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我的英雄學院|英雄迷走 段子14

{  01-10  11  12  13  14  }

CP: 出勝

note: 未來捏造,吃書機率高。失能設定有,不能接受請迴避。


段子14


  比平常出門的時間還要早,爆豪勝己背了書包,在上學必經的一個轉角處佇立。他不確定自己真正想等待的是什麼,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等到。但他還是站在那裡,除非時間已經晚至造成必然的遲到,他不想離開,好像站在這裡把時間耗完就能得到什麼、證明什麼。

  爆豪豎起耳朵,留意每一個行經的腳步,他專注地聆聽,不見得要回頭確認,因為只有一個行走的聲響不一樣,他只要認出不一樣的那個就好,唯一的一個。

  他沒有等得太久,當爆豪分辨出接近的腳步聲正是他所等待的特別的聲響,轉頭去看的時候,迎著清晨陽光朝他走來的綠谷也回望他,臉上是顯而易見的疑惑。

  他們幾乎是同一時間發現彼此。綠谷在一步外的地方停下,躊躇地開口:

  「早安,小勝。」

  「嗯。」

  爆豪跨步走到綠谷前方。兩人一前一後,爆豪聽著後頭的腳步聲,始終與自己保持同樣的距離,不近不遠,也沒有落後。


  愈靠近車站,路上的人群也漸漸多了起來。在走到通勤族匯聚的熱鬧路段之前,爆豪開口:「我會變得比所有人還要強,而且強大很多。」

  突然冒出沒頭沒腦的兩句話,綠谷愣了一下沒聽懂,只輕輕應了一聲表示聽到。

  「你的『個性』再怎樣強大,也贏不過我。」爆豪微微轉頭,紅色的眼珠抵在眼角往後看了綠谷一眼,很高傲的眼神。「你只剩一條腿,這輩子別想要超越我了。」

  「我知道喔,小勝確實很厲害。」綠谷沒有覺得冒犯而生氣,他由衷同意爆豪的話,只是自我解嘲的淺笑裡有些苦澀。


  「想要超越我──廢久你是這樣想的吧。真是貪心。」


  綠谷腳下一頓,爆豪像是預料到他的反應似地同時回頭,果然那張臉上有著心思被揭穿、遭到否定的震驚與窘迫,綠谷無法直視爆豪,綠色的雙眼很快迴避垂往地面。


  「所以,」無視綠谷退縮的反應,爆豪若無其事地說下去:「有本事你就追上來。」


  綠谷看見地上的影子動了動,他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什麼,遲了一拍才用力揚起頭,目光被面前的人用熱烈的鮮紅眼珠捉個正著。

  爆豪直直盯著自己,像猛獸盯著猛獸,稍一眨眼就會撲向彼此,攻擊、撕咬、同歸於盡。


  「我倒要看看少一條腿的你究竟能追著我跑多遠,廢久。」


  爆豪說。不是譏嘲,不是羞辱,不是挑釁。在那麼多似是而非的表面意義之下,綠谷不知為何穿過話語層層的偽裝,終於聽懂藏在句子深處的、真正的意思——

  承認。


  在太陽逐漸爬昇的大清早街上,童年玩伴的背後襯著一整片無垠的晴朗風景,早晨的日光飽滿、明亮,面前的人輪廓被光線仔細描著,全身上下的細節都攤在陽光底下,沒有一處隱藏在陰影之中。那張不馴的臉上始終如一的驕傲是如此清晰,閃閃發光。眼珠裡彷彿有不熄的火炬靜靜地燃燒,將瞳孔鍛成熔岩似的高溫色澤。

  爆豪勝己是一簇不斷膨脹的火焰,一團永恆不滅的光芒,號召著受到吸引的人趨光投奔。綠谷幾乎沒有任何遲疑,拄著拐杖,往前移動兩步,走到爆豪身邊。

  這一次,爆豪勝己沒有遠遠走開,他與綠谷並行向前,就算綠谷腳下慢了一點,他也沒有把綠谷拋在後頭。

  他們一起走到車站。



雖然正篇已經差不多了但是我完全不敢打上end......大綱裡有兩段劇情我都沒寫到,回頭要找地方加進去簡直逼死我了。

然後接下來想做的事情除了修稿之外,我先上兩張圖:圖1  圖2

大概.....就是這樣吧。想到修稿我就怕得發抖。_(:3」ㄥ)_

评论(15)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