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出勝|豢養 03

(3)



  餐桌上幾只碗盤裡已經空了,綠谷看著爆豪將筷子平放在碗緣,盯著那副碗筷低垂的眼裡流露些微疑惑,彷彿思考著這麼做的意義。

  現在的爆豪不會說飯後辭令,綠谷自然也無從應答,他耐心等待爆豪挪動椅子,無視自己的存在,離開桌邊,才開始收拾餐桌。



  距離爆豪來到家裡那晚已數日有餘,頭兩日爆豪處於極度緊繃且敵視的狀態,即使事務所第一時間派了研究人員前來協助,但發生在爆豪身上的事充滿了想要摧毀他(或者,他們)的惡意,以至於事務所能夠給予的幫助很有限。

  事務所派來的研究員告訴綠谷,爆豪受到精神系『個性』的攻擊,精神系的『個性』多半直接影響個體的心智,因此當下最要緊的問題是,在研究支援部找出解除『個性』的方法、或是捉到『個性』的擁有者之前,必須讓爆豪處於穩定的精神狀態,避免他陷入混亂而心靈崩潰──這個結果正是精神系『個性』的擁有者所期望的。

  而這項重責大任卻是落在綠谷身上,爆豪究竟能否保持心智的穩定,全取決於他要怎麼做。



  綠谷將用過的廚餐具收去流理台,捲了袖子站在台前清洗。身為職業英雄的這些年來已經培養出敏銳的直感,周身若有動靜很快就能察知,除非對方亦嫻熟於隱藏行蹤,能夠做到安靜而且不著痕跡地行動──

  眼前忽然滑過一片薄影,斜斜切過視野,一瞬的明暗交錯。綠谷猛地回頭,發現爆豪的氣息已經來到身邊,距離不近不遠,正輕巧地從他後方走過。

  「小勝、」綠谷被他驚得心臟一陣狂跳,低聲埋怨:「……真是的,別嚇人啊。」

  爆豪走遠兩步,轉頭回望的眼眸裡剔透的紅,沒什麼表情的臉上卻隱約帶有譏嘲,一副捉弄得逞似的姿態。

  綠谷在他身上忽然找不到陌生的感覺,爆豪偶爾會露出這副模樣,好像終於回過神來,知道自己是誰、也認得綠谷,變回原來那個他熟悉的爆豪勝己。

  「小勝?」綠谷試探性地喚他。

  爆豪又走開幾步,隔了一小段距離遠遠地盯著綠谷,方才察覺到的那股清醒的氣質忽又煙消雲散,轉醒的眼神再次變得疏離,對著綠谷就像面對另一個不認識的人,而非從小認識的玩伴。



  作用在爆豪身上的是一種命名為「馴養」的『個性』,事務所派來的研究員這麼形容:一種很惡毒的精神系『個性』。只要有一方受到『個性』攻擊,就會屈於成為附屬另一人的位階關係,將兩個個體連結在一起,甚至不需要同時對兩人發動能力。

  「馴養」的影響是很全面的,也正如其賦名的字面意義,承受「馴養」影響的對象精神層面發生洗腦般的改變,生物本能的直感反應凌駕於人類的理性,對連結對象出現依附需求,並且透過弱化能力剝奪反抗的可能──這也是為什麼綠谷在第一個晚上就能壓制發動攻擊的爆豪,如果是正常狀況下,他可沒有戰勝同樣身為職業英雄的爆豪勝己的可能。

  那個晚上爆豪前來綠谷的住處,證明了不論背後的原因為何,被『個性』連結到一塊的另一人就是綠谷出久,非自願地成為擁有主導位階的角色。為此綠谷從事務所那裡得到幾天的休假,他得配合研究支援部的要求,在頭幾天內盡可能跟爆豪勝己建立起良好的互動關係,有助於維持爆豪精神狀態的穩定。



