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切天|伏光(短篇.完)

CP: 切天

note: 小環學長的『個性』副作用仍然是我的捏造。這是我用手上變成廢紙的股寫的故事。



  實習任務結束後,回到事務所的切島一換下戰鬥服,就被事務所裡其他職業英雄叫去,問他可不可以幫忙整理值班休息室,然後塞給他一疊送洗乾淨的床單被套,指示他值班休息室的方向。

  抱著床具的切島在半路上被剛好遇上的肥膠攔了下來。


  「你被叫去整理休息室?」

  肥膠問。

  「現在環在裡面,你晚一點再進去,讓他再多睡一會兒。」

  切島這才發覺,實習結束後一齊回到事務所的環學長換完衣服之後,就不見人影。

  「學長怎麼了?」

  「沒事。只是環他發動『個性』太耗體力,不讓他休息一下的話,他可是連站著都會打瞌睡。」

  肥膠輕拍切島的背,像是為了強調他的吩咐。

  「半個小時後再過去吧。」


  暫時擱下整理任務的切島,又為了一些瑣碎的雜事被前輩們使喚來去,當他一一完成前輩的請託,已經用去超過三十分鐘的時間。他帶著乾淨的床具匆匆去到值班休息室門前,謹慎地敲門三聲,又停頓了一會兒,才將門板輕輕推開一道縫隙。


  「是我。」

  房裡一片闃黑,廊外的光線自門外一點一點滲入,兌薄了眼前黑沉沉的視野,不大的空間裡隱約可見其擺設。

  「學長,你醒了嗎?」

  切島半跨入房,伸手往牆上摸索電燈開關,手指才觸碰到開關的邊角,忽然一聲掙扎般的哀嚎將他喊住:「別開燈。」

  他認出環學長的聲音,比平常說話的嗓子低上兩度,嗓音有沙啞的質地,還帶點鼻音。


  切島站在霧般的黑暗中,房門虛掩,只剩地上一道從外頭切入的細窄的光。模糊之中他看見眼前有更深的影子動了動。一塊方形的光面亮起,切島辨識出那是被喚醒的手機螢幕。


  「已經這麼晚了……」


  手機螢幕的熒光僅照亮一小塊區域,切島看見環學長幾乎將臉貼上螢幕讀著時間,還有自他臉側落下的髮尾,以及他的手臂與肩膀反映些許微光的肌膚。


  「等我一下,馬上就好。」


  手機螢幕與話語同時結束,整個房間裡又剩下腳邊那道門下伸進的光。

  視覺條件不利的情況下,剩餘的感官相對敏銳。學長所在的方向是一陣密集的布料摩挲聲,柔軟而且乾燥。切島聽著覺得自己甚至能夠分辨引發這些低微聲響的一連串動作,例如坐起時拉扯到床單、推開被子時使布料相疊、手掌撫過床面找尋床上某處的上衣、等等等等。更甚者,他彷彿聽見的同時也能看見,環學長將手臂穿入衣袖,然後指尖將一顆顆的紐釦推入釦眼裡。

  他慢了好幾拍才反應過來,環學長正在穿衣服這項事實。


  伴隨著一聲極輕的按鍵聲,手機螢幕再一次亮起。那一小塊方形的明亮畫面半懸空中,往下傾斜,幾乎貼到地面。環學長將手機的熒光打往地上,像是藉著那有限的光源尋找著什麼。

  不大的可見範圍裡,一條光裸的腿從被裡伸出、探到床下,腳尖輕輕踮著,彷若一隻眼部退化的盲獸,本能地隨著僅有的光束,一點一點摸索著移動。環學長將腿伸長,在不遠處像是碰到了什麼而暫停。這段距離足以完全伸展那條腿,在明亮與黑暗同樣淡薄的空間裡,手機的光恰好順著腿部線條照去,冷冷的熒光底下,大腿與小腿上盡是均勻分布的肌理,包裹骨骼成結實有致的形狀;膝與踝的關節有若精心琢磨過,線條柔韌而無一處的歪斜扭曲;也許是在暗處的緣故,腿上的肌膚給陰影掩成幾近無暇的質地,襯著手機的冷調色溫更顯蒼白透明。

  尋到了落在地上的長褲,環學長用腳尖一挑一勾,腳趾啣住了褲子一角,往回拖行。手機螢幕再次暗去。


  突來的黑暗使切島回過神,他意識到自己杵在房裡似有不妥,忙道:「學長,我去外面等你。」


  他匆匆開門閃身離開,開門的空檔使廊外的光大量竄入房內,在他回頭關門時,眼角餘光瞥見環學長受驚似地縮回光線掃不到的暗處,來不及收攏的雙腿有獸般的直覺,回巢似地迅速鑽入褲管之中,沒有沾上一點外頭的光。




  切島絕決地按住門板。


  站在明亮的走廊上,也許是頭頂的光源太過充足,他感覺一陣難以言喻的熱度從胸口燒上頭臉。

  懷裡還抱著一疊替換的床單被套,切島收緊手臂、緊緊摟著質地柔軟的織品,也無法將胸腔裡狂跳不已的心臟悶熄。


  此刻的切島尚不能明白剛才所見一切景色所指涉的暗喻。而他該如何命名隨之而生的情緒,亦不得而知。




- fin. 


噢......好想下一個很葷的註腳ˊ艸ˋ

评论(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