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ALLOUT!!/日常段子 #03

CP: 祇園大原野

note: 第九卷#57捏造後話。



  諏訪學長走了之後,再無他人的交誼廳安靜下來,雖然似乎能聽見遠處房間裡其他社員玩鬧的動靜,但是自己所處的週遭空蕩蕩地,彷彿所有的寂靜全匯聚到他的身邊,在耳畔淹成一塊隔絕的塘,沉沉地壓迫著鼓膜。

  兩人座的沙發上全給自己佔了,大原野翻過一頁漫畫,整個人靠上沙發椅背,緩緩滑成斜躺的姿勢。

  要是給教練、吉田老師,或是三年級的學長們看到他不成樣子的坐姿,一定會出聲糾正吧。

  總是有必須遵守的禮儀,良好的態度,這兩項沒做好的話,馬上就會被貼上漫不經心、散漫的標籤。

  就像剛剛與諏訪學長對話的最開始,學長所說的一樣──是個差不多的傢伙。


  大原野稍微回神,手上的漫畫翻過後,不知道停在眼前這一頁多久了,按著紙張邊緣的手指,滲出的濕氣在紙面上留下一個小小的微凹印子。他發了一陣子呆,漫畫裡的人物滑稽的表現一點也沒看進去,當然也沒有好笑或有趣的感覺。

  明明是因為覺得有趣才看下去的,但現在卻有什麼梗在胸口,將其他情緒擋在遠遠的不知哪處。


  「喂,大原野。」

  幾近封閉的沉寂被一聲呼喚敲破,祇園站在交誼廳門口附近,一臉困惑地看著他。

  「你怎麼了?」

  看到來者是祇園,大原野懶得坐直,維持現在的姿勢,說:「……沒事。」

  「噢。」

  祇園一手插在口袋,裡頭有零錢相碰的聲音。他走向飲料販賣機,仰著頭一排一排地掃視挑選。


  「祇園,」

  將零錢投入販賣機,在機器裡頭滾出清脆的鏗鏘聲,祇園彎下腰,伸手取出一罐飲料。

  大原野在他拿了飲料後喊住他,然後,有些猶豫地說:「過來一下。」

  他坐直身子,放下手裡的漫畫,拍了拍身邊的位置。

  祇園走過去,在同一張沙發上坐下,用力轉開飲料瓶蓋,大口喝了幾口。


  「那個……」大原野略朝祇園傾身,正面轉向他,問道:「我的臉、如何?」

  「呃?」祇園一臉茫然,他瞪著大原野的臉,遲疑地說:「很……帥氣?」

  「啊,謝謝。不對、我不是這個意思……」沒有料到祇園的直球讚揚,大原野撥了撥前髮,臉上現出一瞬的窘迫。「我是說,我看起來怎麼樣?你的感覺?」

  「咦──感覺嗎?這個我最不拿手了……」像是面臨一道難解的考題,祇園苦惱地皺起眉,猜謎似地說:「冷靜?」

  從大原野的反應猜得出來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祇園又換了個說法:「頭腦很好?」

  「可以不要每句都是反問嗎,聽起來很像你自己也不相信。」

  「吵死了,都說了我哪知道。」祇園不玩了,伸手去拿剛剛大原野隨手放在一旁的漫畫,隨意翻了幾頁。「你到底想說什麼?」

  「就是……我看起來像很沒幹勁的樣子嗎……」大原野別開臉,一句不長的話,說到最後幾個字幾乎是消音般幾乎聽不見。

  「原來是指這個啊。」祇園終於懂了,他將手指搭在唇上,想了想,說:「確實是吧。」

  「……」

  「不如說,好像一直很不耐煩的樣子?」

  祇園連批評也很直白,對話開始變得有點難堪了。大原野有點後悔主動問起這件事,正想中斷話題,祇園又像忽然想通似地,直直盯著他的雙眼,說:「我知道了,是因為眼睛的關係吧。」

  「眼睛?」

  「對啊,因為眉毛長這樣……」雙手手掌搭在眉間,做出倒V的形狀,然後往下移,遮住眼部的一半,祇園說:「還有這樣,一直瞇著眼。然後又總是──」

  雙手從眼睛移到兩頰,祇園鼓起臉,手掌擠著頰肉嘟起嘴:「這樣氣嘟嘟的?」

  「什麼嘛!」被祇園誇張的模仿惹毛,大原野一手按上祇園的臉,想要揉掉那過度醜化的表情。「你才是……這張蠢臉還敢說!」

  「唔噢噢!」祇園發出模糊不清的抗議,用力甩頭想要甩開大原野的手。「住、住手哇!」

  「哼。」大原野推開祇園的臉,收回手,改為抱胸的姿勢。「真不該問你的。」


  「……」祇園捧著被揉痛的臉,沒有繼續跟大原野拌嘴,他想了一下,又問:「你很在意嗎?」

  「什麼?」

  「你說的『很沒幹勁的樣子』。」

  「……不是我說的。」大原野低哼一聲,雙手插在外套口袋裡,靠回沙發上,微微仰起臉,盯著天花板某個什麼都沒有的角落。「好像都是這麼看我的吧。學長們、之類的。」

  「我覺得沒什麼不好啊。」祇園說。


  像是聽見什麼驚人的發言,大原野瞪大了眼,慢動作播放似地緩緩轉過頭。

  祇園去拿放在一邊的飲料,低頭旋開瓶蓋,模樣沒有半點開玩笑的意思。


  「那個啊,小混混學長學期初的時候不是翹了一週的練習?還因為缺席坐了好一陣子的冷板凳,隊長不讓他上場比賽。但是後來才發現他比誰都還要認真做體能訓練,橄欖球的練習一點也沒落後。只是不讓其他人知道而已。」

  一口氣把瓶內飲料咕嘟咕嘟地飲盡,祇園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續道:「你們這種傢伙就是愛逞強,只看表面的話,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們不在乎,只是隨便敷衍呢。」

  他站了起來,居高臨下地看著大原野,笑道:「隨便敷衍的傢伙會在比賽的時候因為對手挑釁就生氣嗎?能夠在場上指揮隊友、能夠傳出可以達陣的球嗎?只是隨便敷衍的話,這些都不會發生吧。」


  大原野愣愣地抬頭仰望他,好像所有心裡想說的話都被搶走了,他只能張著嘴傻在那裡,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所以啊,你只要這樣就好了。」祇園一手叉腰,忽然發現自己可以做一件一直以來都想做的事,自己站著的高度而大原野坐著的高低差剛剛好,他於是伸手拍了拍大原野的頭頂,說:「不要再露出這種表情了,還以為你被誰欺負呢。」

  「……」


  大原野摸了摸被祇園輕拍的地方,祇園就站在他面前,好像能夠肩負了什麼似地,站得直挺挺的。

  他瞇起眼,如果現在跟著站起來,就能立刻到達超越祇園的高度,用些微俯視的視角回望。但他仍然坐在原處,覺得偶爾還是需要一個位置,能夠讓自己暫停、坐下,得到一個更高大的庇護可堪依靠。

  也許現在剛好遇上了這樣的位置。


  大原野輕輕笑了,就像平常那樣帶點譏嘲,因為感覺親暱才能夠展現的一面:「什麼嘛……一副了不起的樣子。」

  「真的嗎?剛剛那樣說是不是很帥?」

  「並不是在稱讚你喔。」

  「……」

  「騙你的。」

  「咦?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笨─蛋─,自己去想吧。」



-fin.

最近快要為了AO!!破產,週邊好多訂不完><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