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我的英雄學院|第三個願望

CP: 出勝

note: 遲到的爆豪生日小短打。



  每年生日的這天吃上一個辣蘋果千層派,已經成為慣例。不如說,當綠谷怯怯地拎著那個辣蘋果千層派過來找他,他才會意識到原來是今天,自己的生日。

  說起來,在甜到幾乎生膩的蘋果千層派上頭,灑上薄薄一層辣椒粉,以清爽的辛辣口感巧妙地平衡了蘋果派過度的甜味。這種奇特的甜點在別處還真沒見過,也不知道綠谷去哪裡找來的。他沒有問,為什麼要問呢?反正綠谷會帶來送他,他對甜食也沒有太大的興趣,一年吃上一次正是剛好,甚至因為一年就只吃上那麼一次,更顯得這樣甜點有那麼一點珍貴。


  「……勝,小勝?」

  繞過一個走廊轉角,微弱的呼喚在背後響起,爆豪勝己停下腳步,沒有轉身,只扭轉脖子回頭瞪過去。

  綠谷出久有一半藏在自己剛繞過的轉角後方,探出半個身子,揚了揚手裡提著盒子。熟悉的甜點紙盒,幾年來都沒有換過包裝。

  「蛋糕。」綠谷抿著嘴角,忐忑且討好地微笑。

  爆豪朝他用下巴往前方點了點,然後甩頭就走。綠谷知道那是叫他跟上的意思。


  樓梯底下與牆壁之間夾出的狹小空間是個沒人的死角,爆豪迅速走下樓,回頭發現綠谷被他拋在後頭遠遠的。下樓梯對綠谷來說有些困難,雙腿骨折的傷雖然表面上治好了,但並不完全,像是過度行走或連續下樓的動作,腿上受傷的位置便會隱隱作痛。

  綠谷花了一些時間才跟上爆豪,他拿袖口擦了擦額上的汗,抬頭看見爆豪已經朝自己伸出一隻索討的手。

  綠谷立刻雙手將甜點盒奉上,同時道:「生日快樂,小勝。」

  爆豪毫不客氣地接過紙盒,掀開來就是辣椒粉的辛香味與蘋果的果香混融的香氣,蘋果千層派在盒中也不掩烤得香酥的金黃色澤。


  綠谷第一次帶著這塊千層派來找他的時候,差那麼一點點就進了垃圾桶。

  誰要吃這種女孩子吃的東西。那時候自己是這麼說的。而且還是廢久你帶來的,誰會吃啊──。跟綠谷有關的一切他都不重視也不在乎,不論綠谷帶來什麼。

  可是小勝不是喜歡吃辣的東西嗎。而綠谷淚眼汪汪地哀求,並保證爆豪一定會喜歡,只要吃一口看看。為了讓爆豪做出一點點讓步,綠谷連「如果小勝不喜歡的話也可以揍他出氣」這種條件交換都說了出來,事實上,當時的爆豪也是為了可以光明正大欺負綠谷的機會,才勉強給那塊特別又美麗的千層派一口嘗試。

  後來,他把千層派吃完了。當然,也沒少欺負綠谷。


  「小勝今年的生日願望也是成為跟歐爾麥特一樣強大的英雄嗎?」看著爆豪動作俐落地用小叉子切分千層派,濃郁的蘋果香氣隨著他的動作一陣一陣飄散,綠谷靠在牆邊問道。

  「錯了,」爆豪揚起手中的小叉子指向綠谷,說:「是比歐爾麥特還要強大、超越歐爾麥特的英雄。」

  「第二個願望呢?去年的小勝許願考上雄英,今年如願以償了呢。」

  「當然是在三年後以第一名畢業,而且是遠遠超過所有人的程度。」

  大口咬下最後一口千層派,爆豪的嘴邊沾上千層派的糖粉與辣椒粉,綠谷遞出手帕,爆豪拿來隨意抹了兩下,又丟還回去。

  「那麼,第三個願望呢?」

  正要扭頭就走的爆豪好像被無形的力量扯了一下,動作略停,回過眼瞪向綠谷。

  「誰會把第三個願望說出來啊,白痴廢久。」

  「因為……除了超越歐爾麥特跟當第一名之外,小勝還有別的想要的東西嗎?我都不知道……有點好奇。」

  愈說到後面聲音愈小,綠谷低下頭,不好意思地笑笑。

  本來以為不會得到爆豪的回應,卻在一小段短暫的沉默後,出乎意料地,爆豪丟下一句:「廢話,當然有啊。」

  「咦?!」

  「但是誰會說啊,白痴。回去了。」

  一直以來爆豪的英雄志願和贏過所有人的渴望都太過強大,綠谷以為這兩者已經佔去他所有的貪心和欲望,沒有其他心思追求別的事物。然而爆豪卻說還有別的想要的東西、想做的事,那會是什麼?綠谷毫無頭緒。

  他跟在爆豪後頭上樓,傾斜的午後陽光從樓梯間的大片窗戶後方穿過,在爆豪身後拉出長長的影子,綠谷跨入爆豪的影子裡,維持步速讓自己不掉出影子外,彷彿這麼做就能在爆豪未知的願望裡佔有一席之地。



_ end.




遲到啦^q^

我能做的就是給小勝一塊小蛋糕~

雖然CP是出勝,然而看起來仍像綠谷單箭頭,加油啊綠谷少年!


评论(11)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