  碗筷在白色的泡沫裡浮沉,油光析出,覆在泡沫底下的水面成薄薄的膜,折射一層虹光。不管是下廚還是收拾,綠谷顯得很熟練,工作之餘如果能得到一些在家的空檔,他就寧願待在住處休息,累極的時候就懶得出門,乾脆自己煮一煮。不過他的廚藝實在不怎樣,想著既然是煮給自己,便將就至今也毫不在意。

  倒是爆豪從未對著端上的菜色表現出滿意或饜足的態度,雖然處於被精神系『個性』影響的狀態,對於某些事物的反應仍忠於本人的真實性格,再怎麼沒得選擇,也不會錯把綠谷做的菜當成美味佳餚。

  即使是剛開始整整兩天都沒進食,餓得差點昏厥的時候,也是如此。


  將擦拭乾淨的鍋與餐具收妥在櫥櫃裡,綠谷抹乾雙手,回頭時爆豪早就離開剛才佇立的位置,他稍微調轉視線,很快就在客廳的落地窗旁邊找到盤腿坐在地上的爆豪,拉起的窗簾被撥開一個寬縫,從窗簾布夾出的狹窄空間裡,安靜地往外頭眺望。

  綠谷走過去,一面用手壓著撫平袖上的皺痕,一面道:「小勝,要吹風嗎?」

  一察覺綠谷靠近的腳步,爆豪立刻回頭,直直盯著他走來,擺出隨時要跳開的樣子。綠谷很習慣爆豪這樣的態度,現在很好,沒有比一開始更糟。何況沒受到『個性』影響之前他跟爆豪之間的關係也不見得好到哪裡去,把防備的態度換成輕蔑,不想接近自己、想要保持距離的疏遠與前沒有什麼不同。

  綠谷將落地窗拉開一半,冰涼的夜風滑入,吹澎了垂墜的窗簾。他將半側窗簾收攏,固定在窗邊,新鮮的風更為順暢地吹進屋內。他意外地發現爆豪還待在原處,沒有躲開,目光投向窗外不斷流動的城市街景,被微風帶來城市的氣味與聲響吸引了注意力。

  綠谷就站在旁邊,幾乎是爆豪緊挨著自己腿側坐著的距離。已經可以靠得這麼近了嗎?綠谷多站了一會兒,直到風吹得他身上有些冷,而爆豪的體溫彷彿貼沿著小腿一寸一寸、清晰地漫上,當他轉身離開,走動間小腿肚輕輕擦過爆豪的身子,也沒有驚動他一絲一毫。


  家裡的客房來不及整理,只簡單收拾過一次,有一半的空間堆了雜物,現在成為這個家裡爆豪可以安心躲著的地方。客房不會上鎖,綠谷推了門進去,藉著門外廊邊引入的光線姑且分辨房內景象,他走去取來一條放在床上的薄毯。

  有什麼隨著他抽走薄毯的動作落在地上。

  綠谷彎腰撿了起來,拿到手裡發現那是一件自己的衣服,上頭有著揉壓過的凌亂皺痕。

  綠谷一時感到困惑,沒有多想就帶走那件衣服,把它扔到浴室的洗衣籃裡。

  回到客廳時,爆豪仍坐在落地窗前,迎著風眺望遠方,他小心翼翼地走過去,直到爆豪轉頭看他,露出疑惑且戒備的表情為止,他停在那裡,蹲了下來,將手裡的毯子放到地上,然後將毯子輕輕推往爆豪。

  「小勝不冷嗎?」綠谷的音量像是自言自語。薄毯推到爆豪腿邊,沒有把他嚇跑。

  爆豪低頭看了一眼堆在身旁的毯子,又抬起紅得剔透的眸子望向綠谷。突如其來的對視讓綠谷不知所措,給了一個半是討好、又帶點畏怯的微笑,很快又尷尬地轉開臉,站起身來走到別處。

  在他看不見的後方,爆豪展開那張薄毯,把自己圍了起來。



-tbc.

發現新增了長文章的功能,不知道用起來如何?

還有本週連載好......好虐啊TT

评论(3)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