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切天|日冕王 01

CP: 切天

note: 有原作123話以後的角色。環學長的『個性』設定通通都是我的虛構。



01.


  像是正晴的午後忽有沉沉的雨雲襲來,明明前一刻天色還明亮得刺眼,眨眼間就覆上一片如霧的昏黑。切島銳兒郎終於找回自己的呼吸,維持在最強硬化狀態的他畢竟沒有倒下。然而頭部遭受劇烈衝擊仍造成腦震盪般的暈眩,他一度失去意識與感知,但還是堅持著屏息。他是最頑強的盾,為了背後的夥伴,無論如何都不能倒下。

  日光消失的那一瞬,切島以為是『安無嶺過武瑠』狀態的副作用,硬化強度一旦推至最高,對周身事物的感知也會產生扭曲失真。停止呼吸的極限很快就到了,當他將空氣急切地吸入肺部,雙眼硬化褪去,他還是沒有找回眼前的光。



  切島抬頭望去,籠罩在他頭頂的並不是厚重的積雲,是一大片紫褐色的薄膜,太陽遮在其後成為一只陰翳的圓。有些微的光線穿透過去,隱約可見薄膜底下分布一條條交錯的枝狀線,切島先是聯想到皮下的微血管,然後才慢一步意識到自己確實接近真相。



  薄膜往外展得更開了些,表面有著生物般的律動。切島順著膜上的紋理看去,發現那是半張其大無比的翅,翅間有骨架穿插,邊緣有爪,薄膜撐開的形狀讓人聯想到蝙蝠的膜翼,只是世上沒有這樣大的蝙蝠。

  蝠翼上的爪臂連接在一個高大的背影,翅膀從雙肩延伸出去。那身影只有上半部是切島熟悉的,披著淺色斗篷,兜帽灌滿紊亂的風,如旗般鼓脹。斗篷底下本該是人類雙腿的部位,露出了一對粗壯巨碩的羊蹄,堅硬的蹄踏刨地面,叩出充滿戰心的示威聲。



  「學、學長?」



  眼前的生物唯一保留了切島記憶中形象的只剩上半身的軀幹與頭部,還堪堪維持著人類的輪廓。切島呼喚的聲音很小,只有低喃般的音量,夾在蝠翼搧出的風聲中幾乎消失。

  像是有所感應似地,不安搧動的蝠翼暫停下來,向上揚起,然後微微收攏。遮去大半的天空重回頭頂,飽滿的光線照亮了眼前的景象。

  人類的上半身稍稍轉身,側過半張臉,望向斜後方的切島。

  總是隨風揚起的黑色細髮大半落在臉前,遮掩一部分的面容。那張臉還是原來的模樣,淡薄的眉頭好像困擾著什麼似地微蹙著,細長的眼始終輕飄飄地迴避視線接觸。連最細微的表情都沒有變,還是原來的天喰環。



  「切島,你爭取了足夠的時間。」

  環學長說話的聲音也跟平時一樣,只是在他掀動的唇裡偶然閃現一對尖銳如蛇的細牙。



  切島知道天喰環的『個性』是「重現」,但直覺攔阻他去分辨環學長究竟是吃下什麼才能重現出這樣碩大的蝠翼與山羊的下半身。而他更不明白的是從環學長頭部兩側伸出的羊角、蝙蝠般尖尖豎起的雙耳,以及跟爬蟲類如出一轍的細長瞳孔,究竟哪些是發動『個性』而得的、又或者是與生俱來?



