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出勝|豢養 04

(4)


  綠谷回絕了研究支援部提供的裝備,那是一副手銬,說是可以限制爆豪手掌上『個性』,避免爆豪緊迫時發動攻擊,免去無謂的攻防和傷害。但綠谷想起第一個晚上,當他折痛爆豪手腕,惹得那雙鮮紅的眼睛驚得發顫,就覺得如果可以的話,他不想剝奪爆豪最重要的武器,不想再一次看他露出那樣驚慌的表情。若他還想建構什麼良好的關係,拔去尖牙利爪是絕對無法贏得爆豪勝己的信任。

  即使這個決定讓綠谷在後來幾日裡,損失了幾件燒出破洞的衣服,手上身上多了幾處起泡的燙傷。

  面對不得不受制於「馴養」而別無選擇地和自己待在同一個屋簷下、渾身敵意的童年玩伴,在無法溝通說服對方配合的情況下,綠谷聽從研究支援部的建議,建立關係的第一步從餵食控制開始。爆豪別無選擇的事很多,包括失去自行覓食的能力,只能接受綠谷的給予,這讓餵食控制變得相對容易。斷絕爆豪的進食管道、讓他被飢餓磨耗至氣力盡失的時間雖然不長,不過綠谷由衷希望他的童年玩伴沒有太多清醒的神智記憶毫無尊嚴的這幾日。

  餵食控制很快發揮作用,一旦「綠谷出久」等於「食物」的連結成立,至少在用餐時間裡,爆豪表現得冷靜且順從。然後,再一點一點地進步。


  客廳的落地窗前似乎是爆豪鍾愛的位置,綠谷觀察了一陣子,發現爆豪有事沒事就坐在窗前,不分晝夜,往外頭遠遠地看。綠谷原先擔心他會打開窗子,從陽台逃出去。離開是沒什麼,不過他住的樓層距離地面是粉身碎骨的高度,他的疑慮是出於安全考量。

  然而爆豪在落地窗前展現過最大的好奇心只有用視線追著外頭飛過的雀鳥,綠谷在家的時候會替他開窗,有風微微地吹入會使他滿足地瞇起了眼。他不曾主動去拉落地窗,甚至連伸手碰都不碰一下。

  敵人『個性』的影響也限制了爆豪的活動範圍,他無法離開綠谷的「家」,一如他只能仰賴綠谷餵食,綠谷的照顧方式決定爆豪將過著怎樣的生活,這便是「馴養」的前提:一切依主人的喜好而定。

  無怪乎研究支援部的同事形容這是極其惡毒的『個性』,不如說精神系的『個性』大抵皆然。「馴養」剝奪了爆豪的自主意志、違悖他的意願、蹂躪尊嚴,全都指向直接摧毀爆豪勝己這個人的核心價值,換作是綠谷,也決不想要落到對自我失去控制的地步。

  強制將兩人連結在一起,規定彼此的位階關係,綠谷出久同樣也是別無選擇的人。

  但這個『個性』窮凶惡極的地方,還不只是如此而已。


  氣溫陡降的一日,綠谷回家時沒有見到走來玄關看他一眼當作迎接的爆豪,倒是在落地窗前發現用兩張棉被包成一團的小山丘。綠谷認出其中一條被子是自己房裡平時睡的,被爆豪拖了出來,圍成一個密不通風的被窩,只在被子收攏的邊緣處露出半顆頭。

  見爆豪用了兩床棉被把自己捲成這個樣子,綠谷想著是時候把冬季的寢具全部拿出來了,爆豪可是很怕冷的。綠谷於是輕手輕腳地離開客廳,冬天蓋的厚被收在客房裡,當他走入客房,按開燈源,入眼的第一件事物讓他先愣了一瞬,接著心底一陣狂跳。

  爆豪睡的那張床上有兩件衣服突兀地舖在上頭,綠谷一眼就認出那都是自己的衣物,而且現在看到了才醒悟原來它們不在衣櫃裡。

  眼前所見讓綠谷忍不住有個猜想,當他愈往深處思考,有種莫名的激動湧上,像是走入一片深潭,大水浸到胸口,水壓淹得他幾乎喘不過氣……

  ──他不知道可不可以這樣擅自認定?


  還是個日光明亮、但日照角度已然傾斜的時分,爆豪緊緊裹在被裡,側躺在落地窗前,光線穿插在他金色的髮間,將那頭豎長的金髮烘得蓬鬆,烤成溫暖的淺金色澤。

  他躲在被窩中睡得很沉,連綠谷靠近的腳步都沒讓他眼皮顫上一顫。

  綠谷在兩步遠的距離停下,悄悄地蹲下來,然後跪坐在地上。

  可能是雙膝輕嗑地面的動靜大了些,爆豪終於動了動,遲疑著將頭臉探出棉被外,微睜的眼縫裡紅色的目光有些失焦,游移了一會兒才對準了綠谷的方向。

  沒有更多的反應,爆豪看起來很放鬆,也不知道完全醒過來了沒,那對剛睜開的緋紅雙眼緩緩、緩緩地眨了一下。

  鬼使神差地,綠谷朝爆豪伸出手。他在極短的時間內設想出最糟的狀況不過是再添幾處新的燒燙傷,也許兩人關係會倒退回最開始的狀態──但綠谷發現自己即使明白風險,還是更想要賭一把,證實那個壓在自己心上的猜測。

  爆豪盯著那只朝自己伸來的手,沒有閃避。

  指尖先碰到絨毛般細軟的髮尖,然後,整只手掌陷入那頭淺金色的髮中,指頭順著耙梳過去。

  當手上充滿了爆豪的肌膚貼熨過來的體溫,綠谷幾乎以為自己要燙傷了。

  「小勝,」

  他將手掌停覆在爆豪的後頸處,那裡有如火爐般炙熱。

  「小勝……」反覆地呼喚幼時親暱的稱呼,彷彿喊得愈多次就能累積愈多力量,直到有足夠的勇氣說出這句話:「小勝,喜歡我嗎……?」

  他當然是得不到任何回應,甚至沒有人能告訴他爆豪是否聽得懂他說的話。他所能做的只有一下、一下地順著爆豪的後腦,撫過髮際與後頸交界處柔軟的絨髮,感受爆豪在他的觸碰之下全然地放鬆,日照漸透夕色,在轉為暖金的陽光裡,安穩地瞇起眼睛。


-tbc.

第二部「作繭」將於CWT45首販,會在首販之前將「豢養」全文公開。

刊物資訊如下:

豢養  |  作繭

评论(9)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