當下給拋飛了出去。

  眾人從坡上往下望去,最後一組學生已經出動,嘗試從頹毀的事件模擬現場中,儘可能搜索傷者並協助脫困,再不久應該就會出現第一個將模擬傷患帶離事件現場的人,他必須運用自身的『個性』,將傷患送至地勢平緩處的集結區,才算成功救援一例。

  遠遠地,有個身影率先躍出,那個身影並不高大,卻顯得堅毅不屈,隨著距離的縮短,發現他肩負的是成人體型的模擬傷患,移動的身勢沉重卻不失俐落。當他快抵達傷患集結區時,揚起頭臉的動作使綠色的髮尖隨之甩出晶亮的汗水。

  場邊還未輪到實作、或剛結束而待在遠處旁觀的A班同學忍不住發出訝異的驚呼,也有些是鼓勵般的喟嘆。還有人忍不住喊了他的名字。救出第一個傷患的,是綠谷。

  因為A班的大家心裡都明白,能夠做到一樣成績的綠谷出久,實際上比任何人都還要不容易。

  保持著救難的謹慎與緊繃狀態的綠谷只深深地掃了周邊同學一眼,權作回應。那雙眼裡是明亮的綠色,活躍而且炯炯有神。


  雖然這不是綠谷第一次參與實戰訓練課程,但誰都沒有忽略運動服褲管底下遮藏的雙腿裡,其中一條腿是輕合金材質製成的機械輔肢。經過反覆的評估與復健,終於通過『復原女孩』與其他教師們的審核,同意讓他配置輔肢,輔助欠損的左小腿,也曾順應同學的好奇心,綠谷會將褲腳微微拉起,從褲管末端露出一小截泛著無機質啞光的條狀物,略帶弧度的流線輪廓與其說是為了仿腿部的線條,更像是模擬腿骨的形狀同時摒棄肌肉的需求,細直而剛硬的外觀、類金屬的材質和關節處的顯而易見的承軸設計,一眼就能看出那是功能性大於美觀和擬真的機械式輔肢。

  綠谷再次折返斜坡底的翻覆車輛,在他轉身奔出第一步的瞬間,有些學生確信自己聽見了機械轉動特有的摩擦傾軋聲。


  「真厲害啊,小久同學。」

  麗日帶著運動飲料,走向剛完成救援訓練、回到旁觀學生裡頭的綠谷。

  「謝謝妳,麗日同學。」接過麗日遞來的飲料,綠谷道了謝,隨即渴極了似地大口大口地喝著。

  「救援時間差一點就能破了飯田同學的紀錄成為第三名了,好可惜哪。」

  綠谷一口氣喝完飲料,擦了擦嘴角,淺笑的嘴角流露幾不可察的遺憾,低聲道:「應該還能表現更好的……」

  麗日將這句話聽得十分清楚,她說:「不要太勉強喔,小久同學。」

  綠谷點點頭,與麗日說話的同時,悄悄將重心移到右側,鬆開左腿負擔的重量,看起來只是站姿稍微往右晃了晃。麗日才在眉間皺起擔憂的疑惑,正要開口,一隻手從綠谷的背後快速伸來,用力將那顆帶著汗水濕氣的腦袋往下壓去,壓得綠谷腳下一個踉蹌。

  「小勝?」綠谷無法仰頭,只能轉動眼珠,艱難地在視界的邊緣分辨出身後的人影。

  「注意你的姿勢,白痴廢久。」彷彿只是經過順便丟下一句話,爆豪又往前走了兩步,才像是想起什麼似地站住回頭。「剛才的訓練,你沒使出全力吧?」

  頭部壓制的力量消失了,綠谷站直身子,卻轉開視線迴避爆豪。

  「……」沒有得到綠谷回答,短暫的沉默像是爆豪暴怒的前奏。綠谷才習慣性地縮起肩膀準備承受接下來的怒氣,卻只聽見爆豪語氣不耐地說:「輔肢去調整一下啊笨蛋。」

  然後爆豪就那樣站在兩步之遠處,半側過身的模樣好像是刻意站在原地等誰跟上,而缺乏耐性的兇惡臉色彷彿再多等一秒就要轉身走掉。

  在讀懂爆豪的眼神之前,雙腳卻自己先動了起來,跨出一步,跟上前去;同時間爆豪也邁開步子,以帶領的姿態逕自走向前去。綠谷匆忙回頭,還想再說些什麼向麗日道謝,後者倒是先對他揮揮手,以口型無聲地說:「快去吧。」



