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我的英雄學院|英雄迷走 段子06

{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

CP: 出勝努力中

note: 未來捏造,吃書機率高。失能設定有,不能接受請迴避。


段子06


  不管爆豪和綠谷交談的聲量有多麼細微,位置就在爆豪隔壁的耳郎響香仍然能聽得一清二楚──即使她不是故意窺聽他人的隱私。她的個性『耳機插孔』附著在雙耳上,耳垂形是輸入端接頭的擬態,平時為了阻絕太過紛雜的噪音干擾,她會將輸入端接上一台小型的抗噪機,抵消周遭如颱風雨般在四面八方亂竄的各種聲音,獲得一些安寧的空間。

  只是授課時間無法使用她的抗噪機,否則就聽不了課了。好在上課時教室裡大抵上是安靜的,不會對聽覺造成太大的負擔,但也正因為如此,只要同學之間有什麼特別的動靜──誰打瞌睡了、誰偷偷傳著紙條、誰在桌子底下玩手機遊戲、誰又跟誰悄聲說著話還以為自己僅僅是做出口形而已──耳郎都聽得一清二楚,即使是張嘴無聲地說話也免不了從喉間滾出一絲氣聲,聽覺敏銳的她不只能接受到極微細小的聲響,也能分辨出那些聲音的內容是什麼。

  大多數的時候,耳郎只是雙手撐著下巴,面無表情地盯著老師與黑板,不動聲色亦不著痕跡。她不想讓同學察覺到自己的個性能夠聽到這個程度,畢竟這樣有點可怕不是嗎,讓人無法不對她心生防備。所以無論耳郎聽見什麼,她都當作不存在,也從來不說。

  她假裝沒有聽見綠谷低低的道歉,也沒聽見爆豪咬著牙叫綠谷閉嘴──這種對話模式在他們兩人之間很正常,打從入學那天開始已是如此。之前綠谷病假養傷沒來上學,她的左邊安靜了好一陣子,她正覺得這番爭執還真是久違了,以為爆豪甩下那句「閉嘴」就是句點,對話中斷在這裡,卻意外又聽見一句極為小聲但格外清晰的話:


  「明明、明明我也……」


  未竟的句子裡漫起的悔恨情緒就像一圈圈細微又層層遞送的漣漪,傳到她這裡時已褪得幾不可察,她不知道綠谷有沒有聽出來,但這些都逃不過她敏銳的聽覺,訊息進到腦內如同展開一張緻密的網,將隱約的情感一一捕獲。

  這是那個爆豪勝己會有的情緒嗎?耳郎響香驚訝於爆豪話中的懊悔與不甘,險些轉頭去看說出這話的爆豪臉上究竟是什麼表情。她即時忍住這個衝動,差點就要暴露了,如果她真的轉過去看,爆豪一定會察覺到被她聽見了什麼。

  為了掩飾,耳郎將臉側到另一邊去,坐在她右手邊的上鳴電氣已經對著黑板臉上一片恍然,她甚至能聽見上鳴的鼻腔中醞釀著鼾聲,不出十分鐘就會陷入瞌睡。才上課多久時間啊,還不到五分鐘吧,這個笨蛋。耳郎皺了皺鼻子,偷偷伸腿踢一下上鳴的桌腳,小小的驚嚇讓上鳴渾身一顫,終於回神。

  謝啦。上鳴給了耳郎一個道謝的嘴型,耳郎微乎其微地點點頭,表示收到。

  上鳴望著耳郎的方向,有些怔愣。從他的角度看過去,越過耳郎能看見隔一排的爆豪捏緊拳頭,臉上是顯而易見的憤怒;而他背後的綠谷則是手裡握著筆,但力道大得不尋常,握筆的手筋肉暴起,表情隱忍著難過的情緒。

  耳郎不知道上鳴看見什麼才臉色如此微妙,但她不能轉頭去看。

  事實上,從她所能聽察的部分,訊息量已經足夠多了,剛剛爆豪沒說完的話到底是什麼呢?她覺得自己似乎能猜到。

_tbc. 

寫A班同學好有趣喔,一寫就停不下來^Q^

耳郎的個性設定我擅自加了一點自己的詮釋,如果跟公式書不一樣我就......去吃書呵呵。

评论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