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切天|日冕王 02

CP: 切天

note: 有原作123話以後的角色。環學長的『個性』設定通通都是我的虛構。



02.


  額上的傷不算太嚴重,切島還是被送去醫院縫了兩針。期間肥膠前來探望過,見切島的額角傷處頂了一大塊紗布,但還算有精神,不需要住院,只要觀察幾日內有無腦震盪的症狀即可。不過環學長直接參與了這次任務中最主要的戰鬥環節,標準程序上要多留院一晚,完成各項檢查確保實習生安然無恙。肥膠確認完切島的狀態良好之後,趕著去看同一家醫院裡的天喰環。

  令切島感到意外的是,他在醫院裡遇上了也在進行職場實習的同班同學。



  「綠谷!」



  切島先發現了匆匆掠過的熟悉身影,他出聲喊住對方。

  綠谷出久煞住腳步,用力轉身,看到切島的瞬間,他的表情像是在說「終於找到了」。



  「哇,切島同學!」綠谷快步走來,緊張地上下打量切島,確定切島身上沒有比額角覆蓋紗布處更重的傷勢後,他才鬆了口氣。「太好了,你沒事。」

  切島心裡感謝綠谷的關心,同時也因為過去總是綠谷身受重傷讓人擔心,如今角色對調而感到有點滑稽,又莫名好笑。

  「你怎麼來了?」切島問道:「該不會是特地來找我的?」

  綠谷點點頭,說:「我們從內部網路得知白天的戰鬥,聽說你跟天喰學長都受了傷,新聞拍到的畫面看起來很嚴重……」



  任務途中,媒體多被隔絕在距離現場一定範圍之外,能夠拍攝到的畫面想來只有環學長凌空而戰的身影。切島回想起環學長渾身濺血的模樣,可以理解在看見那樣的影像之後,對任務內容會有多慘烈的聯想。



  「謝謝你啊,綠谷。」

  「我跟通形學長一起過來的,學長他先去探望天喰學長了。」綠谷抓了抓後腦,臉上的微笑裡有著餘悸。「網路上流傳的戰鬥影片看起來很驚險,你跟學長兩人面對那麼多的敵人……不過,天喰學長的『嵌合獸』真的好強啊,跟之前看到的型態不一樣呢。」



  在綠谷自顧自地說了一堆情報之中,切島捕捉到了在意的關鍵字。



  「等等,綠谷,『嵌合獸』到底是什麼?」切島追問。而綠谷的表情像是意外切島的不知情。「阿肥也說過學長用了『嵌合獸』……為什麼你也知道那個東西?」

  「我也只知道一些片面的資訊。」綠谷一面回想,一面說道:「去年雄英體育祭的電視轉播,負責解說的老師用『嵌合獸』稱呼天喰學長發動『個性』的狀態,我猜是因為學長的『個性』很像是把不同的動物部位組合在一起吧。」

  兩手擺出比劃大小的手勢,綠谷憑空比出某種形狀,續道:「不過,天喰學長那時候好像想要組成獅鷲獸,但是翅膀不夠大,也沒有獅子的身體跟爪子,而且在第一輪還第二輪就落選了,也沒打進前八強……現在回想起來,三巨頭當時都沒有太出色的表現,想不到一年後就變成實力頂尖的準英雄,參與職場實習果然進步得好快哪。今天看到天喰學長的『嵌合獸』跟去年長得完全不一樣,型態也變得更穩定,但、總覺得有點可怕……」



  ──別看我。很嚇人。



  環學長說過的話忽然跳到切島耳裡。像是早一步預知綠谷即將說出什麼,切島盯著綠谷的臉,等著閃過腦海的字句從綠谷口中蹦出。

  「──羊的下半身,蝙蝠的翅膀,再加上頭上一對羊角,看上去就像惡魔似……」

  「才沒有這回事!」切島大聲打斷綠谷。

  被突如其來的音量嚇了一跳,綠谷愣住,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切島同學……」

  「學長才不可怕。」知道自己的態度嚇到同班同學,切島收了聲量,但還是一字一字、清晰地道:「我不會害怕那樣的學長。」

  綠谷安靜地望著切島,讀出切島極其認真的意思,然後他點點頭,輕聲說:「抱歉,是我不好,說了奇怪的話。」

  「不,我也……」

  切島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他只是一個衝動說出了心中的想法,雖然反駁綠谷的話,但也沒到能夠理直氣壯地接受綠谷道歉的程度。



  「對了。」突然想起什麼似地,綠谷話鋒一轉:「我好像有存去年體育祭的錄影,切島同學想看的話,我再傳給你?」

  「我要看!一定要傳給我。」

  「好。等我們回去學校之後。」



  應下一個約定,剛才一小段尷尬的爭執立刻化解,彷彿剛才什麼也沒發生,切島跟綠谷又閒談如常。他們說了一會兒話,綠谷趁著空檔看了下時間,拉了拉肩上的背包。



  「我差不多該走了,我跟通形學長還得趕回去事務所。」綠谷抬頭找了一下懸掛在天花板上的標示,說:「通形學長應該還在天喰學長的病房,我記得學長跟我說的位置是……」

  找到了該前往的方向,綠谷回頭詢問切島:「切島同學要一起過去嗎?」

  「嗯。」




  病房的房門堪堪靠在門框邊緣,沒有完全闔上,綠谷出久伸手叩響門板之前,裡頭的對話鑽出來拉停了他的動作。



  「我看了白天戰鬥的錄影,你的『嵌合獸』已經是完全體。你終於成功啦,環。」

  是通形學長的聲音。



  綠谷猶豫著要不要敲門提醒他們的到來,或是等待病房裡的話題暫告段落。然而通形學長一提到『嵌合獸』,興趣使然地,綠谷下意識想要得知更多資訊,而且剛才他也察覺到切島有些在意這個話題。

