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出勝|豢養 05

(5)


  研究支援部一直以來都是從旁關注著綠谷與爆豪的互動狀況,他們不能帶走爆豪,也不能輕易踏入綠谷的住處,「馴養」的作用讓爆豪生出護衛地盤的本能,對於踏入這個「家」裡的其他人充滿敵意。

  他們評估綠谷這段時間裡努力的成效,給予很高的評價,爆豪的身心狀態平衡且穩定,對綠谷展現出一定程度的信任,在「家」感到安全。他們大膽地推測,當「馴養」的影響解除,爆豪恢復的預後將十分樂觀。

  綠谷確實將爆豪照顧得很好,而這並不是單單提供食物與住處就能做到,還需要更多的愛護,以及藉由互動與觸碰建立的情感基礎。

  現階段報告出來後,事務所請求綠谷重回工作崗位,追查使用「馴養」的敵人。研究支援部的同事並不贊同事務所的決策,他們認為英雄長時間與不穩定的工作型態恐怕會讓獨自在家的爆豪感到壓力;不過綠谷對此卻沒有太大的異議,如果能夠早一點讓敵人落網、解除『個性』的影響,就能早一點讓彼此解脫,不用再卑屈於被剝奪自我意志的日子。

  綠谷的想法也不是不能理解,研究支援部所掌握的、關於「馴養」這種『個性』的資料只有一半,之前的受害者要不是一開始就因為互動不良而崩潰發瘋,不然就是好不容易撐到第一階段結束,卻在轉換到第二階段時遭到報復──直到這時大家才明白「馴養」的影響分成兩個階段,第一階段的主寵身分會在第二階段時角色調換,原來受制於人的變成擁有全面掌控的權力,然後選擇將先前遭受的屈辱全數奉還。

  這就是為什麼「馴養」如此窮凶惡極,只要走錯一步,很快就會迎來惡果的反噬。

  綠谷出久沒有把握進入第二階段後還能全身而退。事實上,研究支援部也沒有全然的把握,即使綠谷與爆豪建立了良好的相處模式,未必就能延續到下一個階段。


  回家前在便利商店隨手買了一瓶罐裝咖啡。這是最近一個月來第一次加班超過午夜。專注在工作的時候還不覺得累,一離開事務所就感到疲憊鋪天蓋地襲來。罐裝咖啡打開來沒有香氣,冰涼苦澀的味道在口腔裡繞了一圈,艱難地嚥下,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綠谷覺得稍微有點精神了。

  下班前他問了研究支援部家裡的情況。綠谷回來上班後,協助他們在屋內幾處可以通往外頭的地方裝了鏡頭,雖然知道『個性』的影響不會讓爆豪有離開的動機,不過還是以防萬一。綠谷不想要隨時隨地監控爆豪的動向,他已經奪走爆豪太多的隱私到連自己都不太舒服的地步,於是這件差事就交給研究支援部負責。

  研究支援部的同事轉告綠谷,架設在落地窗上的鏡頭只看見爆豪短暫地停留一會兒,卻在玄關處的影像裡捕捉到他來來回回經過的身影,愈接近綠谷應該下班返家的時間,繞來玄關的次數就愈頻繁。綠谷察覺到同事向他說明情況時帶著無奈和隱藏其後的憂心,他明白同事的擔憂,但他不確定是否還能再做得更好。


  原以為打開家門就會看見爆豪從屋裡走出來,開門後卻只有無聲亮起的小燈和一小截安靜的陰影。那是自己的影子。

  綠谷朝無人的玄關低低說了句「我回來了」,沒有半點動靜。當他走去客廳時,才見到爆豪窩在沙發上,面朝著大門的方向,他一出現就立刻進入爆豪的視野範圍內。

  「小勝有好好吃飯吧?」綠谷轉身去開冰箱,查看他出門前準備給爆豪的食物是不是都吃完了。

  爆豪跳下沙發,不發出一點聲響地走向綠谷,停在餐桌的另一端,隔著一段桌寬的距離,目光停留在綠谷手裡拿的罐裝咖啡。

  「要喝嗎?」

  綠谷取來一個馬克杯,拉了椅子坐下,把罐裝咖啡分了一半到杯裡,將杯子推到爆豪面前。

  爆豪跟著坐在對面,手指輕巧地勾住杯耳,將馬克杯往自己的方向拉來。他低頭,鼻子微微皺兩下,像是嗅聞著杯裡的味道,然後指尖一撥,掀翻了杯子,濃黑色的咖啡灑出,溢滿半張桌面。