  「你退後,別看我。」環學長說,嗓音裡有著顯而易見的退縮。要是平常的學長早就將臉藏在兜帽底下,躲到一旁。但是變成蝠翼的雙臂無法拉起帽子,頭上的羊角也成為戴帽的阻礙。「……接下來,會很嚇人。」



  曾經說過不需要翅膀的環學長,再次揚起雙肩上的翼手,天喰環弓起身子,一副蓄勢待發的姿態。切島還沒理解環學長說的「嚇人」是什麼意思,眼前的敵人早一步察覺到了,遠遠地退到一定範圍之外,從方才讓人難以招架的攻勢轉為明顯的防守陣形。



  敵人拉開的距離很快變得毫無意義,天喰環羊形的雙蹄撒開不可思議的步伐,以更勝於掠食者的速度移動。他並非直接衝入敵陣,而是接連跳上遭到破壞的建物,本該成為動線上的阻礙的斷垣殘壁,環學長以奇異的平衡感攀立在幾乎不可能站穩的傾斜邊緣,取得制高點遠眺下方的敵人。



  一時間彷彿具現了生物鏈的階層,天喰環立於狩獵的高位,而敵人是待死的獵物。

  敵人猶如困獸最後一搏的攻擊發動的瞬間,一聲重重的蹄扣聲響,天喰環縱身一跳,展開蝠翼,翼面大得鋪天蓋地,他俯衝而下。



  接下來的一切都快得肉眼難以追上。環學長騰空的身影成為一道道白色的殘影,姿態有如獵鷹般兇狠。單側的翼手突然消失,變形成長而尖銳的槍型角,表面閃出金屬般的光澤。少了一邊的翅膀,環學長好像在半空中失去平衡急墜,在快要觸及地面的高度,單手的長槍挾著墜落的加速度刺穿敵人的身體、順勢甩開,槍型長角瞬間變回翼形,奮力一振,幾乎是貼著地面滑翔、再次升起。

  敵人的鮮血噴濺在翼膜上,隨著飛行間的振翅灑落,成為鮮紅的雨霧。



  切島一直知道環學長很強,實習剛開始的時候,英雄肥膠就說過了,天喰環的技術說是專業級別也不為過,所以他認為環學長的優勢在於純熟地運用『個性』,而那也是一種強大的展現。但他發現自己只理解了學長實力的冰山一角,之前看過學長使用的蚌殼或章魚觸手,不過只是日常配備,一些好用的工具,與撕裂人體的槍型長角相比,甚至稱不上武器。

  現在的切島體會到環學長的另一種強大,那是一種令人感到深深畏怖的存在。

  如果敵人此時成為獵物,那麼,能夠恣意狩獵人類的,只有神魔。







  「切島小弟!」

  熟悉的呼喚將切島的意識從眼前狂亂得不像真實的景象拉回現實,帶領他實習的職業英雄肥膠趕了過來,一見到切島就面露擔憂。

  「肥膠……」

  「你受傷了。」肥膠一把撈來愣在原地的切島,近距離打量。切島順著對方的視線伸手摸向額角,手裡碰到一片濕黏的觸感,拿到眼前才發現剛才頭部遭受攻擊的地方破出一道傷口,血流滿半邊的臉。

  檢查完切島的傷勢,肥膠扶著他,眺望不遠處的戰鬥,向來開朗輕鬆的圓臉表情明顯地沉了下來。



  「環真是的,竟然現在就用上『嵌合獸』……結束後要好好說他一頓。」

  「學長他……」

  「別擔心。」將切島輕輕往身後推去,以保護者的姿態擋在前頭,肥膠擋住切島大半的視線,他只瞥見半空中一瞬間劃過的鳥型身影。「你不用參與撤離跟救援行動,先去處理傷勢。由我來接住他。」

  「接住?」切島不願意走,他捉住肥膠的手臂,急問:「學長會怎樣嗎?我也要留下──」

  「環的『嵌合獸』型態比平常使用『個性』更耗費體力,特別是有翅膀的。你仔細看,」肥膠指了指正鼓振翅膀、拉升高度的天喰環,接著道:「揮動那雙翅膀、讓自己飛起來,光是想像就知道有多費力。還有,飛行跟攻擊的『重現』都在手臂上,沒有辦法同時使用,頻繁切換兩種獸型會加倍地累。我擔心他力氣耗盡,從天上掉下來。」