  輔助科專用的實驗室裡,剛好遇到熟人輪值。當綠谷敲門進去時,招呼他的聲音很興奮的樣子:「啊、是綠谷!腳上的baby還習慣嗎?它可是經過改良的輕型戰鬥款,在不減低強度的條件下調整關節承軸的設計,選用更輕的材質──」

  頭上頂著護目鏡的少女嘴上不停地說著,完全沒有讓人插嘴的餘地,綠谷才踏進實驗室便被她狂熱逼人的眼神嚇著,只能打著暫停的手勢往後退。

  「──所以,你今天過來是考慮接受我上次的提議嗎?在輔肢上加裝可以通訊的信號發射台?」少女用手裡握著的螺絲起子指著綠谷問道。

  「不、不是的,發目同學。」綠谷退到實驗台旁,背靠著機台,只差沒有蹲下來閃躲對方洶洶的來勢。「剛才的實戰訓練課,總覺得爬坡的時候腳步不太平衡……?想請妳幫我看一下……」

    「沒問題,交給我吧!」


  讓綠谷坐到實驗台上,將左腳褲管捲至膝上,露出取代小腿的輔肢。相較綠谷有些發赧的彆扭,發目明倒是沒有絲毫遲疑,一手捉起輔肢的踝部,將整條輔肢搭在自己的膝上,仔細端詳著。然後從實驗台旁邊拉來幾條線材,接上輔肢相應的插孔裡。

  「好久不見唷baby。」她對著綠谷的輔肢開心地打招呼,轉向一旁的螢幕,從輔肢裡讀取了新的資料,在螢幕上形成一個與輔肢相同的立體模型圖。「現在看到的是承筒裡內部壓力的受力分布,從承筒受壓的狀況可以分析輔肢使用上的問題。嗯……」

  發目做了幾個操作,畫面上的量化圖表呈現出不同的趨勢,她露出沉思的表情,綠谷不禁想著是不是哪裡弄壞了,正想要開口詢問,發目忽然從腰間抽出尺標,往另一隻腿上量了量,然後對他笑了:「沒什麼特別的問題,就是長高了一點喔,綠谷。」

  「咦、」

  「我們都還在發育嘛,所以你要常過來找我們微調。能夠接觸到機械輔肢的調整,對我們輔助科學生來說也是難得的機會呢!」知道輔肢的問題後,發目動作熟練地摸上輔肢與腿部的接合處,輕易地將輔肢從綠谷腿上卸下。

  前一秒還有說有笑的發目明忽然間臉色一變。「綠谷……」

  左腿一和輔肢分開,裸露的斷面暴露在空氣中,這時綠谷才感覺到腿上一股冰涼的微微刺痛感。

  發目手裡捧著輔肢,在與腿部接合的承筒裡血跡斑斑。不用想都知道與輔肢接合肢體端傷成怎樣,她往綠谷左腿瞄了一眼,很快地轉開視線。

  「努力過頭了喔,綠谷。」發目有些困擾地笑了,「我只會處理機械的傷,不會處理人類的。你趕快去保健室吧,這邊調校好後會幫你把輔肢送回去的。」

  「抱歉,謝謝妳,發目同學。」腿上的刺痛益發明顯。又受傷了,等下也會被『復原女郎』唸上一頓吧。綠谷扶著實驗台,單腳落地,問道:「那個、妳有沒有類似拐杖的工具?現在這個狀態我無法……」

