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ALLOUT!!/日常段子 #02

CP: 祇園大原野

note: 日常向,沒什麼cp味,寫寫發生在一年五班的片刻。



#02



  大原野轉開飲料瓶蓋,小心翼翼地抵到唇邊,用最小幅度的動作啜了兩口就扯著嘴角倒抽著氣。他皺了皺眉,用手背蹭了蹭嘴邊,憤憤地將寶特瓶放回桌上。


  「這很難喝嗎?」祇園發現他苦著臉的反應,疑惑地問。

  大原野伸手摸向右臉頰,指尖才觸到肌膚,又馬上縮了回去。他撇了撇嘴,沒有理會祇園的搭話。

  祇園盯著大原野的臉,總覺得好像哪裡不太一樣。大原野別開臉,閃躲祇園的視線,直到被瞧得渾身不舒服,正準備開口把人趕走,祇園「啊」了一聲,接著說:「腫起來了。」

  「你現在才發現?」


  昨天社團練習途中,碰撞間大原野臉上不知道被誰的膝蓋撞上,嘴角都擦出血絲。皮肉傷事小,就怕撞出腦震盪,後半場練習隊長讓他去旁邊休息,經理拿了冰枕給他敷在傷處,說是為了消腫。

  看來冰敷的效果有限,過了一個晚上,受傷的那側臉頰還是腫了起來,嘴邊泛起淡淡的瘀青,其實腫的滿明顯,但祇園沒有細心到一眼就發現。


  「誰知道,畢竟大原野一直鼓著臉生氣嘛。」

  「煩死了。」

  「喝東西會痛嗎?」祇園又看向桌上的飲料,「早說嘛,我有辦法。」

  他跑回自己的位置,手裡拿了什麼,再繞回來時大原野看見那是一截吸管。

  「用這個。還好還沒丟掉。」

  「喂!你⋯⋯」


  祇園一把抓起大原野桌上的飲料,將吸管投了進去。大原野臉色一下變得難看,他分明看見這根吸管是祇園從書包裡拿出來的,猜也猜得到是早上喝了什麼、順手塞在裡頭的垃圾。

  「拿去吧。」祇園把飲料遞出,直逼大原野眼前,一臉解決問題、得意洋洋的模樣。

  大原野往後挪了挪,沒有伸手去接。吸管的長度短了些,他眼睜睜地看著那根吸管緩緩下沉,消失於瓶口之前,甚至還能看見吸管的前端還留有咬痕。


  「糟了。」

  祇園收回手,瞇起單眼往瓶內瞄,然他將手指伸到瓶子裡,試圖勾出那根不知沉到何處的吸管。

  「夠了,」大原野看不下去,伸手要奪回自己的飲料。「不要弄了,還給我!」

  「等等、等⋯⋯」大概是察覺到大原野的怒氣,本來想要幫忙現在卻搞砸了,一定要拿出吸管的意志更加堅定。祇園一邊阻擋大原野,一邊道:「我還有辦法。」

  一說完,祇園就張嘴含住瓶口,仰頭讓吸管往瓶口處滑下。


  大原野眼睜睜地看祇園的舌擠入那狹窄的口徑,浸在飲料裡,靈巧地轉了一圈,就從那極為有限的空間裡,只用舌尖勾出那根細細的吸管。

  他的飲料,他用嘴接觸過的地方,全都給祇園的唇舌舔過、含過一遍了。

  大原野覺得自己的臉都要燒了起來,可能是因為太過生氣,或者因為其他,臉上受傷的地方尤其燙得驚人,激烈地發疼。


  「看吧,成功了。」

  祇園咬著吸管,本想繼續邀功,但此刻再遲鈍也都看得出來大原野的臉色不妙。

  「呃⋯⋯生氣了?」

  「啊——真是的!」大原野捂著又熱又痛的臉頰,又氣又委屈地吼祇園:「你都喝了!」

  「抱歉抱歉,擦一下就好。」祇園忙拉出襯衫下襬套住瓶口,旋著擦拭幾下。「好了,喏。」

  「我才不要!討厭,去死!」大原野猛地站起,故意撞開祇園,往教室門口大步離去。

  「喂,快上課了,你去哪?」

  一個好的邊鋒不會輕易倒下、跟丟目標,祇園踉蹌兩步,很快又追上大原野。

  「保健室!」大原野回頭瞪了一眼,那眼神將祇園釘在原地。「別跟來,笨蛋。」

  祇園拿著飲料,吸管還咬在嘴裡,站在教室門口望著同伴憤憤離去的身影。雖然平時大原野很容易不滿,不過這次的反應挺重,真的惹怒他了。祇園嘆了一聲,心裡苦惱著該怎麼辦才好呢⋯⋯


-fin?


其實好想寫大原野親親喔,想看他被深吻得不要不要的ˊ艸ˋ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