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我的英雄學院|英雄迷走 段子08

{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

CP: 出勝

note: 未來捏造,吃書機率高。失能設定有,不能接受請迴避。


段子08


  回到學校上課後,綠谷還不能加入實戰訓練課程,當同學們換上體育服或戰鬥服準備在實戰課程中大肆施展一番手腳的同時,綠谷則是待在轉播室觀察大家實戰演練的表現。

  「這次是讓A班跟B班打散分組,合作通關嗎?真不錯啊……畢竟未來進到英雄事務所,確實會遇到很多事務所之間的合作任務,到時候面對的不是平時熟悉的同事,而是相對陌生的人……啊、第一組出發了。八百萬同學跟B班的物間同學嗎……某種程度來說這個組合強得不可思議呢,物間同學的『個性』發揮起來就等於有兩個八百萬同學一樣……」

  綠谷兩眼盯著轉播螢幕,嘴裡跟手上都動個沒停。

  「太好了呢,平時比較少接觸到B班同學的實戰狀況,這次剛好可以觀察他們班同學的能力……第二組也出發了,出發時間間隔好短,這樣勢必會在場地範圍內彼此競爭起來……難道是為了模擬同一現場出現多個事務所派來的英雄的狀況嗎?原來如此……」

  螢幕發出的熒光貼在綠谷臉上,縮小的畫面在他眼裡不停閃動,而他的目光專注,盯著螢幕連眼都不眨一下。

  「第三組是小勝跟B班的……咦?那個誰啊?等等、我還沒看清楚啊……哇,畫面都是煙霧了,其他角度的監視器呢……有了有了。真不愧是小勝啊,明明比較晚出發,已經追上八百萬同學他們了呢。八百萬同學真是可惜了,雖然有物間同學的能力複製,但物間同學思考和反應的速度還是太慢了啊……啊,小勝通關了,果然是這樣呢。」

  綠谷手上的書寫暫停,螢幕上轉播了爆豪大大的特寫,戰鬥後渾身圍繞煙硝和灼熱的氣場彷彿隔著顯示器也能感受得到,從臉上不悅的表情可以猜出可能對剛剛的表現不算太滿意,或者是通關太過輕易而不滿足。

  畫面裡的爆豪突然往斜上方瞪去,不知為何找到了其中一台監視器的位置,那雙冷冷燃燒著的紅色眼睛一瞬間就像看穿螢幕似地,兩人目光相撞,讓綠谷產生一種「被找到了」的錯覺。

  綠谷愣了一下,才回過神來。「唔、第四組是切島同學跟……」


  沒多久,轉播室的門被人用力拉開,門板撞擊發出巨大的噪音。綠谷嚇了一跳,回頭發現把門摔開的是剛離場的爆豪。

  「小、小勝?」

  爆豪瞥了綠谷一眼,走到桌子另一端,動作粗暴地拉張椅子坐下。

  「剛才的通關真厲害啊,乍看之下似乎是靠著強大的火力清除障礙,開出一條直通終點的路;但實際上,小勝還是有考量到──」

  「閉嘴廢久,」爆豪打斷綠谷的話,「不要分析我的戰鬥。我知道你都有在看。」

  「……」雖然說話被中斷,但意外地不是破口大罵或乾脆起身走人,綠谷順從地閉嘴安靜,於是把注意力轉回實戰訓練的轉播,繼續筆記個不停。

  第五組、第六組都陸續出發,而前頭的組合有些也已經抵達終點。雖然是不同的兩個班級,但是能否好好合作也是要看各自的『個性』和個人特質,就算是同班同學也未必存在合作默契。像是爆豪通關的方式,基本上就與合作毫無關係。而第一組出發的物間也因為奇特的行事風格,跟八百萬拉扯了好一陣子後才找到互動的平衡,至此也已被其他組合後來居上。

  鏡頭移到準備出發的下一組,綠谷從筆記裡抬頭,忍不住笑了一聲。

  「哪、小勝,」他用手中的筆指了指螢幕,笑道:「你看那個B班的女生,好像是叫小森吧?」

  爆豪順著綠谷指的方向看去,畫面裡有兩個女孩子,其中一個是噴酸的異形女,所以另一個就是綠谷說的小森。

  「就是前髮這樣蓋過來,遮住眼睛的那個。」綠谷一面笑,一面用手在額前比劃著形容。「小勝不覺得她很像一個國外的歌手嗎?」

  爆豪皺起眉頭,從鼻間哼了一聲。正當綠谷以為爆豪對這個話題一點興趣也沒有,還惹他不耐煩,準備自己默默地轉回筆記上,爆豪說話了。

  「啊啊,你是說影片裡有裸體的人跳舞的歌手。」

  「對對,就是她!」

  「哼,」爆豪的嘴邊勾起輕嗤的弧度,雖然微乎其微,但確實是個微笑。「還可以吧。」

  平和而且輕鬆的日常對話真是久違了。綠谷悄悄地瞥了爆豪一眼,然後迅速低頭把自己埋在轉播與筆記裡,掩飾臉上藏不住的雀躍。


  「啊,原來你們在這。」

  轉播室的門再度被推開,完成通關的切島銳兒郎也找來這裡,他撿了爆豪旁邊的位置坐下,然後側過半個身子貼到綠谷身旁看桌面上筆記。

  「我表現得如何?綠谷快告訴我。」相較於爆豪不願接受分析的態度,切島倒是很熱衷於詢問綠谷的意見。

  隨著上課時間的過去,其他同學陸陸續續完成實戰訓練,幾乎都跑來轉播室看熱鬧,成群地討論與B班同學合作的情況,不太順利的人苦著臉拉著自家同學討拍,嘴上嚷著還是A班的大家最好最棒最溫柔了。


  「──所以,我來了!」

  實戰訓練課結束之前,歐爾麥特忽然推開轉播室的門,在大家面前朝綠谷招招手。

  「歐爾麥特?」綠谷左右找了一下,一旁的切島很快抓過擱在不遠處的拐杖傳過去。

  「你不用起來沒關係,綠谷少年。」歐爾麥特用誇張的肢體語言示意綠谷待在原地,不用走動。「我是來傳話的,等下午休時間來保健室一趟,有輔助科的老師要幫你評估。」

  綠谷多花一秒才反應過來,臉上展開大大的驚訝。「……好的!」

  「那就──保健室見!」歐爾麥特留下一個帥氣的道別手勢,一下就從門邊消失不見。

  「小久同學,」麗日一個蹦跳到綠谷面前,難掩欣喜地問他:「等下要做的評估……是那個嗎?」

  綠谷沒有直接回答,只是微笑著點頭。

  「太好了!」麗日也跟著大大地笑開,輕輕地小鼓掌。「希望小久同學一切順利。」

  誰都沒有明白說出「那個」是什麼,他們就像是共同擁有一個秘密的局內人,打著暗號交談只有彼此才知道的事。

  歐爾麥特知道、綠谷知道,連麗日都知道未被明說的事究竟是什麼。爆豪冷冷地旁觀,打從「評估」字眼一出現就沒有錯過任何一段對話,一連串聽下來卻對談話中指涉的關鍵毫無頭緒。如果綠谷被找去保健室是因為跟他的傷勢有關,明明「那個時候」也是在場當事人的自己,不應該比相對無關的麗日還所知甚少才對。

  但是為什麼他卻一無所知?


_ tbc.

講一件無關的事。我在寫出勝的時候BGM是 椎名林檎 - 熱愛発覚中 。

前前後後聽了大概一百次,我心中的爆豪可能就是這個感覺吧~

然後這幾天有點小瓶頸,更新速度會慢下來。

评论(1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