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出勝|逆光抵達 02(2)

{  01  01.5  02(1)  02(2)  }


CP: 出勝

note: 25+,未來捏造,自創角色有。



/02(2)



  雄英學生為期一週的職場體驗轉眼間就要結束了,這段期間裡,爆豪依舊每日故我地上班、執勤、出任務,只要能盡可能地避開那些在事務所裡竄來竄去的小鬼,他都願意接手去做。

  學生們來到事務所實習不是什麼新鮮事,除了雄英高中,一年裡還有幾次從各地的英雄專門學校遞來的實習申請。不過這些都不關爆豪勝己的事,他從來不主動接觸那些興奮躁動的小鬼,最開始切島還試圖說服他幫忙(畢竟那傢伙有過一段很棒的實習經歷),幾次之後他也只好放棄改變爆豪的心意。

  如果可以的話,爆豪完全避免跟實習學生接觸,當然也不會記得學生們的模樣。曾經有一次事務所錄取一名新人,爆豪發現同事們對這名後輩展現出異常熱情與寬容,但他絲毫不將這反常的氛圍放在心上。後來他才將這名後輩如此受歡迎的原因跟一件事聯想在一起:他是之前來事務所實習過的學生。


  令人厭煩的音節像個咒語般糾纏爆豪勝己,來源出自於同個辦公室隔壁桌的切島,逼得他不得不戴上耳機,以音樂抵消不想聽到的詞彙。

  當事務所內部系統向待命中的職業英雄發出臨時任務通知,爆豪勝己毫不猶豫地登記自己的名字,盡可能地減少待在辦公室的機會。

  同樣在系統裡的切島也想接這個任務,但他還在評估可能的風險,猶豫的時間使他慢了爆豪一步。不過爆豪可再指定一名同事做為臨時搭檔,切島立刻從位置上跳起,直接站在爆豪面前。

  「等等,爆豪,我也一起去吧。」大概是認定爆豪一定會答應,切島沒等到爆豪點頭就轉頭找人:「出水同學在哪?」


  就是這個。爆豪毫不掩飾厭煩的表情,從鼻端哼出重重的抱怨,伸手用力把切島按回椅上,過猛的力道讓切島摔回辦公椅後還滑開好一段距離,直到椅背撞上另一位同事的桌角,把同事的桌子都撞歪了。幸好同事執勤中不在座位上。切島往後望了一眼,確認同事的桌面沒有災情,才又愣愣地看向爆豪。


  「你幹嘛啊?」

  「不准跟來。」

  「為什麼?我正好可以帶出水見習一下……」

  「閉嘴。」

  過於相似的詞彙只有最後一個音節微妙地不同,簡直難以忍受。爆豪冷冷地丟下一句「自己帶的小鬼不要扯到我身上」就轉身準備離開。

  「不找我的話,你還能找誰搭檔?爆豪。」

  背後響起切島不服氣的質問,爆豪眼珠轉了轉,最後在待命人數不多的辦公室裡找到一個沒有刻意迴避他的視線的傢伙。

  「就你吧。拿剪刀的傢伙。」

  「拿剪刀的傢伙」不是正式的英雄名稱,是個綽號──甚至算不上綽號,只是加了形容的指稱。被指定的同事倒是對以綽號稱呼一事無所謂,聳了聳肩,從容地接受指名:「找上我還真是稀奇,爆豪前輩。」

  「你如果還要繼續說些廢話,就別來了。」明明應該是主動邀請的一方,爆豪卻像是拿穩了決定對方去留的權力,「我再找別人。」

  「爆豪前輩還是一樣冷淡。」


  拿剪刀的傢伙是個年輕又討人喜歡的後輩,整個人散發著略微輕浮卻又不致於讓人心生厭煩的開朗態度,在同事之間融洽地活躍著。剛加入事務所成為他們的一員時,即使面對爆豪勝己這個不易相處的前輩,也能以拿捏得恰到好處的語氣,輕巧地埋怨:爆豪前輩還是一樣冷淡,果然不記得我了。

  那時,爆豪聽了便仔細盯著他,幾秒鐘的沉默後,才說:我記得。你是那個拿剪刀的傢伙,來實習過的。


  「讓我跟著出任務吧,我還想從爆豪前輩那裡偷學幾招呢。」

  爆豪勝己微微瞇起眼,對於後輩沒打算消停的碎嘴感到一股隱約而不祥的不滿。

  「──只可惜我報到的時間晚,錯過了向綠谷前輩討教的機會。」


  「喂!你、」

  「夠了。我改變主意了。」


  切島急忙截斷的提醒與爆豪有如浸過冰水的冰涼話語同時響起,年輕的後輩沒來得及走出座位,立刻就知道自己的多嘴搞砸了一切。

  爆豪以不由分說的姿態背過身,捨棄了失言失措的後輩,再一次轉向切島,說:「切島,帶著你的小鬼,走了。」

  「真是的。」切島留給後輩責備的一瞥,無奈地低嘆:「不管哪一個都是。」



  爆豪勝己有個小小的、不為人知的禁忌:一天裡聽到跟「綠谷出久」相關的稱呼超過三次,那天準沒好事發生。

  出發前聽見後輩在自己面前提到「綠谷前輩」這個詞,他就感覺不是個好預兆。不過算起來也只是今天裡的「一次」,還不至於到累積三次招來霉運的程度。爆豪本來這麼認為的。


  右臂上爬滿密集交錯的新鮮傷痕,裂口細長且深,較為嚴重的傷口從破開的肌理處微微掀翻,鮮紅色的血先是緩緩湧出、凝成一顆顆飽滿血珠,當大大小小的血珠彼此相匯聚後,變成一道道快速蔓延的血流,沿著手臂止不住地往下淌,再次凝於放掉力氣垂下的手指指尖,一滴滴地往下掉落。爆豪在原地站了一會兒,腳邊已出現一小灘血色的窪。


