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灯烟

子灯。
不戀愛會死。

LOF主要丟一些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文,段子多。

噗浪:www.plurk.com/undercosmos
存文地:undercosmos.blogspot.tw

出勝|豢養 02

CP: 出勝

note: 20+,未來捏造,虐但有糖,HE。



(2)



  畢竟,爆豪來到這個「家」的第一個晚上,他們就實質意義上的打了一架。


  那天,綠谷執勤結束後回到家已時近半夜。對他們職業英雄來說,還已經算是提早返家的時間點了,代表了那天沒有什麼太大的事件,是相對平安無事的一次出勤。

  綠谷本來以為是那是一個安然的一天,直到他在自家門前發現爆豪勝己。

  那時的爆豪看起來還算正常,倒是綠谷嚇了一大跳,結結巴巴地把「你怎麼會在這裡」、「找我有什麼事嗎」跟「要不要先進來坐一下」幾個問句全部混在一起,說也沒說清楚,而爆豪臉上的不悅跟絲毫不想搭理他的沉默也就顯得合情合理,當下他還沒發現異常。

  直到他平復震驚的心情,開了家門讓爆豪進屋後,一切就變得詭譎了起來。


  「小勝?」

  綠谷逕自往屋內走去,幾步之間就感覺到背後沒有氣息跟上,他回頭,發現爆豪站在剛進門的位置,身後是敞開沒有關上的門扉。

  「為什麼站在那……」


  綠谷本想往回走,但是爆豪瞬間丕變的態度將他擋在原地、截斷了剛出口的問句。

  他才動上一動,那對鮮紅的雙眼充滿高度警戒的敵意,看著綠谷就像瞪著陌生而且危險的傢伙。綠谷本能地停在原處,背上已冒出冷汗,他相信現在自己如果繼續往前走,爆豪絕對會對他出手。

  他的第一個判斷是,爆豪是否處於某種威脅之中,或者,有某種危險正追擊著他,才讓他保持尖銳的警戒狀態。

  綠谷再次注意到沒被關上的自家家門,意識到現在可能不是安全的,他一時情急便又跨步往門口走去。

  比他的反應快上一拍的是已化為肉眼來不及辨識的、朝他撲來的黑影。那是發動攻擊的爆豪。


  「小、」綠谷躲避不及,與爆豪在地上滾成一團,彼此扭掙著,一些燙人的火星在視線邊緣閃動,落在綠谷身上,燒出微焦的煙氣。「小勝!」


  無論綠谷怎麼呼喚,都沒能重新建立起爆豪與自己的連結。同樣身為現役職業英雄──而且是才能極為優秀的英雄,綠谷深知爆豪的戰鬥能力之強大,是自己無法正面迎擊的程度;也正因為明白這點,在少於一秒的判斷時間裡,綠谷立刻察知現在的爆豪做出的攻擊不在一般水準內,那不是打算積極地擊殺對手的方式,更像是……防禦性的攻擊。

  也就是出於恐懼的、意圖製造機會逃跑的攻擊形式。

  害怕與怯戰,綠谷出久的心裡都涼了,這不是他認識的那個爆豪勝己。


  綠谷的猜測證實於他們搏擊中發生的一個空檔,爆豪鑽了空就想逃開。「等等、小勝!」綠谷的動作更快,出手又扯住爆豪的手臂。在瞥見有更大的火光閃現,綠谷用上只有在任務中才會使出的格鬥技巧,在爆豪使用『個性』之前,將他的雙手反剪在背後,壓制在地。

  雙手受制的爆豪像是被踩到痛腳似地,發出憤怒的嘶吼,掙扎得更加厲害。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小勝……」綠谷反覆低喃爆豪的暱稱,然而擁有暱稱的那人像是絲毫沒有聽見似地,用幾乎要扯斷脖子般的力道將頭部往後方扭去,鮮紅色的眼裡盡是狠戾血光。綠谷貼在他背後,相距極近,爆豪露出兇狠的犬齒,一副即使手腳被制也要張嘴撕碎綠谷的模樣。

  綠谷轉開臉,不願意去看那對濃紅的雙眼中的有如發狂野獸般的殺意。他不想傷害爆豪,可也不想被爆豪傷害。



  放在口袋裡的手機此時響起,不是一個適合接聽的時機。但綠谷已完全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他感覺自己應該找人求助,於是他換了一種擒拿手法,空出一隻手取出手機。爆豪覺察到這個轉換的瞬間,突然猛力掙扎,差點就掙開綠谷的箝制。

  才拿在手裡的手機被這麼一掙,撞落在地上,鈴聲靜了下來,綠谷也顧不得撿,他重新扭回爆豪的雙腕,爆豪掙得厲害,好幾次綠谷都覺得自己要抓不住了,就這麼重複拉鋸著,精疲力盡的綠谷收緊了手,沒有意識到自己使出了 One for All 的力量。

  爆豪發出一聲驚叫,忽然不掙扎了,他回望的眼神一瞬間變得閃爍不安,驚疑地覷著綠谷。

  綠谷心裡頓時充滿愧咎,他用力過猛,差點扭折了爆豪的手臂。他在爆豪的眼裡讀出震驚與恐懼。


  『喂?綠谷先生?請問是綠谷先生嗎?』

  落在一旁的手機竟然以擴音模式接通了,另一頭傳來的人聲突兀地切入這個混亂的情境中。

  綠谷本想掛掉電話,當他瞥見朝上的螢幕顯示來電是從事務所撥出的,他於是應了一聲。

  「是。我是綠谷。」

  『太好了,』打來的那人聽起來像是鬆了口氣,卻又不敢放鬆得太早,下一句又恢復急而謹慎的語氣:『這裡是研究支援部鑑識組。請問您今天見過爆豪先生了嗎?』

  「見到了。」綠谷疲憊地說:「其實,他現在在我這裡,但是有點狀況⋯⋯」

  『我們明白。』對方的回應很快,好像這在他們的意料之中。『詳情稍後會跟您解釋清楚,請問現在方便到府上了解狀況嗎?』

  「你們過來需要多久?」綠谷嘆了口氣,感覺自己隨時會因為心裡不忍而鬆手。「我不確定我能支撐到什麼時候⋯⋯」

  『請放心,』

  從擴音器放出的聲音忽然出現在背後,綠谷回頭,始終沒有關上的大門門外站了兩位來客,其中一位身上是事務所裡研究支援部的制服,另一位則是名警官。

  「我們已經到了。打擾了。」




-tbc.


评论(2)

热度(75)