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出勝|逆光抵達 04(1) [限]

{  01  01.5  02(1)  02(2)  03  04(1)  }


CP: 出勝

note: 雙方皆25+,未來捏造。本章為分級為限


/04(1)


  每晚的就寢時間,哄小嶋十夏入睡是件困難的事。十夏在睡夢中失去她的至親,使她對於「睡眠」這件事下意識感到抗拒,深怕只要睡著了,隔天醒來又會有重要的人永遠離開她的身邊。

  綠谷讓十夏跟自己睡在同一張床上,試著給她說些睡前故事。綠谷記得起來的床邊故事很少,當那些故事已經說完一輪,不得不開始出現重複後,他乾脆換一個主題,改為把小時候觀看歐爾麥特系列節目的內容鉅細靡遺地說給十夏聽。


  對於綠谷倒背如流的那些歐爾麥特的輝煌成就,十夏沒有太大的反應,也不知道她喜歡或不喜歡。唯一看得出來的只有當綠谷將好長一段歐爾麥特的事蹟從頭到尾交代完畢之後,十夏小小的臉上終於出現恍惚的睡意,隨時都要睡著似地歪著頭,但依然強撐著不願意闔上眼皮。 

  這個時候,綠谷就會跟她交換條件,如果床邊留一盞夜燈給她,使房間不至於一片黑暗,而且自己也會待在她身邊,哪兒也不去。那麼,只要十夏想要的話,睜開眼隨時都能確認綠谷還在她的身畔,這樣的話十夏是不是願意輕輕地、稍微閉上眼睛一下子呢?綠谷低聲哄誘,試試看,就那麼一會兒?


  他讓十夏閉上眼睛而後睜開,重複幾次,讓她確認自己不會在關去視野的那幾秒裡消失不見,單純的孩子終究是敵不過強烈的睡意,在閉眼與睜眼的交替之間,不知不覺滑入深睡。

  夜燈昏黃的光線薄薄地映在十夏的睡臉,乖巧斂起的雙眼留有哭過的浮腫。今天有太多突發狀況,面對兩個陌生的人,捲入一場爭執的中心,對年幼且剛歷經喪親的十夏來說,太過折騰了。綠谷暗自嘆息,明明照顧十夏的本意是希望她能獲得平靜的生活,但今天發生的事卻打破了她安穩的日常,讓她不得安寧。


  主動應下安置十夏的責任,說是衝動之下的決定也不為過,直到將十夏抱在手裡了,綠谷出久還是沒有把握能扮演好年長的照護者角色。他需要找個信任的對象傾訴,但在為了自己尋求精神上的寄託之前,他卻先為了十夏想到了有著同樣經歷的洸汰。也許洸汰能夠幫助十夏,但洸汰不是自己所需要的出路。

  而綠谷出久真正需要的唯一支持,彷彿有所感應似地忽然現身,但卻不是在一個適合的時機,因而導向必然的爭吵。

  全部都是因為他的優柔寡斷讓一切都已來不及,十夏的事他沒來得及解釋;還有那只整齊纏著繃帶的、帶傷的手臂,其間的傷勢和緣由,他也沒來得及送上關心。


  綠谷出久翻了個身,背過床頭低微的燈源,在嘆息著闔上眼皮之前,他差點就要錯過手機螢幕一閃而過的熒光。

  取來手機,螢幕裡顯示的訊息很短,甚至未滿一行,綠谷只看了一眼就差點從床上彈起。他強自壓下反射似的過大反應,翻回身,謹慎地觀察睡在一旁的十夏。小孩的眼皮沉沉地蓋著,呼吸低緩,睫尖全然靜止。

  將動作放到最輕,綠谷悄悄地下了床,頻頻回頭確認床上的小孩沒有受到半點驚擾,他走出燈下,進入夜燈微弱的光線所不能及的黑暗,像只影子無聲地離開臥室。

  坪數不算太大的屋裡,臥室到大門的距離不長,但綠谷幾乎是拔腿狂奔,以至於開門的瞬間他差點壓不下激烈的急喘和的心跳。

  他的手裡還握著手機,剛才收到的訊息只有兩個字:開門。



  傳來這封訊息的對象,就在門外。

  淡薄的夜色籠在爆豪勝己身上,將他的表情掩得曖昧朦朧,讀不出情緒。鮮紅的目光輕輕掃過綠谷,白天的爭執還未化解,那雙眼裡的愛憎不明不白地,只是看了綠谷一眼,那眼神就像冰涼的刀尖在身上劃出一道即將滲血的細傷。

  爆豪逕自走入屋內,與綠谷擦肩而過,就像重複白日裡的情境,綠谷為了關門而慢他一步,轉眼間只能落後於爆豪的背影。


  「小勝……不是有我家的鑰匙嗎?」

  「我不需要那種東西。」

  「等、等等,小勝。」綠谷急道:「你要留下來過夜嗎?那個……小十夏現在跟我一起睡,所以……」

  走在前頭的爆豪突然停下,回過頭,嘴角勾起不算是個笑的弧度,而他接下來說的話像只蛇信冰冰涼涼地吐出,在綠谷的面前輕輕顫動:「那麼──要在哪裡做才好?」


點此連結


老規矩(?

如果上面的連結看不到,可以私訊我,我再換個方式貼貼看~

评论(15)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