  發目明搖搖頭,視線越過綠谷的背後,往實驗室門口揚了揚下巴,「不是有人陪你一起來嗎?就是那個手裡會爆炸的,叫什麼名字來著我忘啦。」

  這真是最糟糕的選項了。綠谷根本不用回頭都能感受到背後兩道嚴厲的視線,像高能光束一樣簡直要把自己燒穿兩個洞。不需要面對面確認,綠谷肯定對方現在絕對氣炸了。



  腦袋挨了一拳,被揍痛的地方熱辣地腫起。等一下還要跟『復原女孩』拿冰袋敷著消腫,實在很難解釋頭上的腫包緣何而來。綠谷趴在爆豪肩上,悶悶地想著。

  不過,雖然被毫不客氣地揍了一頓,卻換來爆豪背負自己走去保健室的妥協,這個結果已讓綠谷大感意外,本來沒有指望盛怒的爆豪會幫什麼忙,他都已經做好自己爬去保健室的心理準備了。

  童年玩伴的體溫熱騰騰地蒸在自己身上,在熟悉的氣息包圍之下,綠谷遙遙地回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在他們都尚且年幼、友好而且毫無嫌隙的那段時日,他也曾因為摔痛了腳,坐在地上哭著不願意走路,彼時他們都還太小,力氣不足以背負另一人,只能可憐兮兮地掛在同樣年紀卻堅強可靠的竹馬背上,半拖半拉地走回家。

  在那之後過了十年了吧。綠谷心想。通往保健室長長的走廊上,稀奇地沒有遇上半個人,空曠的廊道多少讓他們不那麼緊繃,綠谷的手搭在爆豪的肩上,胸前緊貼著爆豪背後,兩人身上滲出的汗水浸濕了衣服,濕熱地黏在身上。

  綠谷稍微直起身子,伸手拉起衣服搧了搧,帶入些微流動的空氣,帶著薄汗的肌膚感到一絲涼意。

  「混帳不要亂動!」爆豪腳步頓了一瞬,支著綠谷的手臂使力往上拱了拱,將人再次甩回自己背上。

  綠谷被甩回爆豪背上,溽濕黏膩的感覺再次吸附胸口。「抱歉,小勝。我很重吧⋯⋯」

  「吵死了,不過區區一個廢久。」爆豪輕嗤一聲,「剛剛上課已經抬了一堆假人,不差你一個。」

  「說的也是。剛才的救難訓練,小勝的紀錄是全班第一呢。」綠谷想了一下,「現在,小勝又多救了一個我。」

  「白痴廢久的話,一百個也輕而易舉。不過,」爆豪冷笑,「如果可以,我才不想救你。」

  「嗯,」綠谷輕易地繞過迂迴的話語,沒有被殘忍的字面刺傷。「我不會再受傷了。」

  爆豪扭頭瞪了背後一眼,故意手裡一鬆,支撐綠谷的力量忽然消失,使他往下墜了一瞬。

  「哇!」以為自己要摔到地上,綠谷嚇得大喊一聲,雙手胡亂一抓,往前環住了爆豪。

  「誰還會相信你的保證。」重新揹穩綠谷,爆豪的腳步沒有半點紊亂。

  「……」綠谷沒有收回手臂,依舊鬆鬆地環著爆豪。也許是受到驚嚇的緣故,他感覺自己心臟瘋狂加速搏動,深怕胸腔激烈的心跳會因為彼此胸背緊緊相貼,毫無保留地傳遞到爆豪那裡。

  「如果再有一次像『那個時候』的事,」爆豪再次開口,提起『那個時候』讓他的聲音乾澀發苦。「我一定會揍死你這死書呆子。」

  「……小勝會先救我再揍嗎?」

  「我會揍死你。」

  「那也得先救我吧。」

  「你不聽人話嗎?我一定會殺了你。」

  「嗯,」像是得到某種承諾,綠谷悄悄收緊了手,將頭輕輕抵上爆豪的肩膀。「謝謝你,小勝。」




-fin.


八月的時候把整個故事全部修改了一遍,這是最後一段。修改的幅度滿大的,還補齊了中間一些沒有來得及寫的段落。

有興趣的話可以點入連結觀看全文。

完整版請見:英雄迷走(完整版)

评论(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