  此時不出聲的話就跟偷聽沒有兩樣,綠谷轉頭看向切島,只要切島對他的不動聲色表現出一絲不甚贊同的意思,那麼他就會敲開這扇門。

  切島盯著門板的模樣專注,甚至沒注意到綠谷投來詢問的目光,他肯定也聽到通形學長所說的話了。於是綠谷安靜地放下手。



  另一個聲音微弱地響起:「……我真的、變強了嗎?」

  「當然!你實習的關西真是個不得了的地方啊。」

  「說得太誇張了……」環學長的聲音淹在明朗的笑聲底下,彷彿可以看見本人不善面對讚揚、急於躲到某處牆角的樣子。「不過,至少我的『嵌合獸』已經可以幫上你們的忙了。」



  一段極其明顯的沉默緊跟在上一句話之後,突兀的靜默讓門外的綠谷跟切島忍不住對看了一眼。



  「環,」



  一聲最簡單的呼喚,通形學長的嗓音降了下來。病房裡原本愉悅的氣氛忽然消失了。



  「你還抱持著那種想法嗎?自己攬下所有不好的事之類的。」

  「未吏生……」



  談話方向似乎轉向私人相關,綠谷正覺得接下來不適合繼續聽下去,而切島也有此意,他們才要從門板旁撤離,環學長接下來說的話又猛地將他們拉住,留在聲音仍能擴及的範圍內。



  「我跟你們不一樣。」環學長的聲音很輕,像是一陣容易錯過的風,不仔細聽的話根本聽不清楚。「你跟切島……你是想要拯救百萬人的英雄,切島是能保護同伴的堅強的盾。我……我不像你們一樣強大,救援跟掩護都不擅長,但現在這樣的我,至少能在最前頭替你們排除敵人。」



  忽然出現自己的名字,切島愣了一下,同時感受到綠谷又一次掃來探詢的目光。



  又是一小截短暫的安靜。通形學長沒有接話,於是環學長繼續說道:「我不覺得這是不好的事,未吏生,你們就像太陽一樣,是溫暖的存在。所以,會讓人害怕、渾身發冷的事就讓我來吧。」



  「環是大笨蛋!」



  通形學長大喊出聲。門外的綠谷對拔高的音量反射性地縮了縮肩膀,從門後退開兩步。學長的聲音逐漸靠近,不需要貼近門邊也能聽見他氣勢洶洶地說:「別說蠢話把自己看扁了,你也是英雄,不論是救援或掩護同伴,你都做得到!」



  最後一句話就停在門前,僅僅隔著一面沒有關緊的門板,綠谷嚇得連退數步,直到背部貼上牆面;而切島則是側身讓出一小段距離,彷若剛走到門口而非已佇足許久的樣子。

  以為下一秒病房的門就會被通形學長拉開,切島跟綠谷盯著門把處,緊張地等待即將發生門板的任何動靜。



  「不然,」通形學長的聲音緊挨著門口,在一個隨時都能走出病房的位置。聲音的方向在切島他們的面前轉了方向,像是說話的人正回過頭。「為什麼用了『嵌合獸』?明明照平常發動『個性』的方式也不會輸,你用上『嵌合獸』是要替誰戰鬥?」

  「那是、因為……」



  通形學長清了清嗓子,換掉聲音裡的不悅,恢復成先前嬉笑的樣子,故意裝得正經八百地說道:「英雄『食日者』,因為你的挺身而出保護了同伴,一起行動的後輩只受了輕傷。你的勇氣跟強大值得鼓勵,做得好,『食日者』。」



  雖然沒有明白提起誰的名字,但切島在這段對話中,確實地感覺到了自己作為被談論對象的存在。然後他慢了半拍才搞明白通形學長的言下之意是,環學長是為了受傷的他才以駭人的『嵌合獸』的形態戰鬥。



  「未、未吏生……」環學長的嗓音搖搖晃晃地,像是想要阻止對方說出什麼卻遲了一步。

  「好好休息,我先走啦。學校見。」





  與突然的告辭幾乎是同一時間,病房房門被猛地拉開,通形學長撞見站在病房外的切島和綠谷,跨出病房的身勢頓了一下,然後不動聲色地走了出來,將房門好好地闔上。



  「通形學長……」

  綠谷尷尬地調轉視線,自知自己臉上藏不住心虛的表情。

  「大家都沒事真是太好了。」通形學長卻沒有多說什麼,他與綠谷親近地並肩,一隻手臂橫過綠谷肩頭,搭著他。「我們回去吧。」

  「嗯。」綠谷扭過頭,回望切島。「那麼,切島同學,再見。」



  切島向綠谷揮手道別。



  「切島,」通形學長一手攬著綠谷,另一手比了比病房的方向。「你等一下再進去。還有,如果環又說了什麼蠢話,糾正他。」

  隔著前輩與後輩的身分,切島還沒想清楚怎麼回答才是恰當的,答應的話已經脫口而出:「好。」

  通形學長大咧咧地笑開,朝切島擺了擺手,輕快地道:「那就交給你啦。」



-tbc.

再一段就寫完了,緩慢碼字的我...。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