  「爆豪!」

  他無視一臉大驚失色的切島,因為傷勢其實不算嚴重,就是視覺上太多四濺的鮮血給人大事不妙的印象。比起生理上實質的傷,讓人產生首席英雄陷入苦戰印象的傷害更大一些。

  「我去善後,出水,你替爆豪處理一下傷勢。」

  所以,是什麼原因讓自己在一項稱不上高風險、高難度的臨時任務中意外負傷呢?爆豪絕對要歸咎在正朝自己奔來的雄英實習生身上。

  向來淡然無畏的黑髮小鬼此時面色凝重,懷裡抱著醫藥箱跑來,那副嚴肅的模樣喚回了高中一年級合宿集訓時的記憶。

  洸汰。那時候大家都這麼叫他,但直到最近爆豪才知道這傢伙姓「出水(いずみ)」。


  「滾開。」瞥了趕來的洸汰一眼,爆豪沒有理會他,逕自邁步與洸汰擦身而過。洸汰只好緊跟在他的後頭。

  如果不是因為拿剪刀的後輩聒噪得煩人,他也不會改變主意與切島搭檔,並且在任務中頻繁地聽見切島「出水、出水」地喊著那一音之差的刺耳稱呼;如果他仍然選擇跟拿剪刀的後輩一起出任務──後輩的『個性』是「斬」,與敵人能夠操控堅韌絲線的『個性』完美地相剋──那麼他可能就不會因為無法破壞敵人的『個性』而遭到纏繞割傷。

  一切就像極微小的錯開而無法咬合的齒輪般失敗的巧合。全都是因為他想起了綠谷出久。



  雖然受了點傷,任務倒也堪稱順利完成。回程的路上,切島滔滔不絕地以此次任務為例指導洸汰,爆豪覺得吵便閃得遠遠的,一回到事務所就直接前往醫務室處理傷勢。

  不過這一天的運勢還沒放過爆豪勝己,註定要讓他不順心到底。

  走回辦公室的途中,早在好幾步遠的地方,爆豪就敏銳地捕捉到不想聽見的名字。他沒有刻意要偷聽別人說話的意思,在他想要迴避聽到些什麼而調轉腳步前,已經接收到足夠多的談話內容了。


  ──算我多嘴一句,以後別在爆豪前輩面前提起綠谷了。

  ──剛才說漏嘴是我不好。不過,到底是為什麼?之前發生過什麼事嗎?


  爆豪認得出其中一個聲音是那個拿剪刀的後輩。至於另一個聲音,不管那是誰,就跟那人自己說的一樣,真是多嘴。


  ──細節我也不清楚,不過,綠谷前輩離開我們事務所的原因,就是爆豪前輩。


  這是爆豪走遠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拉住他本打算繞開的腳步,輕易挑燃他的怒氣。

  爆豪本想直接衝到正在對話的同事面前,警告他們不要亂傳一些無聊的八卦──特別是跟自己有關的事。不過,他最後還是沒有這麼做,大概是他改變去向的動靜大了點,同樣身為職業英雄的同事也許察覺到了什麼,隱於暗處的氣息很快散去,他們離開了。

  而且,其實同事們的認知也沒有錯。綠谷出久離開這個位於東京都內、有著眾多強豪英雄的知名事務所,背後的原因就是爆豪勝己。

  不經意聽見的這番對話讓爆豪不得不回想起那些他寧願忘記的事,包括意見相左、爭執不休、互不退讓,以及因為自私和自以為是而導致最後的決裂與分離。

  只是,就算真的將那些糟糕的過去忘得一乾二淨,也改變不了事實與現況。



  爆豪覺得自己今天該早點下班。

  回辦公室打算取了私物就要離開,經過茶水間時又再一次遇上亟於迴避的詞彙,像個詛咒般陰魂不散地在他周遭作祟。

  「喂?出久哥。」


  第三次。

  談話只有一方的聲音,看來洸汰正在講電話。


  「……實習很順利,負責的切島對我很好,從切島那裡學到很多經驗。……對了,我今天跟爆豪一起出任務喔,完全沒想到呢,很意外……」

  右手上的新傷剛包紮好,還隱隱痛著。爆豪感覺自己的心跳極短時間內加速到幾乎按捺不下的程度,任務中與敵人正面交鋒時都沒這麼緊張,深怕聽見下一句話就是洸汰告訴電話另一頭的傢伙自己受傷的事。


  「……真的是很難得經驗。啊、不小心講了一堆我自己的事,出久哥打給我什麼事?」

  洸汰很快換了話題,胸腔裡狂飆的心跳聲終於漸漸平復,爆豪緩緩鬆了口氣,才心想自己該走了,又聽見洸汰說:「週末去找你?好啊,我沒有別的安排,可以喔。」



-tbc.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