  在他們說話的同時,在上空滑翔的身影晃了一晃,飛行軌跡變得不太規律。肥膠見狀,立刻拔腿衝了過去。

  像是驗證肥膠剛才說的話,環學長搧動翅膀的動作漸顯吃力,彷彿也意識到『個性』的使用已達極限,他降低滑行的高度,不再振翅,似乎連維持翅形穩定都很困難似地,本應款款降落的身影成了搖擺飄落的葉片,一節一節往下墜落。



  「環!」

  遠遠響起肥膠大聲呼喊的聲音,連一段距離外的切島都能聽見。

  「別怕!我會接住你!」



  從雙肩伸展開來的蝠翼消失了,失去滯留空中的機制,環學長直直掉落,在地面等待的是肥膠作為緩衝而膨脹鼓起的脂肪,分毫不差地待在天喰環的著地點,環學長整個人摔入肥膠的懷裡,沉沉地陷了進去,又慢慢浮出。

  輕巧地攬住旗下實習的年輕學生,周遭已無構成威脅的敵人,肥膠抱著天喰環往後勤的方向跑去。



  切島在往臨時醫護站的半路上跟肥膠會合,躺在肥膠懷裡的環學長一身淺色的斗篷全染上濃稠的紅,淡淡的血腥氣味隨著跑動飄散,切島本想開口詢問學長的狀況,卻給眼前的慘狀梗住,一個詞都發不出聲。

  肥膠空出一隻手,按上切島的肩,輕輕推搡他繼續往前走。



  「切島小弟,別緊張,這些都不是環的血。」

  待在肥膠胸前的環學長有了動靜,他伸手揪住肥膠的衣服,微小地掙動著。

  「環,你還好嗎?」肥膠鬆了鬆緊抱的手臂,發現他的實習生不是因為不適而掙扎,而是整個人劇烈地顫抖著,揪著衣服的雙手因過度用力而指節泛白。

  「……難受。」連聲音都在發抖,環學長搖搖頭,又說:「而且,好難吃……」

  「這不是當然的嘛,那可是蝙蝠的肉乾。」

  肥膠收緊手臂,將天喰環摟得更緊,好似這麼做就能平復他的顫抖。



  從切島的角度探看,只能見到一顆黑色的頭顱靠在肥膠的臂膀上。方才戰鬥時所見的羊角已不復存在,雙手與雙腳皆已恢復原狀。照理說學長的『個性』發動解除了,但是切島看到一些黑色的羽毛,隨著肥膠快走的步伐,從環學長低垂的黑髮間飄落。

  他拾起一片羽毛,細絨蓬鬆成團,就像一團黑色的雪。



  一抵達臨時醫護站,醫護人員立刻蜂擁圍上,肥膠帶回的兩名實習生乍看簡直糟透了,一個頭部受創,一個渾身是血。天喰環很快就被抬上擔架,切島也被醫護人員拉扯著進行檢傷跟治療。



  「學長!」



  環學長被送上救護車之前,切島不顧醫護人員正在處理他額上的傷,撥開人群跑了過去。

  躺在擔架上的天喰環微微轉動頭部,面向呼喚他的方向。他們視線交會,切島看見環學長眼裡那對豎直的瞳孔,閃爍難以定義的特殊色澤。

  環學長抬起手,朝切島擺了擺,沾染血汙的指尖輕顫,手勢好像想傳達什麼。

  一旁的醫護人員見狀,將他的手按回擔架,輕聲提醒:不要再使用『個性』了。

  切島目送學長上了救護車。握緊的拳頭裡,尖細的羽根刺痛掌心。



-tbc.


狠狠摔進小環學長的坑底,忍不住撸個文等被原作打臉中。

只是想寫很強大很帥氣的環學長而已。

评论(9)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