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獵物

CP: 肉倉精児中心

note: 連載107回捏造。些許『個性』的私設。



/  獵物  /


  倒下之後,全身上下湧起難以忍受的疼痛,尤其是腹部遭到一拳重毆的地方,疼得幾乎讓人失去意識。

  雖然已經用罄全部意志力讓自己不要丟臉地哭喊出聲,不過體內深處的肌肉痙攣是無法憑意志按捺,忍耐只維持不到一秒,勉強翻了個身,趴伏在地上張口嘔了起來。

  頭上的軍帽掉了下來,他在止不住的嘔吐之間伸手將軍帽揮開。深色的帽子在地上翻了幾圈,沾上了塵土,灰撲撲地滾到不遠處的角落。

  暈眩不已的腦內充斥著高頻的轟鳴,佔據了大部分的聽覺,使得周遭一片混亂的喧囂好像發生在很遠的地方,但其實他心裡明白,自己仍在戰場的核心位置。他已失去自保的能力,遭到電擊後身上是有如千支針不斷扎下的刺痛感,麻痺使他一度呼吸困難、喘不過氣。好不容易找回呼吸,肉體承受的劇烈痛楚讓他不得不把胃裡的什麼一股腦地吐出,沒有比現在更無力而且無助的處境了。


  「喂,快點。」


  有人跑動的踩踏造成地面的微微震動,腳步由遠而近,最後停在他的身旁,一道人影打在地上,近得足以疊上他。


  「這邊交給我們搞定,你趕快把那傢伙拿下。」

  「咦?這樣好嗎……」


  遲疑的低喃出現在頭頂上方。都這種時候了還需要猶豫嗎?剛剛大吼著不允許詆毀友人的氣勢去哪了?意識不清的腦子裡閃過不會有人知道的吐槽,他試著撐起自己,想要挪動身子、徒然地抵抗,卻發現受傷之後『個性』有些失控,雙臂的肌肉還無法全數回收定型,像果凍一樣一使力就改變形狀。


  「白痴啊!你戰勝了那傢伙,那是你應得的!」

  「解決他也只是淘汰一人而已,還要再淘汰一個才能晉級喔。」

  「廢話少說,快點動手啊蠢臉!」


  對,自己戰敗了,輸得一塌糊塗。落敗的英雄預備生失去了暫時與英雄並列的資格門票,並且,與此同時,成為了他人的獵物。


  「知道了、知道了啦。」


  肩上被人捉住,從俯臥被翻回正面仰躺的姿態。頭頂刺目的陽光讓他一時睜不開眼,尖銳的光線彷彿直接割破眼皮,惡劣地刺入瞳仁,在燒得燙疼的眼角逼出防禦性的淚水。


  「哎,」


  他聽見一聲為難的嘆息。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畢竟是我贏了。」


  視線模糊中,他依稀看見對方手上拿著什麼,彎下身,蓋在自己臉上。眼前視野立刻遮成整片的黑,只有隱約的光線鑲在能見的邊緣處。

  那是自己的軍帽。


  「再見啦。不知道名字的學長。」


  胸前被輕觸三下,別在前襟的三個靶子發出三次輕響。他看不見,但是知道靶子全亮起了擊中的信號燈。

  ──士傑高中二年級,肉倉精兒。淘汰。


-fin.


最近瘋狂迷戀上士傑的學長。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