  「啊!」綠谷嚇了一跳,他才將手機放在桌上,還好收得快,反應再慢一點就會被漫開的咖啡波及,他忍不住提高音量,氣惱地喊:「小勝!怎麼這樣……」

  綠谷匆忙去取抹布的動作大了點,爆豪像是受到刺激,跳離原處,站在兩步遠外,冷冷旁觀綠谷收拾桌面的殘局。

  「真是的,為什麼要做這種事?」綠谷一面擦拭桌面,責備道:「故意的?討厭罐裝咖啡?那也不能這樣啊……」

  爆豪臉上明顯的不悅和厭煩,也不知道有沒有聽懂綠谷說什麼。綠谷伸手越過餐桌去拿傾倒馬克杯的手勢太過凌厲,這個動作像是嚇到了爆豪,他又退開兩步,瞪了綠谷一眼,轉頭就走。

  「等等、小勝……」

  爆豪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廊外,回應他的是房門重重關上的噪音。



  不過是灑出來的咖啡而已,在那些黑沉沉的液體從桌緣滴落之前,綠谷就全部收拾乾淨了。

  但是他該拿爆豪怎麼辦呢?

  剛才只是伸手要拿杯子,動作不過急促了點,立刻引起爆豪的防備。他們有過幾次肢體衝突,纏鬥得狠的時候,為了不要被炸傷,他只得用上One for All的力量,衝突間不好控制力道,扭痛了爆豪,讓他感覺受到懲罰。因為自己擁有無上的權力可以讓爆豪屈服,使他心生恐懼。


  爆豪剛剛待著的沙發上,凌亂地堆了一床被子,本來應該是放在爆豪睡的客房,太冷的天裡,時常看他把棉被包在身上,裹得像只巨熊,在家裡緩慢地移動。

  現在這個季節晚上可不能沒有冬被蓋著睡覺,綠谷把沙發上的被子疊好,抱去爆豪的房門前。

  輕輕敲了敲門,沒有任何回應,「小勝?」他貼近門板,仔細聽察門後的動靜,什麼也沒聽到。

  「我進去了喔。」

  綠谷去轉門把,鎖沒有扣上,但是卻推不開門,綠谷疑惑地加了點力道,門板晃了晃,還是無法推開。

  房門沉重的感覺就像是有什麼重物擋在後方,綠谷才動了想要破門的念頭,又瞬間反應過來究竟是什麼正死死壓著房門。

  他一下子慌了,並且慶幸自己多想了一秒,沒有真的用力推門。「小勝?是小勝嗎?」

  門還是那個安靜的房門。

  把懷裡的棉被暫放地上,綠谷跪在門前,趴在地上想透過門縫看往房內。房間裡沒有開燈,從幾乎密合的門板與地板的夾縫裡,甚至看不見一點影子。

  他用手掌邊緣撫過門縫,想從這麼一點點互通的空間感受到哪怕是一點可能的氣息晃動,但手裡觸到的只有冰涼的地板。

  他將雙手輕輕貼在門板上,從上往下滑著摸過去,好像這麼做就能感覺到門的後方,爆豪勝己的存在。


  「你在這裡對吧?剛剛的事,對不起。雖然是小勝的不好……你在聽嗎?還有,今天讓你一個人在家這麼長的時間,這是我不好。我想要趕快抓到那個使用『個性』攻擊你的傢伙,解除了『個性』,你就能離開了……不,我不是那個意思,不是說要解救小勝什麼的。強迫你跟我一起生活這麼久,你一定很不高興。我知道的。所以、對不起……晚上很冷,我把棉被放在門外,要記得拿進房內。」

  綠谷輕輕拍了下門板,然後起身,說:

  「那、晚安了,小勝。」


-tbc.

评论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